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零五章 林家秀英

作品:《娱乐韩娱

    等林承权离开后,林安然看了一下手机,有十几通未接来电,除了两通分别是林允儿和韩佳人打来的,其余的居然全是jessica打过来的。

    昨晚的事情,林承权并不会擅自通知林安然的女人,但她们都很清楚林安然的行程,李思馨已经回了李家处理一些事情,李孝利在拍摄《家族诞生》,只有韩佳人和金泰熙两人在家,在打了一通diàn huà没人接后应该也从林承权那儿得知了具体情况;只有没有住在家里的林允儿打diàn huà过来询问,不知道是问林安然还是问崔秀英,至于jessica……

    林安然将手机放到一旁,向着半掩着的卧室房门笑道:“既然休息够了,就出来吧,总是躺在床上对身体也不好。”

    随着林安然的话音落下,原本应该熟睡在床上的崔秀英缓缓从房间内走了出来。

    此时的崔秀英只穿着林安然的宽大衬衣,衬衣下摆堪堪挡住挺翘的臀部,一双如玉般的双腿嫩生生地暴露在空气中,但上面那不少的印痕让人看得很是心疼,尤其是她的俏脸上满是担忧与害怕。

    林安然眉头一跳,心间的旖旎全部化成了心疼,昨晚他没有节制地索取,还对那双近乎完美的双腿好好地“把玩”了许久。

    看见崔秀英别扭地向自己走来,林安然却硬生生地止住想要上前扶住对方的冲动,任由她独自走到自己的身边坐下。

    崔秀英刚要压住因为坐下而上滑的衣服下摆,就被身边的林安然一把拉进了怀了,顿时有些惊慌地叫道:“oppa!”

    林安然一手按在崔秀英的肩上,一手按在那双嫩白的大腿上,“坐好,别滑下去了。”

    崔秀英抿了抿嘴,将头靠在林安然的肩头,轻声说道:“oppa,你都知道我是有目的地接近你了?我一直以为父亲对你的背景判断有误,oppa你一个天朝人怎么可能在韩国有这样大的实力,但现在看来,是我坐井观天了呢。oppa,你准备怎么处置我呢?”

    崔秀英心中很是苦涩,她和自家姐姐那场不愉快的谈话可是在家中卧室进行的,是不是可以说,林安然的眼睛已经将自己一家看了个通透,这世上还有林安然不知道的事情吗?

    这倒是崔秀英想多了,林安然不知道的事情很多,而林安然现在的实力也并非如她所想一般可以与韩国这个国家比肩,一切只是因为崔家是林安然、或者说林承权选中的一块拼图而已,为了未来更好地进行,当然要让所有的拼图能够完全在自己的掌控之下,听到崔秀英和崔家大xiǎo jiě的谈话全属意外之事,而且她们的算计也对林安然没有什么伤害,无非是想要从林安然这边得到寻找自己幸福的权利、不被当作筹码交易出去而已。

    听见崔秀英仿佛绝决一般的话,林安然好笑的同时也有些心疼,这就是生在大家族的悲哀,哪怕是逃到娱乐圈内,崔秀英在父母发话时也不得不遵从,而这为自己打的小算盘,林安然并不反感,因为他自己也是一个自私的人,从这方面来说,他和崔秀英是一类人。

    何况这些小心思并不具有太大的攻击性。

    林安然将头埋在崔秀英的发间,这个女孩刚刚应该也去清理过了,头发下还带着洗发露的味道,“这要看你的选择了,秀英。”

    “我?”崔秀英带着些许的不敢置信。

    林安然嘴角微微上扬:“是呀,我可是都委身于你了,难道秀英你准备吃干抹尽,不对我负责任吗?”

    崔秀英双肩微微发抖,一双嫩白的大长腿在林安然的眼前晃来晃去,让人眼晕。

    一滴泪滴突然滴落到林安然的手背上,林安然心中一叹,将怀中的小女人扳正后,正视着泪水如雨一般落下的崔秀英。直到崔秀英被吓到不敢哭泣之时,林安然的脸色瞬间变成了委屈与不甘:“秀英,我可是你的人了,难道你真的准备不负责任,那我还不如死了算了!”

    “……”

    沉默、还是沉默,崔秀英惊愕地看着眼前这个一副小女人模样的林安然,原本她以为等到的会是林安然的愤怒,却没想到……这才是林允儿愿意以“几个女人之一”的身份跟着林安然的原因吗?

    但是,这个男人太可恶了,居然这么吓人!

