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零四章 后遗症

作品:《娱乐韩娱

    林安然这边的情况,可是有不少人都关注着。

    见安允智扶着林安然离开,酒会内有近十个正在高谈阔论的人都找了个借口离开,而同样正在和一些辈分十分高的前辈们聊天的李胜基也注意到了这个情形。

    “我说,胜基呀,刚刚看你跟那些女人们聊得很开心,怎么跟我们这些在老爷们就会走神呢?”宋康昊,这个有些微胖的中年男人96年进入diàn ying圈,97年获得青龙diàn ying奖最佳男配角奖,01年、03年、07年分别以《共同警备区》、《shā rén回忆》、《优雅的世界》获得diàn ying大钟奖最佳男主角奖,明符其实的大前辈。

    “前辈,对不起,刚刚喝酒喝得有些多,走神了。”李胜基连连道歉,虽然他的父亲身在高位,但却并不稳固,加上不想破坏这几年来他一直维持的谦逊形象,面对前辈时他还是很谨慎。

    宋康昊拍了拍李胜基的肩膀,笑道:“行啦,既然你不舒服,那去休息下吧,我们这些老家伙自己聊一下就好了。别让我转头就看到你又混到漂亮女后辈身边去了哟?”

    “前辈再见。”苦笑着和宋康昊几人道别后,李胜基走到角落里,慢慢地喝起了酒来。其实他也有些可惜,那么好的药,浪费了。

    既然崔秀英已经被林安然给拿下了,那李胜基也没了太多的想法,这一次本来就是他临时起意,少女时代里谁最漂亮呢?

    “李少,帮我个忙。”脸上带着些许青肿的反派男赵柄昆挤到李胜基身边,一脸的愤恨。

    李胜基笑着放下酒杯:“是谁惹我们赵大少生气了?以赵会长对赵少的关心,应该用不着我这个小人物出手吧?”

    赵柄昆脸色微微一抽,刚刚他去找过自己的父亲,但得到的不是以前那般力挺,而是一巴掌和一个警告。他不明白,林安然就是一个小小的艺人罢了,为什么自己父亲会因为他而教训自己。

    赵亮镐给身边的人说了,不准帮着赵柄昆、也不许用任何借口和手段对付林安然,所以赵柄昆才会找到李胜基,因为两人都是最近进入现在这个圈子,也是处于同样尴尬的位置,“李少,你就说帮不帮吧?”

    李胜基心中huo dong开了,看来林安然还真的有很大的背景呀,连韩进集团的会长都不敢去惹。

    瞄了眼一脸扭曲的赵柄昆,李胜基撇了撇嘴,和这个白痴混在一起真是有利有弊呀,“当然要帮了,我们可是兄弟呀。不过对方现在人气正旺,赵会长不下手,我在娱乐圈也才刚刚出头,需要等一段时间。”

    这段时间,李胜基当然是用来查对方的背景,最好有黑色的背景,那就正好给父亲送去当作政绩。

    看见李胜基悠闲地喝着酒,赵柄昆也不说话了,他虽然人白痴了些,但一些本能的东西还知道,尤其很信任李胜基的大脑,不然以韩进集团的新任继承人身份也不会找上李胜基了,一个刚刚上任、位置还没坐稳的官的儿子,还不值得他去拉笼。

    四季酒店最顶层的总统套房内,原本应该穿在主人身上的礼服和都散落在震动的床边。

    或许是因为那一小口带了药的红酒,崔秀英在林安然进入自己身体的时候并没有太大的痛感,反而因为药效和林安然的动作而舒服地shēn yin不已。

    看着伏在自己身上不停动作、眼中满是的林安然,清醒过来的崔秀英,眼泪终于是流了出来。

    算是自作自受吧?

    崔秀英此时也恢复了清明,虽然这和自己的打算有些不符,但终究是自己先算计的,而这也最好的方法不是吗?

    像是坐在风浪中的小般上一般的感觉,崔秀英一边承受着林安然的进进出出,一边用着最后的力气伸出手,抚上这个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占有了自己的男人的脸,‘或许这样也不错,允儿不是说过愿意接受泰妍和西卡吗,那多一个自己也不多吧?’

    说到底,崔秀英心底并不反感林安然,对于林安然拥有不止一个女人的情况,她比林允儿更能接受,因为这就是这些所谓的这些高高在上的大人物们最基本的东西。

    崔秀英心中刚刚因为林允儿而产生的些许愧疚,瞬间被身体最真实的反应给击败了,越来越强烈的感觉让她挺起上身、一口咬在了林安然的肩上,同时发出不明意义的呜咽声。

    好一会儿,崔秀英才仿佛失去了所有力气一般跌回床上,口中的些许咸味让她满是春意的双眼不自觉地望向林安然的肩上,还不待她说什么,仍然处于药效阶段的林安然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攻势。

