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零一章 下了药的酒

作品:《娱乐韩娱

    李明博只是在开场时讲了十几分钟的废话便离开了,留下他的助理招待众人,同时离开的还有各大财团的会长,那才是他们来参加这场酒会的目的。

    见周围没有自己要找的目标后,林安然也放弃了,转身说道:“秀英,我要离开一下,如果无聊的话,去找你们公司的崔始源吧。”

    “始源前辈?我没看见他呀?”崔秀英疑惑地问道。

    “他躲着我,你当然看不见他,等我离开,他就算不来找你,也会和其他人交流,不然就浪费了这样一个大好的获得人脉的机会,到时候你就能看到他了。”林安然放下酒杯,笑道。

    崔秀英眨了眨了眼道:“不了,我还是等oppa回来好了,其他人我聊不来。”

    “也好。”林安然仔细看了两眼崔秀英,便在侍者的带领下离开了大厅。

    等林安然离开后,崔秀英将酒杯放到林安然的酒杯旁边,四周打量了一下便发现了正向自己苦笑的崔始源。

    林安然在侍者的带领下来到了一间有不少黑衣人守卫着的会议室。

    “少爷。”等侯在门口的林承权见林安然进来,从容地上前招呼。

    李明博也笑着迎了上前:“安然xi,几年不见,真的是越发帅气精神了呀。”

    “李先生太客气了,上次见面还是两年前,当时李先生还是首尔市市长,一转眼就成了韩国的掌舵人,让人钦佩。”林安然同样笑得很从容,虽然一个22岁的年轻人对着近七十岁的总统如此“放肆”很惹人眼,但现场的众人都没有一个人出言斥责,而是都报着和善的笑容。

    等林安然和在场的人都打过招呼后,李明博引着林安然和众人入座。

    “这一次的情况大家应该都清楚了,虽然我们一直以美国为首,但这一次他们的做法实在有些过份,如果不是安然xi有背后支持,这一次的经济危机,我们很可能还没反应过来就帮他们承受了大部分的损失,自98年那一次经济危机后,我们用十年时间才恢复到现在这种程度的努力几乎会完全白费。”李明博向林安然点了点头,继续说道,“但我们现在还没有对抗美国的资本,所以大家说说,怎么渡过这一次难关吧。”

    李明博的话落下,所有人的目光便落在了林安然身上。

    这件事,韩国的幕后掌舵人都已经有过许多次的交流,这一次,只是想要看一看林安然的想法,谁让林安然私下里不接受他们的邀请呢。

    没想到这一次用对艺人身份的邀请会得到林安然的认可,从得到这个消息时,李在镕等人都开始关注起原本不甚在意的娱乐圈。

    韩国本身就受到了这一次经济危机很大的影响,加上美国这位老大不道义的做法,让韩国很被动,高端市场受到的冲击最大,进出口贸易的天平也逐渐倾斜,而高端市场的损失就是在座众人的损失,为了避免损失他们需要一个强势却又不能完全凌驾所有人之上的人插手,加上他们都信不过彼此,林安然便成了他们最好的人选。

    天朝人、年轻、手段激进,还有女人这个致命的弱点,就算林安然最后闹得太大,以他们的手段也有制衡的方法,更重要的是,能够有一个承担风险的人。

    林安然微笑着,仿佛没有看见众人的目光。

    站在林安然身后的林承权说道:“这些年我跟着少爷也有些积蓄,想在首尔开一家公司,应该能解决一些就业问题。”

    李明博皱了皱眉,问道:“林先生,不知道你准备开家什么公司,规模如何,能够ti gong多少的就业岗位?请详细讲述一下,我们也看看有没有什么帮得上忙的。”

    林承权的话虽然没有完全解决李明博等人心中的问题,但也是很大的一个方面。因为这一次的经济危机,首尔、甚至整个韩国的失业人口成倍地增加,在坐的众人各自掌控着一个领域,虽然能够消化掉一部分失业人口,但势必会侵犯到他人的利益,他们的实力都相差不远也不想开战,所以这个问题让他们很是头疼。

    “好的。”林承权接下来便讲述起了早就做好的计划蓝本。

    听着林承权的叙述,李明博倒是眉头松了不少,他先是一个政客,才是背后财阀的代表,政绩是他需要的第一要务,在林承权的计划没有触及背后财阀的底线时,他对这个计划很看好。

    李在贤、赵亮镐、郑梦九、崔泰源、具本茂则是眉头越皱越深,李在镕却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好像林承权提到的东西没有触及他的利益一般。

    最后,林承权总结道:“具体的事宜我已经让一些朋友筹备得差不多了,最多一个半月,就可以完成,相信到时候能够为李先生解决一些问题。”

    听到一个半月的期限,所有人的目光都不自觉地扫过林安然。

    因为林安然,他们这些从来不看偶像剧的老人家也在关注着一些信息,当然知道一个半月后是林安然主演的电视剧《花样男子》放送结束的时间。

    李明博想了想,问道:“林先生,你会出任这家公司的会长吗?”

