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四四章 吃醋,吃醋

作品:《娱乐韩娱

    忙了大半天,所有人再次回到了sbs放送大楼前。

    pd:“现在是要见持有r集团股份的股东们的时间,找到这栋大楼里的股东,获得他们签属的股份转让协议与委任状。股东总会的椅子只有五把,队伍里的继承人同时坐上五把椅子时,将进入最后的遴选,从这五个人中,按照所持存折的多少最后选定最终继承人。由于蓝队获得了前几轮游戏的最终胜利,所以额外给出一张委任状。”

    刘在石高兴的接过委任状,一旁的李光洙就指着这张委任状询问道:“这也是可以抢的吧?”

    背叛gary的身上多了一层劫匪的光环,吓得刘在石赶紧把这张委任状塞到了林安然的怀里,看着随着这张委任状而瞄过来的长颈鹿眼,林安然嘿嘿笑道:“怎么,现在是要开始动手抢了吗?”

    李光洙顿时缩了缩脖子,讪笑道:“不是,没有的事。”

    这么怂,完全是丢了黄队的脸呀,于是李光洙瞬间遭到了金钟国、haha和池石镇的‘爱的教育’,宋智孝也没有闲着,悄悄的伸脚踩了这家伙几下,随后又若无其事的露出甜美的笑容。

    gary瞬间就被迷住了,刘在石嫌弃的撇撇嘴,冲林安然小声说道:“我看我们队伍如果有spy的话那一定就是gary了。对了,安然,既然光洙的危险解决了,那把委任状还给我吧?”

    “这个?”林安然摇了摇手中的委任状。

    刘在石连忙点头:“对,就是这个。”

    林安然嘿嘿一笑,把委任状递了过去,却在刘在石即将接到这份委任状时转了个弯,把它递给了朴信惠:“信惠,收好了,别被某些有心人抢走了,知道吗?”

    “内,我知道的,oppa。”朴信惠甜甜的笑道,收好委任状后就乖巧的站在林安然身边,大眼睛眨巴的盯着刘在石。

    刘在石欲哭无泪,要是面对林安然他还能耍下无赖,但面对林安然的女人,或者说是弟媳,他可是完全不敢招惹的,要是发生误会那就麻烦了,最后也只能无语泪千行的看了一眼朴信惠手中的委任状,扭头就冲pd叫道:“pd,是不是该继续下面的环节了?”

    “咳咳,那我们现在公布第一轮的r股东。”

    pd也看完戏了,让人拿过来一块被布挡着的公告牌,然后故作神秘一番,才一把这块公告牌上的布条拉开,三位r集团股东的信息出现:洪禄基,林成勋,以及culo。

    这四个一看就是老男人的所谓股东们正在sbs放送大楼里录着节目,很显然节目组是不会把他们的节目地址告诉一众‘继承人’的。

    “gastar!”

    作为撕名牌环节里的gastar专业户,池石镇相当兴奋的喊了起来,估计是觉得今天不用撕名牌能够活得更久、获得更多放送量吧。

    而这位长鼻子大叔的话音还没落下,林安然就拉着朴信惠窜了出去,刘在石、李敏镐也不甘示弱的紧跟着跑进了sbs放送林楼。

    “别傻愣着了,赶紧走!”

    金钟国没好气的冲池石镇叫了一句,没再搭理这位抽风的大叔,连忙向林安然的方向追去。

    五秒钟之后,原本还热闹的游戏环节公布地点只剩下摆poss的池石镇一人。

    一阵冷风吹过,池石镇也大叫着冲了进去:“等等我呀!”

    这一次sbs可是真的相当配合r的拍摄,不但把放送大楼用来当作这一期拍摄的场地,更是让工作人员与正在拍摄的节目做着完全的配合,前台妹纸也一样。

    在林安然温柔的笑容里,前台接待妹纸双眼迷离的把写有洪禄基、林成勋以及culo的节目录制地址与节目名字的小纸条送到了林安然手里,看这位前台妹纸脸色绯红的模样,不知道的还以为这位妹纸是在递情书呢。

    “非常感谢!”

    林安然温柔的笑容最终是将前台妹纸迷晕了,扭头却看到嘟起嘴、一脸不乐意的朴信惠,不由得笑道:“这是吃醋了?”

    “才没有呢,我才不喜欢吃醋,快告诉我地址啦,我们好赶过去!”朴信惠嗔道,伸手就去抢林安然手里的纸条。

    刘在石、李敏镐、gary的额头同时掉下三条黑线:好嘛,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打情骂俏的,没看金钟国他们马上就要追进来了吗?

    不对!

    急促的脚步声中,金钟国、李光洙、haha已经冲过了林安然几人的所在,尤其是金钟国,都已经把vj给甩掉了……

    “快走!”

    林安然连忙拉起朴信惠追了上去。

    “等等!安然,把地址告诉我们,我们分头行动,这样快一点!”刘在石连忙叫道,可林安然的动作太快了,好在他离开之前将纸条丢了过来。

    林安然的动作一向是很敏捷的,虽然脑袋的硬度和力量相结合这方面比不上金钟国,但要轮跑步速度,绝对超过金钟国好几条街,可这是在林安然一个人的时候,现在他还拉着朴信惠,别说追上金钟国了,连李光洙和haha都追不上。

    “oppa,要不……啊!”

    朴信惠不舍的让林安然放开自己的话还没说完,就感觉自己飞了起来,然后,她就发现自己真的在飞了。

    虽然只是在林安然怀里的低空飞行,可是真的是在飞呀!

    以林安然的力量,抱着朴信惠的负担和牵着朴信惠跑相比完全可以忽略不计,甚至因为周围人诧异的目光,让他更有动力了。

    呜!

    把脸埋在林安然的怀里,朴信惠此时已经不去想游戏的事情了,相比而言,能够在林安然的怀里、还是这样大庭广众之下,才是最幸福的事情呀!

    三楼楼梯口,两道俏丽的身影手挽着手站在一起,看着一楼大厅里抱着朴信惠消失的林安然,娇小的身影轻哼道:“oppa太过份了,明明是大家的游戏,却只带着信惠欧尼玩,我吃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