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三二章 想要一份留下一份回忆

作品:《娱乐韩娱

    李思馨处理好最近的工作,终于是结束了今天的加班,和tr的mèi mèi以及mèi mèi们告别后就回到了家。

    家里没有看到林安然,这很正常,她早就从李孝利那里知道了林安然今晚可能会去做的事情,只是李孝利、金泰熙、朴信惠和韩佳人之间的气氛有些古怪,让她不明所以:“这是怎么了,难道是pp听到全智贤的事情不高兴,教训你们了?”

    “他可是把我们当宝的,哪里会为别的女人教训我们呀,你还不知道?”金泰熙哼哼的翻了个白眼。

    李思馨吐了吐舌头,完全没有在公司里时的强势与霸气,小女孩一般的上前抱着金泰熙的胳膊撒起了娇:“欧尼,人家不是那个意思啦,只是有些好奇而已,气氛真的很奇怪呢。”

    气氛?

    金泰熙红着脸瞪了李思馨一眼,“身上有汗味,还不先去洗澡?”

    “欧尼不会被pp欺负了吧?”李思馨突然发xiàn jin泰熙柔嫩的脖子上的痕迹,像只小狐狸一般笑了起来。

    金泰熙:“”

    噗嗤!

    李孝利没忍住笑了起来,的确,金泰熙是被林安然给欺负了,或者说惩罚更合适一些。

    刚才李孝利把全智贤前两天找过来时的请求说了出来,结果林安然还没什么表示呢,金泰熙就跳了出来,估计是下午被林安然欺负得太惨所以想要找一些场子,然后结果就很明显了,金泰熙哪里是林安然的对手呀,就算是反抗也是丝毫没有悬念的被林安然给镇压了。

    如果只是这样也没什么,作为林安然的女人,金泰熙早就被欺负习惯了,但问题是,这一次可是有李孝利、韩佳人,甚至是相信惠这个比她小了整整10岁的mèi mèi在旁边当观众,她哪里还能若无其事?

    现在又被点穿

    “我跟你们拼了!!!”

    p;p;p;p;p;p;p;p;p;p;p;p;p;

    justne10inutes,你就会成为我的

    被我纯真的言行所骗而哭泣的男人们

    bby你在动摇

    鼓起勇气过来,你可以占有我

    那个深夜,独自走进一个地方,在跳舞的人群中,看到了你和她

    我和她不同,不要把我同她相比较

    这不是一瞬间,我们将会沉浸于diàn ying中

    diàn ying中的10分钟,就算一年又将如何?不要怕,你也在怨我

    熟悉的音乐,熟悉的夜店,熟悉的人,只是夜店里除了林安然和坐在他对面的全智贤之外,另外一个人都没有,没和客人,也没有fu wu生。

    “当初你离开的时候,我就把这家店买了下来,幸好当时我拍戏也赚了些钱,不然还真买不下这家店,只可惜我不想改变这里的一切,所以生意渐渐差了下来,现在也只有一些老客人会在想怀旧的时候过来休闲一下了,基本上没有什么收入,所以fu wu生也没钱多请了。”全智贤把酒杯送到林安然的面前,眼中带着回忆的色彩,“格兰菲迪,不会嫌弃吧?”

    “不会,有很久没喝了,尝尝也不错。”林安然摇摇头,没有接前面半句话,端起酒杯抿了一口,眼中同样露出回忆的色彩。

    格兰菲迪,glenfiddih,来源于古老的盖尔语,glen代表山谷的豪迈,fiddih代表麋鹿及其奔放的ji qing,完整的涵义是鹿之谷,这个名字被时间赋予了生命,象征着单纯纯麦威士忌的创新精神,也被称为山谷中最好的威士忌。

    当然,这些都不重要。

    40度的酒并算不上烈酒,但却依然醉人,就像酒本身被时间赋予的生命一样,这杯酒在林安然这里,同样被赋予了另外的含义。

    “一杯不够,这儿还有。”全智贤将十几瓶格兰菲迪摆在桌子上,将整张桌子摆得满满当当的。

    林安然放下酒杯,认真的看着全智贤:“你让孝利叫我过来,就是为了灌醉我?”

    “对呀,就连孝利女王都答应了,你难道还嫌弃吗?不要说你不知道后面会发生什么,会显得很虚伪的。”全智贤的笑容相当的灿烂,在闪烁的灯光下,却有一种让人心醉的感动。

    林安然静静的看着全智贤,许久,才缓缓说道:“既然已经决定放手,又何必再”

    林安然的话顿住了,不是一杯格兰菲迪就让他舌头大了起来,而是全智贤,这个女人毫无顾忌的在他面前脱起了衣服,别误会,她并没有那样没有品味的you huo林安然,而是在脱掉身上的衣服之后,毫无顾忌的在林安然面前换上了另外一套衣服,一套相当保守、款式还相当陈旧的衣服。

    如果全智贤穿着这套衣服出门,肯定会被现在的人当作没有品味,然而这套衣服放在十年前却是最流行的风潮,同样,这套衣服也能勾起林安然的回忆。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也明白我想要的东西你给不了我,所以我已经做出了决定,也将这个决定告诉了孝利欧尼,现在,我和她已经不是敌人了,不是因为我选择了放手,而是因为她觉得我变得表里如一了,以前的我在她眼里应该是很虚伪的,你也有过这样的想法吧?”

    全智贤打开两瓶酒,递了一瓶给林安然:“不要否认,也不要回答我,如果你想给我补偿,就陪我喝酒,就像当年一样。也不需要有什么负担,这都是我自愿的,只是想要一份回忆而已,也不用担心孝利欧尼她们会介意,如果真的介意,她们就不会让你过来了。”

    林安然接过酒瓶,却没有喝:“抱歉,如果没有别的事情,那我就先回去了。”

    起身,深深的看了全智贤一眼,林安然没有犹豫的转身,如果早知道今晚和全智贤的见面是这样,他就不会答应李孝利和韩佳人过来见全智贤一面,这样的全智贤,也不是他想要看到的。

    “不要走!”

    全智贤冲上前,紧紧的抱住林安然,声音颤抖:“你连最后的回忆都不肯留给我吗,我在你心里,连一点位置都没有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