第一章 三条命中的最后一条命

作品:《娱乐韩娱

    首都国际机场的大厅中人来人往,但人们在经过一对拥抱着道别的男子身边时,都忍不住看上两眼,并最终无奈地惋声叹息。

    无他,实在是这两人都太过出众,不只外貌,迥异的气质也仿佛形成了气场一般让人无法忽视,只是这两人的神情让人不自觉地想到一个词:好基友。甚至不少漂亮妹纸都在感叹,这年头帅哥们都自己玩了,让她们这些漂亮女孩纸情何以堪呀。

    当然这两人不像外人想的那么不堪,他们可是同父异母的兄弟,长相其实相差并不大,但气质的迥异让人不自觉地忽视了他们相似的外貌。然而这两人间的对话却不像外人看到的那么和谐。

    “安然,二哥就送你到这儿了,去韩国好好玩玩吧,希望你不要怪我。”分别的拥抱结束后,年龄较大的男子一脸温和的笑容,很有一种与世无争的出尘味道。

    “怎么会呢,二哥。我的命可是你救下来的,怎么着也得先把这条命还给你才能做其他的不是吗?”林安然无所谓地耸了耸肩,轻松惬意的神态仿佛是游戏尘世的士子。

    “我们的一切在出生时被赋予姓氏时就已经决定了,其实如果可以,六年前我何尝不希望你就直接死在那场车祸中呢,否则也不会像现在这样被扫地出门不是吗?”口中说着生死这种话题,但在外人看来,这位林家帅二哥依然是在向即将远去的好友送上祝福,“其实这样不也挺好吗?虽然你这次被挤了出去,但何尝不是一种幸福呢?韩国那边家里看不上,以你这三年来的手段,只要不把天弄塌了,应该活得比在家里还滋润吧?”

    林安然直直地盯着自家二哥,想要从对方脸上找到哪怕一丝其他的神色,但最终却是失败了,林家二哥果然永远是最让人放心也最让人寒心的人。

    机场的登机提醒不断地响起,林安然收起脸上的笑容,静静地看着这一世曾经是自己最敬重的男人,沉声道:“林安逸,不管如何,在我再次回来时,会等你第二次在我手中失败时才取走你的性命。所以,在我回来之前,不要死了,最好像你的名字一样。”

    林安逸仿佛没有感觉到林安然语气中的决绝,也没因为最后的一丝情谊被斩断而出现其他的情绪。

    “我教你的时候没有藏私,但毕竟你不是我,要知道,只有最适合自己的东西才是最厉害的wu qi。你要回来也好,你要在韩国待一辈子也好,都与我无关。”像是长辈一般拍了拍林安然的肩,林安逸便再没有了话语。

    林安然最后看了一眼林安逸,仿佛是在与过去告别一般。笑容再度回到了脸上,林安然转身向着登机口走去。

    “我等着你来取我性命的那一天,我的弟弟。”

    身后传来的声音让林安然脸上的笑容更盛,但他并没有一丝其他反应,直接消失在了登机口。就在林安然离开后,机场大厅里一个不起眼的中年男子向仍然站在原地的林安逸微微行了一礼,也检票进了即将飞往韩国首尔的飞机。

    喧嚣过后,林安逸看着渐渐变升空的飞机,直到飞机完全从眼中消失不见,他才转身离开。

    飞机的头等舱内只有两个人,其中一个便是林安然。虽然他在家族的争斗中失败了,但还活着的他就算不被林家承认,还要在天朝混饭吃的航空公司也不敢给这位少爷安排其他同行的旅客,如果可以,他们更想给林安然安排一驾专机。

    另外一个人,就是刚刚在机场大厅给林安逸行礼的中年男子林承权。他虽然姓林,但并没有林家的血脉,他们家世代跟随林家,而他也是从林安然出生便一直守护在一旁,还未成家的他更是将林安然看作自己的孩子,而不是主子。

    “承权叔,我没事,只是连累你了。”林安然对自己人时可不像在外面一样戴着张miàn ju。

    “少爷,您太见外了。”林承权没有多说,他知道林安然肯定懂得自己的意思。

    林安然的确懂,但他宁愿不懂。虽然他很信任林承权,哪怕知道这几年他帮自家二哥做了许多事也没有怀疑过他,但这只是这具身体遗留下来的意志告诉他的东西,对现在的林安然而言,林承权不是陪他走过这二十二年的比父亲还要亲近的人,而只是一个跟了自己六年的长辈而已。

    闭上眼休息的林安然在心中自嘲不已,这算是自己第三条命了吧?

