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八五章 怪癖?

作品:《娱乐韩娱

    好吧,其实秒杀林安然的不是李孝利的眼神,而是一句台词:“ppa,我们一起创造一个民族吧!”

    开什么玩笑!

    林安然虽然对自己的实力很是认同,甚至有一些自恋,但却绝不认为自己有凭借一己之力创造一个民族的实力,就算国家允许,他自己也不行呀,面对带着这种彪悍目的的李孝利,他果断的投降了。

    “噗嗤!”

    “好啦,逗你玩的,不过说真的,我也真的想要一个小孩了。”李孝利坐到林安然身边,目光如水,声音也更加的温柔。

    这个念头从很早以前就有了,只是刘在石偶尔的试探中都没有见到林安然松口,而这一次,林安然在这个问题上有了妥协,而且在中国期间林安然还‘消失’了一段时间,李孝利特地问了一下林安然在国内那位已经进化成了真正的女王一般的mèi mèi,终于得到了一个让她开心的dá àn,所以,在结束了家族演唱会的事宜并且都回到韩国之后,李孝利便对这件事上了心。

    实际上不止是李孝利,还有韩佳人、金泰熙、李思馨等人都很是在意这件事,相较而言,年龄较小的女孩们对这件事虽然也很有兴趣,但却并不迫切,尤其是朴智妍、林允儿、krystal、金泫雅、裴秀智等忙内等级的女孩,她们就像之前朴智妍在林安然面前表现出来的一样,更多的是抱着对一个‘玩具’的好奇态度,面对这样的情况,就算林安然有了孩子,也不会把他们让这几个女孩来带的,至少在她们转变态度、不把孩子当玩具之前,绝对不能让她们单独和孩子相处。

    那种情况,想一想,就觉得惊险!

    “那从今天开始,我们就为了孩子而奋斗吧!”林安然揽住李孝利,笑容中带着一丝歉意,他欠这个女人太多了,或许,也应该给这个女人一颗定心丸了。

    李孝利白了林安然一眼,明明只是普通的白眼,却带着异样的妩媚感觉,让林安然一阵心动,差点就不顾这里还是办公室就直接吻上去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林安然的女人们或妩媚、或可爱、或俏皮、或百变,都有着独属于她们自己的魅力,也是让林安然乐意深陷其中的魅力,李孝利那仿佛深入骨髓的妩媚就是林安然无法抗拒的魅力之一,特别是此时的李孝利已经如同成熟的水蜜桃一般,更加的充满魅力与诱人。

    “孩子的事你放在心上就好,不过现在最重要的事情还有一个。”李孝利脸上难得的闪过一丝红晕,这对xing gǎn女王而言有些不可思议,不过孩子毕竟是头等大事,为此脸红也不是什么不能让人接受的事情。

    “还有什么事情能和孩子相比,说来听听?”林安然此时也放开了,对于孩子的事情不再避讳,甚至有一丝冲动,更是在脑海里想着到底是先生一个男孩好呢还是先生一个女孩好呢,又或者,生一对龙凤胎更合适?

    李孝利没有察觉到林安然的走神,缓缓说道:“当然是胜妍那丫头的事情了。在中国那么好的机会,明明都已经表明心意了,你也已经接受她了,却在最后时刻没有要她,难道是要用你这几年的习惯,等到她生日的时候先送一份完美的生日礼物,然后再要了她?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可还要等上大半年呀,你等得急,胜妍可等不了那么。不,应该说胜妍心里一直很担心你这次是像在忽悠初珑那孩子一样忽悠她,回dsp之前她还特意找过我,想要问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林安然哭笑不得的问道:“我什么时候忽悠初珑了?”

    “别人不知道,我还不知道吗?如果你真的想要初珑那孩子,绝对不会在她表白之后还给什么‘适应期’,胜妍对这件事的看法还真没错,以你的性格,要是真的有想法,早就把初珑收进门了。”李孝利继续翻着白眼,她今天已经翻了好几个白眼了,全是送给林安然的,“也难道胜妍会担心,就连我的都有些担心这件事了,要不是dsp那边有急事叫她回去,今天她绝对会黏着你不放的,不过也差不多了,等她结束dsp的工作回来还是会黏着你不放的,反正kara今年的后面一两个月都没有回归的行程,有的是时间,我也是这么给胜妍建议的。”

    “没看出来,我的孝利还有这么大气的一面呀,这么帮着胜妍?”林安然打趣着,心里却并没有太多意外,之前韩胜妍就说过她已经取得了他的女人们的认可,当然不会漏掉现在最大的姐姐李孝利,“那你说,我该在什么时候要了胜妍呢?”

    “这就看你自己的想法了,反正等到她的生日时间有些过久而已,也很容易让胜妍心里状态出问题的。”李孝利已经没力气翻白眼了,心里更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像她这样帮着自家男人找女人的,估计也没谁了。

    或许只有古时代那些大妇才有这样的大气吧,反正现在这个时代应该找不出这样的人了——李孝利如此想着。

    “我明白了,这件事我会处理好的。”林安然点点头。

    以前对朴初珑如何,现在已经不好再去说了,但对韩胜妍,林安然却是真的动了心,这个并不是十分漂亮的女孩已经在他心底扎下了根,或许占据的位置并不大,但却很牢固,或者从这方面来说:自己不是一个见色起义的混蛋?

    林安然乐呵呵的想着,李孝利再也忍不下去了,不轻不重的踢了林安然一脚便起身离开:“真不知道是什么怪癖,非得在重要的日子里才行,可怜lmèi mèi们呀!”

    重要的事情,当然得在重要的日子里办呀!

    林安然伸了个懒腰,扭头看向窗外,此时阳光独好,虽然没有夏日的炎炎热浪,但还是很温暖的,所以:这是怪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