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六九七章 针锋

作品:《娱乐韩娱

    相处了这么久,大家对李孝利也早就相当了解了,但就是因为了解,她们才会对李孝利今晚出去约见别的朋友而感到好奇。

    无论是金泰熙、韩佳人、裴秀智,还是全宝蓝、含恩静、朴信惠,她们都知道李孝利从曾经的国民妖精变成现在的女强人,为的不仅仅当初被林安然当作礼物送给她的ll,也是为了给正在娱乐圈里‘游戏’的林安然ti gong最好的fu wu,同时也是为他的女人们ti gong最直接、最合适的庇护所。

    也正因此,明明已经脱离了作品的束缚,靠着职业生涯积攒的人气和影响力,就能靠广告和代言过得相当奢侈的李孝利才会放弃轻松的生活,而变成一个忙碌的职业女强人、掌管ll这家渐渐成为韩国娱乐圈举足轻重的娱乐经纪公司的掌舵人,但这几年下来,李孝利并没有忘记她这样做的初衷,在工作之余,也很珍惜和林安然相处的时间,哪怕并不是单独和林安然相处的时间,她也同样珍惜。

    像今晚这样,因为一个没有指明的朋友而放弃和林安然相处的温馨时光,实在让人有些费解。

    尤其是韩佳人,她总感觉李孝利今晚去见的人似乎和自己有些关系,但……现在能扯上关系的也就只有全智贤了,可以李孝利对全智贤的态度,这又怎么可能呢?

    “佳人!小心!”金泰熙一把将韩佳人拉开。

    锅里溅起的油滴洒落在地板上,发出滋滋的声音。

    韩佳人额头上浸出一些汗珠,感激的向金泰熙说道:“欧尼,谢谢你,要不是你,我就麻烦了。”

    “你也知道呀,做菜还走神?今天怎么了,心不在焉的?”金泰熙责怪了一句,又关切的询问了起来,或许对一些新进门的mèi mèi还有一些疏离,但对韩佳人,她却是早就把对方当做了真正的一家人看待。

    “没什么。”韩佳人摇摇头。

    全智贤的事情她并不想说出来,不是不信任,而是怕让其它人为此担心。

    “难道是想oppa了?”裴秀智凑了过来,挤眉弄眼的说道,意味相当的古怪。

    韩佳人脸上闪过一丝红晕,略带恼怒的说道:“秀智,你在调侃欧尼我吗?”

    面对韩佳人的‘威严’,裴秀智连忙讨饶,只是怎么看都是游戏的成份居多,这位同样陪着ll成立、一起成长的‘元老’本就和韩佳人、金泰熙、李孝利等人熟悉不已,更是和李孝利是有实无名的师徒关系,现在更是成为了一家姐妹,说说笑笑完全是没有什么压力和别扭的事情。

    这一幕,倒是让旁边的全宝蓝、含恩静、朴信惠看得羡慕不已。

    人的关系远近、感情疏熟,总是和相处的时间有着一些联系,t-ara才加入ll一年时间都不到,全宝蓝和含恩静也是在t-ara加入ll之后,才和金泰熙、韩佳人等人有了更多的相处时间,现在嘛,当然不像裴秀智那样能够完全没有丝毫别扭的相处,这依然存在的别扭,或许还需要一段时间和真心才能够消除。

    还有朴信惠,她倒是比t-ara要早进入ll不少时间,但因为她的‘黑历史’,总是感觉有些抬不起头来,尽管在林安然把她带进家门之后大家都没有怪她的意思,可她自己还没有走出来,也就依然留下了一些隔阂,这种隔阂,也只有她自己想通了才能解除,别人帮不上太多的忙。

    和家里的其乐融融一样,李孝利现在所在的地方也是这样的气氛,至少表面上是这样。

    夜店里放着《10minute》这首虽然已经很老、但依然充满动感和魅力的歌曲,但夜店里的客人们却没有普通夜店里那般疯狂和热闹,就是舞池里舞动的人们也是相当的轻松自在,仿佛这里不是夜店而是音乐厅、dj放的不是舞曲而是钢琴曲一般。

    上一次过来的时候,李孝利还感觉气氛有些诡异,但这一次过来,她才突然感觉到,或许这样的气氛才是这家夜店最应该有的气氛。

    若是再仔细看看,这里的客人们却都是三十多、四十岁的年龄。

    “把夜店变成怀旧的场所,还真是有些匪夷所思。”李孝利叹了口气,回头看着对面坐着的女子,目光闪烁。

    若是韩佳人看到这一幕肯定会惊讶无比,因为在她看来完全不可能的事情却是实实在在的发生了:李孝利和全智贤相对而坐,手着握着酒杯,气氛和谐而友好,至少表面上是这样的。

    全智贤抿了一口红酒,目光扫向舞池,轻笑道:“如果这是夸奖的话,我就接下了。不过这也不是没有代价的,至少就没有年轻人愿意来这里玩,偶尔来了一两人,没多久就会受不了这儿的气氛而被吓跑,你可能不知道,在夜店这个圈子里,我买下的这家店已经成为了年轻人的‘禁忌’,再这样下去,等现在的这些朋友们把记忆消耗殆尽,在没办法开源的情况下连本就不多的收入来源都丢失掉,可能我也没办法支撑一家一直亏损的夜店的。”

    “那就转型吧,我最近也学了不少管理方面的知识,只是我不可能来帮你管理店面,但可以帮你介绍一些有能力的人过来,怎么样?”李孝利轻摇着酒杯,声音轻柔,但在这虽然人气不低、却非常清静的夜店里,不需要太大的嗓门,就能够让坐在对面的人听到自己的声音。

    这,也算是这家夜店的好处之一吧。

    “人要活着,总要有许多东西支持着活下去。有的人是把家人当作支撑、为了给家人更好的生活,而有的人却是为了享受,有的人是为了报复,我呢,现在就是靠着一些回忆活着,这家店,也是能够支撑我拥有这些回忆的道具,在我没有找到更合适的代替它的道具之前,我可舍不得把它丢掉,否则我会疯掉的。”全智贤放下酒杯,目光灼灼的看向李孝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