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六九八章 骄傲的miàn jù

作品:《娱乐韩娱

    若是以前,全智贤的目光还会让李孝利慎重对待,但这些年社长生涯的历练、加上最近在ne集团所学习到的东西,李孝利完全没有感觉到一丝压力,反而是笑着回望过去,满面的笑容中,锐利的目光却比冷起了脸的全智贤更加的让人惊心:“所以说,你就是把他当作了支撑你回忆的道具,对吗?”

    全智贤紧紧抿住唇。

    气势这种东西说不清道不明,甚至许多人都以为这种东西只存在于传说中,但这种东西却并非绝迹于现代社长,在一些人身上就有这种东西。

    以前李孝利没有,现在李孝利也不是能够熟悉的运用,但涉及到林安然,此时的李孝利却是不自觉的激发了这种气势。

    或许说起来有些玄幻,但全智贤却是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压力,而这却没能让她退缩,她主动向韩佳人低头请求来的机会已经随着星你的拍摄结束而走到了尾声,若是现在她再没有一点做为,或许真的就和林安然没有一丝机会了。

    曾经,全智贤自傲的认为自己可以把林安然从其它女人手中抢过来,让他和自己成为相互的唯一,但上一次的匆促出手后林安然的反应却是让她认清了事实:她并不是多么的独一无二,至少在林安然眼里是如此。

    要放弃吗?

    在尊严和爱情之间,全智贤挣扎了许久,一直到在星你杀青时和林安然道别,她才真正做出了决定,也才会邀请李孝利出来,而不是再是直接面对上林安然,这又何尝不是一种妥协呢?

    认可李孝利的姐姐地位?

    十年前没有,十年间也没有,唯独到了现在,全智贤心中的天平已经开始向着原本认为永远不可能的方向倾斜。

    好半晌,全智贤轻声唤道:“欧尼。”

    李孝利一怔,突然忍不住笑了起来,笑得肚子都有些疼了,幸好她提前将酒杯放到了一旁,否则把酒水洒在身上,回去后肯定会被认为是喝酒喝得太过份了的,一直到笑得都快岔过气去了,李孝利才擦了擦眼角的泪水,一边笑一边问道:“我没有听错吧,你居然愿意叫我欧尼?”

    “为什么不愿意?”

    “也对,毕竟我比你大两岁,你叫我欧尼也很正常,只是没想到这声欧尼会是认识你这么多年才听到而已。”

    全智贤深吸一口气,缓缓说道:“不是因为年龄。”

    “是吗?”李孝利似乎也笑够了,擦了擦眼角,略带嘲讽的看着全智贤,“知道为什么我一直这么讨厌你吗?”

    话题转移得有些快。

    全智贤愣了一下,却没有拒绝这个被转移的话题,毕竟刚才的那声欧尼的确消耗了她太多的勇气,而李孝利讨厌她的原因她也一直很好奇,“因为当年的那个误会?”

    “当然不是。首先,当年那件事不是误会,而是真正切切发生过的事情,然后,当初或许我介意过,但现在早就看开了,不然也不会和佳人以姐妹相称,你想得太多了,我还没那么小气,不会在同一件事中对两个人有不同的态度。”李孝利哼道。

    “因为我的性格?应该是这个吧,在圈内,我的性格一向不被人所喜。”全智贤说道。

    全智贤一向是个内向的人,而直接相处后,又会发现她不但内向,还有着发自内心的骄傲,而这种内向和骄傲结合在一起,也让许多人都不喜欢她这种性格、不想和她深交,也只有当初就相当温柔和贤淑的韩佳人,才能够让全智贤放下这份骄傲,好好和韩佳人相处。

    那个时候,韩佳人也是她唯一的闺蜜。

    同样是因为韩佳人,全智贤才会真正结识李孝利和林安然,但李孝利的性格却同样是强势和骄傲的,甚至因为这种强势和骄傲是表露在外、却又能够让人信服并得到大部分人认同,而和全智贤之间相性不符,就和李孝利不喜欢全智贤一样,当初的全智贤也不喜欢李孝利。

    相庆的,全智贤也把这当作了李孝利的dá àn。

    “我说了,我没那么小气,更何况娱乐圈里太多放下了尊严和自尊的人,难得有一个和我同样骄傲的同伴,我可不会因为什么同性相斥的可笑原因而讨厌你。”李孝利不屑的撇撇嘴,在全智贤更加疑惑的目光中,面色也冷了下来,“我讨厌你,只有一个原因:这份骄傲,真的是真正的你吗?”

    全智贤恼了,想要反驳,但看着李孝利冷洌的目光,她却发现自己根本没有反驳理由。

    李孝利冷哼一声,脸上的笑容消失不见:“继续犹豫吧,就像当初你经历过的种种选择一样,不过很抱歉,我不会给你第二次机会,你应该知道安然对我们的在意,如果是其它人,我不会用他对我们的好去逼迫他,但如果某人的存在会影响到我们的家,我不介意当一次恶人。”

    李孝利离开了,只留下全智贤,失落的坐在卡座里。

    她知道李孝利说得没错,她所谓的骄傲不过是miàn ju而已,从十年前开始就是,那是因为她在出道时就已经看清了娱乐圈的肮脏,所以用这份骄傲来当做保护自己的盾牌,她做得很好,用这张盾牌和实力躲过了许多的陷阱,一直到现在。

    只是这份wěi zhuāng的骄傲在保护她的同时,也挡住了她的朋友圈子,唯有韩佳人,用温柔触摸到她骄傲下的内心,才会成为要好的姐妹。

    而她当初讨厌李孝利,不是因为李孝利和她有着同样的性格却又有着与她完全不同、宽广无比的jiāo you圈子,也不是因为羡慕嫉妒李孝利能够有一个疼她爱她的男朋友,而是因为她知道李孝利的骄傲是发自内心的,不像她一样是种miàn ju就像现在一样,原本想着妥协、想着向李孝利服软,来再争取一次机会,可被李孝利如此一说,全智贤终究是没办法再继续骄傲下去,她承认,自己,又一次犹豫了。

    这一次,她突然连自己都开始讨厌起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