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零二章 火红小野马

作品:《娱乐韩娱

    “崔少爷,有什么事就在这儿说吧,不用去房间里!”

    “呵呵,行啦。洪胜成那老小子把你带过来,难道没跟你说清楚?”

    嗯?

    林安然听着这对话,感觉很有种即视感呀,对了,是在哪听过呢?

    安允智那笑得有些欠揍的脸闪过,林安然终于想起是在哪听过了。

    看了下时间,离酒会结束还有一段时间,林安然便朝着声音的所在地走了过去,算是找下乐子吧,看前面那个悦耳的声音的主人到底和这个声音配不配。

    然而当林安然走到那个越来越“熟悉”的对话场景附近时,两个打扮得跟黑客帝国似的保镖男伸手拦下了他。

    不待两人说话,林安然率先问道:“虽然这儿灯光很强,但也不用戴着墨镜吧?前面在拍戏吗,让我过去看一下?”

    两个保镖男一窒,一口气差点没接上,直到缓过经来后才冷声说道:“前面不是你应该去的地方,如果不想出事就实相地赶紧离开。”连四季酒店的保全都不敢来管他们的事,何况这个小白脸。

    “哦?要是我非要过去呢?”林安然双眼微眯,笑容变得更加灿烂。他本来没有非看不可的心思,但难得被人威胁,得好好处理一下呀。

    很危险的眼神!

    两个保镖男同时冷哼一声,他们刚刚居然被眼前这个小白脸吓住了,还认为这个小白脸很危险?太伤自尊了,他们可认识林安然,一个小艺人而已!

    看见伸向自己的两只手,林安然嗤笑一声,身形一侧就从两个堪比自己小腿的手臂中穿了过去,同时两手上抬,在这两个保镖男刚刚露出诧异的表情时,手肘在两人微微鼓起的太阳穴上猛地一击。

    当两个保镖男无意识地倒下时,林安然还搭了把手,让他们靠在了墙上,不是怕把这两保镖男的衣服弄脏了,而是不想打扰前面转弯处的好戏,这下他是真的很想看前面这出戏了,怎么说,不能让自己白白出力呀。

    当林安然悄然从转角处望过去时,嘴角不由得翘了起来,原来金允贞的担心没错,这金泫雅还真的来了呀。

    明明才十七岁,但在一身火红的短款礼服和精致的妆容下,却是一副力十足的女人模样,如果林安然不是看过这女孩的资料,肯定不会相信这只是一个十七岁、应该还在读高中的女孩。

    林安然没有走出去,虽然金泫雅被一个一看就是反派男的角色给堵在了套房的门口,但形势却并不那么恶劣。

    尤其是看见一身火红的金泫雅一脚踩在反派男的脚背、一膝盖撞到反派男的两腿之间时,林安然嘴角的弧度越发地大了,也想到了这个女孩的外号“野马”。

    这个女孩很有趣。

    金泫雅要疯了!

    之前退出组合时,金泫雅并没有太大的反感,因为是自己的身体不争气,怪不了别人。但身体渐渐好起来了以后,金泫雅想要回到组合,受到最大的阻力居然不是公司而是自己的父亲,因为他怕自己再次因为艺人huo dong而进医院,很无可厚非的理由,金泫雅也能够理解,但这些理解都在《nobody》的大势面前消散一空。

    明明自己也应该站在那片光芒下!

    看到以前的队友获得了那样大的成就,金泫雅原本因为父亲而压下的对舞台的终于是破笼而出。

    哪怕是被锁在家里,但对野马来说,这都不是事,才二楼而已呀!何况她还有一个支持自己追求梦想的姑姑金允贞。

    只要不再在舞台上晕倒就好,金泫雅是这样想的。

    在金允贞的帮助下,金泫雅终于知道了公司的心思,jyp不会让她回到wg的队伍中,原本一直被视作老师的jyp现任社长朴振英那为难的表情在她眼中也变成了虚伪。

    就在她认为自己的梦想之路已经被堵死,金泫雅正准备像父亲说的那样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时,在公司竞争失败后重新建立了的洪胜成出现在了她面前,并且许诺以她为中心打造一支女团和一系列丰厚的许诺。

    金泫雅心动了,她本来就不想要放弃那个舞台,只是因为家中担心自己的父亲和队友公司的背叛才会有心灰意冷的感觉,有了希望摆在眼前,她当然不会放弃,但没过几天,洪胜成居然跟她说,她的合约还在jyp,而原本打算结束这份合约的jyp却突然扣着不放了……

