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一三章 得重新做张大床

作品:《娱乐韩娱

    “我在想,在中国的演唱会,就让我和你一起压轴吧。还有,”林安然上下打量了一下,满是诚恳的称赞到,“很漂亮,我很喜欢。”

    “你喜欢就好,以后我可以天天这样穿,只要你喜欢。”李孝利摸了摸耳朵上闪亮的耳环,嘴角微翘。

    她从来都是这样的性格,只要喜欢就好,不会有在太多的掩饰和遮挡,再说了,这里除了她和林安然之外,也就只有一个已经捂住了脸、似乎想要撞墙的刘在石,不用担心会出现什么‘误会’,至于说林安然想要调整在中国的那场家族演唱会的上台顺序,这种正事还是等有空了再说吧。

    现在最重要的,是眼前的这个男人,还有马上办到自己的舞台。

    “我最喜欢的是你,而不是你的打扮,所以只要是你就好,也不用特意为了我这样打扮,很累的,要是累到了,我会很心疼的。”林安然缓缓笑道。

    话语很是肉麻,看一旁的刘在石就知道了,他惹不起林安然,也惹得不起李孝利,被这翻肉麻的话麻得已经拿头往话筒上撞了,要知道这个话筒可也是相当值钱的,要是真的撞坏了,赔个几百万韩元,估计也会让刘在石心疼一阵子了。

    但两个当事人却不这样想。

    这算肉麻吗?

    只能算是心情最真实的流露而已,只能说刘在石实在不懂自己之间的爱情才会如此,所以,林安然和李孝利同时冷眼瞄了过去:这个电灯泡太可恶了。

    好在舞台上的helloveuns的表演已经到了尾声,没有给林安然和李孝利‘shā rén泄愤’的机会,刘在石逃过了一劫。

    相比起前边的舞台,无论是金钟国的舞台也好,还是t-ara的舞台也罢,甚至是林安在的舞台,在李孝利的光芒下似乎都显得不那么重要了,看着舞台下方已经完全疯狂起来的粉丝,再看着舞台上方那个耀眼无比的女王,林安然心中感慨不已。

    “在石哥,你说我把孝利束缚在ll公司社长的位置上,是不是太对不起她了?”

    “路是自己选的,你以为是你将她束缚在这个位置上的?如果不是她自己愿意,哪怕你权势无双,也不可能让她屈服,所以,不用生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以后对孝利好一点就是了,她可是为了你才成为现在你看到的李孝利的。看看舞台下方,要知道孝利她现在已经可以说是半隐退了一两年了,就连广告都拍得很少、很少出现在公众眼里,这一次的舞台却能够有这样的效果,就足以说明她的魅力和影响力。或许你小子在全世界上的名气比她要大得多,但在韩国,她才是真正的女王。”

    “我也没说要和她抢女王这个位置呀?!”林安然哭笑不得的看了刘在石一眼。

    刘在石翻了个白眼,不再说话了。

    刚才那一连串的话已经有些过份了,以林安然的性格,听这么多已经足够了,刘在石可是很清楚的知道‘底线’二字的,他也相信林安然在看明白一些东西之后会做出正确的决定。

    正确的决定?

    林安然安静的看着舞台上方,李孝利正唱着她真正迈上国民妖精宝座的歌曲《10minute》,眼中的笑容和满足,还有那强烈的气场,让林安然一阵心醉。

    李孝利真的是女王,是国民妖精,她的上场,也真正的将ll家族演唱会的现场推向了最,或许没有像林安然舞台时有粉丝晕倒,但现场那沸腾的粉丝却已经说明了她的魅力,而在李孝利的个人舞台结束后,林安然、刘在石、金钟国,金泰熙、韩佳人、t-ara、missa、apink、aoa、hellevenus、朴信惠、刘仁娜、韩孝珠等ll公司的所有艺人都站在舞台上,在最后的欢声笑语中为这一场家族演唱会划上了完美的句号。

    这个夜晚,注定是不平静的。

    几乎整个韩国娱乐圈的目光都集中在了ll公司的这场家族演唱会上边,网络下、社交群里,也都是在讨论着这场演唱会:t-ara的新歌、林安然舞台时晕倒的粉丝、为林安然伴舞的四支天团、时隔两年再次站上舞台的国民妖精李孝利……等等新闻轮番抢占着实时搜索排行榜的头条,而在热搜榜上,第一页的搜索内容几乎全都是跟这场演唱会有关。

    queens在为t-ara庆贺!

    安心在为林安然欢呼!

    icfinkl和lee也再一次成为了李孝利的声援!

    还有金钟国、missa、apink、aoa等等,所有人的粉丝们都在为其偶像热烈的讨论着,这个夜晚,注定不会这样安眠。

    林安然家也是如此。

    相比起网络上对这场家族演唱会的喧嚣,在林安然家里,或许大家也依然被刚结束的家族演唱会的气氛影响着,但很明显,她们现在最在意的还是另外一件事。

    偌大的别墅客厅里,林安然的女人们难得的全部聚集在了一起,李孝利、金泰熙、韩佳人等人就不说了,少女时代里的几个女孩、t-ara里的几个女孩,f里的两个女孩,还有4minute里的那一只小野马,都是围坐在客厅里,这样多双眼睛都安静的看着林安然,也让林安然第一次被自家女人看得不自在。

    啪!

    两手一拍,林安然郁闷的说道:“都看着我干嘛?太激动了,晚上想一起吗?这个还要等一等,我得让人重新做一张床,不然装不下。”

    “呀!说什么呢?”

    “oppa真是个大sè láng、大坏蛋!”

    “安然你已经变得这样放纵了吗?”

    “怎么可能,oppa怎么可能说出这样的话来?这不是我认识的oppa!不是!”

    “安然,虽然我们都是你的女人,你想……也是应该的,但那样太伤身体了,还是不要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