    不知道是因为肩上的疼痛,还是因为药效的作用,林安然这次的攻势比刚才还要猛烈几分,一双大手分别在身下女孩的高耸和诱人的大腿上各种用力,让崔秀英连连讨饶。

    “oppa,不……不要……秀、秀英不、不行了……”

    林安然眼中闪过一丝挣扎,最终还是被填满了双眼,动作也越发地强烈。

    这一场激战,以崔秀英几次哀鸣、昏睡过去,林安然得到发泄后才结束,两人一个被药效控制、一个被攻击得无法招架,都没有听到房间内那响了不止一通的diàn huà声。

    第二日清晨,林安然醒过来时,太阳已经很尽职地在上班了。

    “oppa,你醒了。”看见林安然醒过来,崔秀英眼中的疑惑尽去,只留下羞涩。

    “嗯,怎么不多睡会?”没有说道歉之类的话,林安然只是关心着对方。

    虽然昨晚被下了药,但林安然还留有一些记忆,知道崔秀英盖在被单下的身体上肯定有不少的痕迹,因为他的粗鲁。

    “想多看看oppa。”崔秀英摇了摇头,声音很是疲惫。

    说完后,崔秀英看向林安然的肩头,那儿还有一些血迹,是她昨晚“不小心”咬出来的,“oppa,疼吗?”不待林安然回答,崔秀英用手支起身子,伏在林安然肩头轻轻地舔起了这道伤口。

    “oppa不疼。”林安然轻轻抚摸着崔秀英光滑柔软的背,感觉着肩膀上传来的温润感觉,望着天花板的眼神中满是冰冷。

    两人对于昨晚的事情都没有多说,默认一般地承认了相互之间的关系。

    将硬撑着的崔秀英哄睡着后,林安然去冲洗了一下,便走到了外间,开始泡起了茶。

    随着一规一矩的泡茶动作,林安然的心终于平静了下来。

    “承权叔,尝一下我的手艺有没有退步。”林安然将刚刚泡好的茶递给林承权,并没有再为自己泡上一杯。

    “茶色浓郁,口齿留香,少爷的手艺不但没有退步,反而进步不了少。”林承权尝了一口,很是认真地评价道。

    “如果是其他人,我肯定会认为这是拍马屁。”林安然笑了一下,脸色变得有些阴郁,“昨晚到底是怎么回事?”

    林承权放下茶杯,笑道:“意外。”

    “意外?”林安然不满地问道。

    “是的,是意外。”林承权肯定地说道,“昨晚少爷喝的酒是一个名叫李胜基的艺人给崔xiǎo jiě的,安少爷已经提醒过秀英xi,但她还是让少爷喝下去了。”

    林安然笑道:“承权叔,你是说这是李胜基和秀英设的局?”

    “不是,只是一个意外。”林承权说道。

    林安然不满地摆了摆手,这个林承权对自己很忠心没错,但就是喜欢卖关子,而且钓人胃口的功夫也越来越厉害了。

    见林安然不耐烦,林承权暗自叹了口气,也没有再多保留,将昨晚的事情一一地说了出来。

    “这么说来,李胜基是趁我不在的时候想对秀英下手?”林安然问道。

    “是的,至于崔xiǎo jiě是什么想法,为什么她会让少爷喝下那杯酒,就需要少爷自己判断了。毕竟,对于崔xiǎo jiě接受少爷亲近的目的,崔xiǎo jiě和崔家大xiǎo jiě的那段谈话录音少爷也是听过的。”林承权回答道。

    “我相信她。”林安然当然相信,因为眼神是做不了假的,刚刚崔秀英任命一般的眼神让他有些心疼,哪怕知道之前这个女孩也在算计自己,但她既然甘心做自己的女人,那之前的小事情也不用太过在意,而林安然也自信不会让她的小心思伤害到自己身边的人。

    既然林安然承认了崔秀英的地位,在发现这个女人有伤害林安然的心思之前,林承权并不会有太多想法,“少爷,那李胜基怎么处理?”

    “有他的资料吗?”林安然问道。

    “有的。”林承权将早就准备好的资料递了过去。

    翻了翻这几张薄薄的a4纸,林安然笑道:“没想到一生没有任何污点的官居然会有这样一个好儿子,而且这个儿子的口碑还是如此的好,真是很有趣。也不知道这位官知道他的好儿子在娱乐圈内的肆无忌惮会是什么表情,很期待呀。”

    “不过,那样太无趣了。”

    放下资料,林安然想了想,说道:“他不是接到《灿烂的遗产》这部电视剧的男主角邀请了吗,跟sbs说一下,要过来吧。等《花样男子》拍完,休息一个月时间也应该够了,总不能一直闲着,会让二哥担心的。”

    林安然之前就有打算,找一部新的剧本,正好看到《灿烂的遗产》这个名字,他的记忆中还有着这样一个名字,应该也是很火的电视剧,怎么能便宜李胜基呢?

    又是一个很好玩的游戏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