    今天跟着洪胜成来到这个据说是总统举办的酒会,就是想要找一个能够帮助自己的人,虽然金允贞说过能够找人帮助自己,但金泫雅却是信不过,因为她这姑姑也只是《我结》一个小pd而已,哪有那样大的人脉,就算她负责的是自己很喜欢的林安然也一样。

    来到酒会后,金泫雅也相信了洪胜成的话,宋承宪、ra、苏志燮、玄彬等等前辈,还有很多经常出现在社会报纸上的大人物,听说之前还有三星、现代等等集团的会长也在,总统李明博也有出场……

    金泫雅原本对洪胜成的人脉惊讶到了无可复加的地步,但当洪胜成把她领到一个明显是花花公子的男rén miàn前并一脸谄媚的模样时,她便无语了。

    好吧,只要能解决出道的问题,就当演戏了,但这混蛋居然要把她带到房间里去。

    金泫雅可不傻,知道进去了会遭到什么,因为才会在门外停了下来。

    反派男仿佛打量商品一般打量着金泫雅:“行啦,洪胜成那老小子来之前没跟你说清楚吗?还是你想多要一些?没关系,今晚你把我服侍好了,明天我就让他安排你出道。”

    金泫雅脸色涨得通红,不是羞的,而是气的,她是想要站在舞台上,却不是那种为了出道什么都愿意付出的女人!一巴掌拍掉反派男即将摸到自己胸前的手,金泫雅顺手就向这张可恶的脸上抽了过去。

    “呵!还挺辣的,看来‘小野马’的称呼没错,本少爷喜欢!”反派男一把握住金泫雅扇过来的手腕,笑容越发地可恶。

    “混蛋!”金泫雅想要抽出手,但反派男的力气明显比她大多了。

    眼见情况危急,金泫雅抬脚就踩在这个眼中满是让人厌恶神色的反派男的脚上,然后使出了防狼三式中的绝招:撩阴脚!

    大招一放,反派男瞬间失去了战斗力,捂着中招部位倒了下去。

    “白痴,还不出来把人给我抓回来!”看见金泫雅已经跑开,反派男顾不上疼痛,连忙叫道,他此时只是想要好好让这个女人知道惹怒自己的下场。

    金泫雅也听到了反派男的话,心中一惊,同时看到转角处走出来的一个人影,连忙又是一脚大招踢了过去,然而这个大招却是被闪开,心惊的同时金泫雅两手也是抓了上去,只要能趁机跑开就好,她可不敢想象被抓回去的情景。

    只是这最后的希望也随着两只手被对方抓住而消散,难道自己真的……想到此,金泫雅的眼泪顿时流了下来。

    “额!那个什么,我太用力了吗?”林安然有些赫然,手也不自觉地松开,他还是对女孩的眼泪没有抵抗力呀。

    “嗯?安然oppa?”金泫雅疑惑地抬起头,顿时惊喜地叫道。

    “是我。”林安然低头看了眼依偎在自己怀中、抬头泪眼注视自己的金泫雅,眼神不自觉地扫过她礼服上方露出来的沟壑。

    金泫雅没有察觉到林安然的目光,刚刚流下的泪水也瞬间被止住,并一脸期待地说道:“oppa,oppa,我是你最忠实的安心呀,可以给我签个名吗?就签在……”

    金泫雅想要找纸笔时,才发现自己正趴在林安然的怀中,连忙脸红红地后退了两步,说不出话来。

    “喂!我说那个什么林安然是吧?这里没你的事,赶紧给我离开!否则你就准备好滚回天朝去吧!”好不容易恢复过来的反派男见自己被无视,连忙叫了起来,如果不是家里人交待过不要去惹林安然,他才不会这么好说话,“吃干饭的保镖呢?都死哪去了,还不给本少爷滚出来!”

    林安然对眼前这个白痴有点无语,这是哪出来的白痴,不会是什么私生子吧?能够来李明博举办的酒会上露面,家里肯定不是什么小家族,而大家族很明显不会将这样的后辈带出来丢人现眼,哪怕在私下里,也是绝对正面的表现。

    不待林安然开口,原本还一脸羞涩的金泫雅恶狠狠地转过头,“你的保镖已经被安然oppa打倒啦,白痴少爷就会找白痴保镖!”

    很明显金泫雅看到了地上的两个保镖男,而且现在她也看开了,娱乐圈如果真的这样黑暗,那她大不了不在这里面呆着就是,谁怕谁呀?

    反派男脸色一阵青一阵白,转过头吼道:“你们这些白痴,还不给我滚过来,好好教训一下这对狗男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