    “哎,既然秀英xi已经决定了,那我也没办法,让我为秀英xi做最后一件事吧。”说着,林安然一脸悲戚地……伸手擦拭起了崔秀英大腿上的泪水。

    感觉到大腿上传来的灼热,崔秀英连忙按住林安然的手,一脸可怜地请求道:“oppa,饶了我吧,我、我真的不行了。”崔秀英昨晚几乎是完全承受了林安然的攻击,几番战斗下来是真的不行了,倒不是为了什么情趣。

    “秀英xi?”林安然顺势停住了手,脸上的表情却更加地凄苦。

    “oppa!”崔秀英哭笑不得地拍了一下林安然,然后直接献上了第一个真心的吻。

    一个法式深吻过后,林安然斜靠在沙发上,而崔秀英则紧紧地贴在林安然怀中,任由林安然的一双大手在自己最骄傲的大腿上缓缓游走,她已经看明白了许多,这个男人不会因为而不顾女人的身体和想法。

    但身体不舒服是一回事,敏感部位被一直抚摸会不会挑起感觉又是另外一回事,同时,崔秀英也想要得到已经让自己决定跟随的男人的承诺,“oppa,你真的不介意吗?还有我姐姐,她……”

    女人就是需要一些在男人看来不重要的东西,比如现在,崔秀英明明知道林安然的想法,却仍然想听到林安然亲口说出来。

    林安然笑道:“姐姐的事情,我会让人去跟崔家说的,等过段时间我陪你回家。还有,你这点小心思还算不上算计,如果有心的话,多去跟思馨学学,她在这方面可是很不错的。”

    或许是娱乐圈的经历让出生大家族的崔秀英的思想有些混乱,她现在的格局终究太小,她认为会让林安然厌恶、让允儿等姐妹痛恨的算计在林安然看来也只是女人的一点小心思而已。

    如果崔秀英能够成长起来,像李思馨那样成为自己的臂助,那林安然会很开心的。

    林安然相信,就算允儿听到崔秀英背后的那段录音,也只是会感慨,而不会有太多别的心思。

    崔秀英仰起头,疑惑不解地问道:“oppa,你还纵容我们这样?”

    “只要不用在自己人身上就好,思馨这方面很聪明,你如果想学,不仅要学手段,还要学心思。”林安然在送shàng mén来的红唇上一吻,不在意地说道。

    “哦。”崔秀英舔了舔嘴唇,惹得林安然又是一阵深吻,从现在开始,崔秀英已经将自己当成了林安然的人。

    帮崔秀英请了假后,林安然便带着崔秀英回了家,今天的戏是夜戏,白天还有些时间。路上,林安然也给崔秀英介绍了一下家中的情况。

    “这就是我们的新mèi mèi吧,来让欧尼看看。”

    林安然和崔秀英一进门,金泰熙就迎了上,一脸笑容地拉住了崔秀英的小手,好像没有看见林安然一般。

    “泰熙欧尼、佳人欧尼你们好。”崔秀英在路上就从林安然那儿知道了家中的情况,因此也没有意外,只是转头看向林安然,见他鼓励地向自己点了点头后才放开挽着林安然的手。

    “别看他了,家里他最小。”金泰熙横了一眼林安然,便拉着崔秀英坐到了沙发上。

    林安然摸了摸鼻子,可怜兮兮地向着帮自己挂好衣服的韩佳人:“佳人,还是你最好了。”

    韩佳人脸色微红地应了两声便跑到金泰熙和崔秀英身边,她还是有些不习惯在人前和林安然太亲近,哪怕这些人都是自己的家人,哪怕只是言语上的亲密。

    “安然,昨晚才是mèi mèi的第一次,你也太过分了吧?你看看,这、这、这还有这,都青了!”金泰熙拉起崔秀英的袖子,不满地指着她胳膊上的一些青紫之处,虽然知道昨晚林安然是被下了药,但情有可原这个词在吃醋的女rén miàn前很明显没有意义。

    崔秀英想要缩回手,又怕引得金泰熙不快,只得小心地辩解道:“泰熙欧尼,不关oppa的事,他也是身不由己的。而且,我也是愿意的。”

    说到最后,已经声不可闻。

    “行啦,知道你宝贝他。”金泰熙没好气地白了一眼林安然,转头又继续和面带羞涩的崔秀英聊了起来。

    林安然苦笑着说道:“哎,我真是没地位呀,辛苦了一晚上都没人理我。”

    听见林安然的话,崔秀英的小脸瞬间通红,这辛苦了一晚上的意义她是切身体会的,倒是引得金泰熙不满地看了过来,就连韩佳人也是一脸的幽怨。

    面对如此情形,林安然只得举手投降,坐到空着的沙发上无聊地看起了电视。

    三个女人聊了一会,韩佳人突然问道:“安然,秀英在这儿应该也要选一间房间吧,二楼吗?”

    “当然了。”林安然头也不抬地说道。

    “好,那我就带秀英上去看房间了。”金泰熙给了韩佳人一个眼神,和一脸欣喜的崔秀英手牵着手上了楼。

    等两人离开后,韩佳人说道:“oppa,以后的mèi mèi们住在一楼吗?那会不会有问题?”

    一直以来,金泰熙、韩佳人、李孝利、李思馨等人都认为二楼那一间房间是属于泰妍的,后来变成了西卡,但没想到会是一直没有在这个家中出现过的崔秀英得到这间房间。虽然一楼还有不少房间,但二楼和一楼的意义可是不同的,她们可不相信林安然后面就不找别的女人了。

    那么,作为林安然的女人,她们有必要先为后面的mèi mèi们准备好。

    “嗯?”林安然倒是真没考虑过这个问题,在哈佛时,那些自己送上们来的女人可是不止二十人,当时他没有为这些别有目的的女人考虑,现在身边都是真心跟着自己的女人,的确是失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