    “是的。”林承权毫不犹豫地回答。

    很快,这场草率的算不上会议的会议便结束了,林安然和李明博道别后便看向李在镕:“李叔叔,思馨也很久没回家了吧?明天我让她回家去看看你。”因为李思馨的原因,林安然还是给了李在镕足够的尊敬。

    李在镕暗叹一声,表面上却是很是开心地笑道:“那多谢安然了,我也很想女儿了。”

    “嗯,李叔叔再见。”林安然说完便离开了会议室,至于后面这些人,就由得他们去胡思乱想吧。

    酒会大厅内,老一辈的人离开后,被带来的小辈们便开始了各自的交流,难得有这样齐全的酒会,还是很好的机会。

    同时,也有不少的身份、人气、地位稍嫌不足的艺人慢慢到场。

    崔秀英一个人无聊地待在角落,如果是以前,她还会被父母逼着去进行所谓的交际,但现在,却是轻闲了许多。

    “秀英xi,一个人很无聊吧?可以请你喝一杯吗?”

    崔秀英转过头,看见是李胜基,笑道:“前辈,我的酒量不好,对不起。”

    “是吗?”李胜基扫了一眼桌边的两个空红酒杯,笑道,“不是说了叫oppa就好了吗?我也是看你这酒杯空了,才帮你送过来一杯酒。对了,林安然xi呢?是回去了吗,我还想和他认识一下,真是太可惜了。”

    看着递到身前的酒杯,崔秀英最终还是接了过来,但并没有喝,“前辈,这儿太多大前辈了,而且少女时代之前才因为不尊重前辈被anti,希望前辈不要为难我。”

    “也好。来,祝少女时代大发。”李胜基笑着举起酒杯,见崔秀英没有动作,笑道,“难道秀英xi怕我在酒里面下药?”

    “怎么会,前辈说笑了。”崔秀英碰了下杯,便轻轻抿了一口酒。

    “看来秀英xi是真的不喜欢喝酒呀。”李胜基一口将杯中红酒喝尽,“我可以邀请秀英xi共舞一曲吗?”

    李胜基一副绅士的作派,却被一只手搭在了肩头,“哟!这不是李少吗?怎么,在娱乐圈混得不开心,来这儿玩了?这次好像找错人了呀,这可是我大嫂哟!还是用你的老一套,这酒里不会下药了吧?”

    李胜基转过头,脸上的笑容变得有些危险:“安少,据我所知,秀英xi可是单身一人,而且我怎么会用那种下三滥的手段,你也太看得起我了。”

    来人正是安允智,他一脸轻佻的笑意,让人忍不住想要揍上一拳,“这可难说,你李少的手段大家虽然没用眼睛看见过,但还是知道一些的。还有,有些人是你碰不得的。”

    李胜基微微皱了皱眉,笑道:“看来这儿不欢迎我呀,秀英xi,下次有时间再好好聊聊。”他不是笨蛋,虽然安允智是私生子,但现在安允智的身份縮hā rén桓卟坏停」芮豳床换崆嵋姿祷眩肜创扌阌17娌皇撬芘龅模上r恕?br />

    还是要回去调查一下。

    安允智用纸巾擦了擦刚刚搭在李胜基肩膀的手,才笑道:“大嫂。”

    崔秀英脸色一红,没有接这句话:“允智xi,这个李胜基是哪一家的少爷,怎么以前没见过?还有,这杯酒真的有下药?我刚刚可是喝了一点,不会有事吧?”

    “大嫂,叫我名字就好了,不用太生份。”安允智接过酒杯闻了闻,笑道,“的确有下药,大嫂你只喝了一口,没什么大影响,放心好了,晚上你和安然哥在一起不会有事的。

    这个李胜基,并不是哪一家的少爷,他老子是刚刚上任的十三官之一,下面的人也就给他一点面子,不然也不会04年混到现在才开始在娱乐圈崭露头角。连安然哥的名字都不知道,还敢打大嫂的主意,叫他一声李少是抬举他了。”

    对于安允智的称呼,崔秀英没有反驳,甚至他的调侃也认了下来,自己本就是这样想的不是吗?‘看来我也是个坏女人呀!’至于说这杯酒下了药……对于安允智那贱贱的笑容,崔秀英认为自己不是傻瓜,肯定是不会信的。

    “大嫂?大嫂?”安允智双手在崔秀英眼前晃了晃,等到她回过神来才松了口气,“大嫂你别吓我,要是你真出了什么事,我怕安然哥把我给拆了。”

    “不会的,他要找你麻烦,我会帮你的。”崔家比不上安家,但作为崔家二女的崔秀英却明白安允智这么做的意思。

    “谢谢大嫂,你先休息,我过去跳舞了。”安允智告辞离开,他可不想跟林安然的女人单独相处太久,会惹麻烦的,只要在紧要关头出下面显示下自己的存在就够了。

    好怀念以前的日子呀!

    回头看了一眼盯着那杯下了药的酒杯的崔秀英,安允智轻笑着向刚刚看中的一个měi nu走了过去,这次,他可没有说谎。只是,没想到李胜基用的药会是他几年前时用过几次的那种药性温和的……咳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