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四二章 所谓乌鸦嘴

作品:《娱乐韩娱

    比起李敏镐,刘在石的道具工作可是相当的尽职,和李光洙、hh上演了一幕好戏,不但看得林安然哈哈大笑,也让一直强忍着笑容、维持淑女形象的朴信惠忍不住了,肚子都笑疼了,倒在林安然的怀里抽气,林安然很是心疼的帮朴信惠揉起了肚子,免得这个女孩笑抽过去。

    看到这一幕,曹晓震脸黑黑的让vj把shè xiàng头移开,他可是知道林安然的背景和忌讳的,也不想因为这件事而得罪林安然,不过

    第三轮游戏,话外音pd在宣布游戏之后,直接让两个队伍的女成员出来比赛,而不是让两个队伍自己选择,林安然嘴角抽搐,无语的看了傻笑的曹晓震一眼,正要说话,朴信惠就兴致勃勃的站了出来,“这轮游戏是什么?”

    林安然:“”

    好在这轮游戏朴信惠胜利了,林安然松了口气,要是朴信惠输了,他肯定是不会让朴信惠被人用水杯打脸的。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节目设定的原因,作为这轮游戏的失败者,宋智孝输了,而林安然这个队伍里的gry不但没有把水杯往宋智孝脸上扔,反而是几口就将水杯里的水喝干了,最后拿着空杯子向宋智孝挥舞了几下,妥妥的粉红节奏!

    林安然好笑的说道:“这还真是”

    “好粉红呀,pp你说是吧?”朴信惠双眼冒着星星,期待的望着林安然。

    “额,是呀。”林安然嘴角抽搐不已,他明白,在女孩们眼里什么情形无所谓,重要的是男人为女人付出的那颗心,也难怪朴信惠会为眼前这搞笑的一幕感动了,这时林安然反而有些后悔了,如果朴信惠这轮游戏失败了,不就是该他来展现粉红了吗?

    唉!

    似乎是被刺激了,在最后的一轮游戏里,林安然直接站了出来,和金钟国展开了剪刀石头布的游戏。

    这轮游戏的胜败在游戏一开始时就决定了,许多人都觉得剪刀石头布在不zuo bi的情况下是一个看运气的游戏,然而在林安然看来,这轮游戏却是考验眼力的反应能力的游戏,虽然金钟国和他的力量差不多,但林安然的眼力的反应能力却是要超过金钟国许多,甚至是接近非人的地步,所以这轮游戏,林安然毫无疑问、丝毫没有拖泥带水的赢下了所有的游戏。

    这轮游戏是这个场所的最后一个游戏,胜利者除了得到这轮游戏所赌上的存折之外,还能得到失败者所有存在的一半,于是,金钟国队伍里的六个存折便有三个交到了林安然的手里。

    “给。”

    林安然没有丝毫犹豫,将从金钟国这里得到的三个存折,加上游戏胜利获得的存折,一起交给了朴信惠。

    朴信惠接过存折放进包里,甜甜的笑道:“pp,我会保管好的。”

    “嗯,我相信你!”林安然笑道。

    看着两人肆无忌惮的秀恩爱,所有人都郁闷了,李光洙和hh更是忍不住捂住了眼睛大叫:“哎呀,我眼睛瞎了!”

    gry眼珠一转,深情的看向宋智孝,正想说些什么,突然发现宋智孝的目光正直直的盯着和朴信惠秀恩爱的林安然,顿时感觉天空一片黑暗,哪怕他和宋智孝只是因为节目组设定而组成的周一情侣,可现在还在拍节目呢,尤其是今天还是周一,你能不能走点心呀?

    池石镇倒是老实在在的,作为年长者,他可是很淡定的。

    刘在石已经不看林安然和朴信惠了,反正这次的r主角就是林安然,只要林安然出彩就行,而他也要继续这次游戏的惩罚。

    在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林安然和朴信惠的临时粉红剧的时候,刘在石悄悄拿过一个盆子,将之前赌上的十杯水全部倒进去,然后悄悄的来到金钟国的身后,狞笑一声,高举起水盆就要给金钟国来一个冷水浴。

    “嗯?”

    金钟国听到身后传来的狞笑声,也从看剧模式清醒过来,疑惑的转过身,看到一脸狞笑的刘在石和头顶的一团黑影时心中一惊,下意识的手一扬,把头顶上的黑影推开,刘在石的计划瞬间落空,不过这盆水却没有浪费,在金钟国和刘在石错愕的目光中,这盆水直接当头淋在了李光洙和hh的身上。

    “啊!”2

    “哈哈!”n

    汝矣岛s港口的游戏环节在欢声笑语中结束,最后林安然所在的队伍以12:3的优势大大领先于金钟国所在的队伍,当然,这其中大部分的存折都在朴信惠手中,林安然手里是一个都没有,全都交给了这个小小的管家婆。

    朴信惠现在可是心情相当的不错,也没有再埋怨自己的这次r设定没有几个月前林安然和裴秀智一起参加的那一期r设定有趣了,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毕竟她在意的是和林安然之间的感情,只要林安然真心对她好,她并不在意林安然和其它女孩们之间的事情,更何况,这一期节目里林安然可是给了她未婚妻的称呼和管家的权利,就算只是在节目里,她也很满足了。

    甚至朴信惠还可以预料到,当这期节目拍摄完毕,以r节目组的宣传节奏,她和林安然之间的夫妻关系肯定会被当作重点宣传内容的,能够和林安然在全韩国人民面前有一次夫妻的确定,这才是她开心的原因,相比而言,裴秀智和林安然那期节目的设定什么的都弱暴了对朴信惠而言。

    “第三个任务:财阀的头脑之争!”

    在汉江大桥旁边的草地上,一个临时的游戏池被搭建了起来,在池中间有一个圆形浮台,两边还有两个小一点的移动形浮台,这样的设置,让人很难想象在这样的环境下怎么进行头脑之争。

    “难道是用头来顶牛?”林安然小声调侃道。

    话外音pd:“在水上面的浮标上,相互对着头,把对方顶下浮台,就算胜利。”

    林安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