    是的,这是第三条命,不是射击游戏《三条命》,而是真人游戏三条命,没有存档,只有一次已经使用过的复活钮,也不知道再死一次会不会再穿越到某个出了车祸的身体中继续活下去。

    虽然才过了六年,但林安然却有些记不清前世的情形了,只记得当时的自己不姓林,也只是一个大学毕业没多久便开始朝九晚五地荒废人生的废物而已,平时的兴趣就是偶尔看看韩国的偶像组合什么的。林安然还记得当时的自己是被父母唠叨得受不了,才去和某个没见过面的女孩相亲,但作为少时伪饭的自己因为想着泰妍突然传出的恋爱传言而被一辆大巴直接命中面部……

    再次醒来的林安然发现自己不但脸被撞成其他人的脸,连父母家世都被撞成其他人的了。只不过还没来得及因为让人震惊的家世而产生对应情绪的林安然发现,自己的病床边上只有林安逸和林承权两个人,而父亲得知自己醒了以后只是过来看了一眼便再没有出现,至于母亲,在这具身体十岁的时候就被车祸给撞没了。当时的林安然还在感叹自己跟车祸真是有缘分。

    林安然还没来得及利用林家的权势去寻找前世的父母,就发现在2002年的现在,一大堆不知道从哪蹦出来的兄弟姐妹抢着来看自己,幸好有仿佛保护伞一般的二哥林安逸在,不然林安然还没有意识到作为林家第三顺位继承人的危险便被人给不小心弄死在医院里了。

    只继承了这具身体本能的林安然被点明白这些事情后,把自己关在病房里整整三天,出来时看见从醒来第一眼就看见了大自己五岁的二哥时,顿时把林家二哥当作了这一辈子唯二的亲人之一,另外一个就是身体本能感觉亲近的林承权。

    后来林安逸将本来就获得了哈佛入学卷的林安然送到了美国这座相对安全的学府之中,并在三年间不断抽时间过来教导林安然在林家生存的必备技巧。

    不知道是不是穿越的福利,还是因为这本来就是这具身体原本就会的东西,林安然不但顺利地继续着学业,还将二哥教导的东西大部分都尝到了手中。而且这三年中,还记得某些有趣的东西的林安然在娱乐圈也插了一手,留下了自己的印记,但娱乐圈中流传的仅仅是一个名字代号而已。

    第四年,终于在哈佛拿到经济学学士学位并继续往上读的林安然终于回到离开了四年的故士,利用手上的资源查到前世的自己一家人并不存在时,他也消沉过一段时间,但最终是和二哥林安逸联手对付起想要让林家的第二顺位、第三顺位继承人都失去资格甚至生命的人,他不想消失,因为他不仅是自己,还是前世父母的延续。也幸好有林安逸这位做了自己三年老师的二哥,让林安然在这以后两年间还能继续完成学业,只是娱乐圈中曾经喧嚣一时,被送上“金手指”称号的lnn突然消失让许多人都感慨莫名。

    两兄弟联手,仿佛天下无敌一般,一个一个想要对自己不利的人都被林安然送去了外地或者送去了天上,曾经一个混吃等死的人也变得双手沾满血腥,而且小部分还是具有相同血脉的兄弟。直到三个月前,林家这一代除了林安然、林安逸这两兄弟外,就只剩下一位几乎没有破绽并一直没有插手争斗的大哥林安世和一位在天朝娱乐圈混得还不错的mèi mèi了。

    终于安心到美国取得硕士学位回家的林安然,却突然发现,自己那位几乎手把手将自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二哥林安逸和安心在首都军区当大校、一直没什么动作的大哥林安世才是真正的狠角,和他们相比,自己的手段几乎是小孩子一般可笑,而自己也是被自己视为至亲的林安逸当作一个弃子丢了出去。如果不是一直没有存在感的父亲突然出现,林安然怕是已经躺在某座公墓里了。

    背叛、背叛、背叛……

    虽然才二十二岁,但林安然却感觉自己仿佛已经六十二岁了一般对过去充满了厌倦和失落。

    真的要回去吗?

    林安然看着窗外不变的蓝色天空,心中满是犹豫。虽然对二哥说的话是那般斩钉截铁,但他心中却是真的有些不确定。

    就像林安逸说的那样,林安然自认自己之前因为无聊想着在二哥掌握林家后就到韩国找曾经饭过的少时制造一些偶遇的场景并继续发展而布置的手段,足够自己在韩国轻松愉快地过完下半辈子,当然前提是不要脑抽地去妄想推翻韩国的人民政府而建立独裁统治。

    但真是有些不甘心呀!

    如果没有这六年的经历,林安然很乐意如此,但现在他真的很不甘心,不是因为权力,而是因为那份被曾经的至亲所葬送的亲情。

    林安然最终没能作出决定,因为飞机降落到了首尔国际机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