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可以上黄金档的狗血剧

作品:《娱乐韩娱

    “社长,最近没事做好无聊呀,我都快忘记在学校学到的东西了。”李思馨一边服待林安然穿衣,一边轻声感慨。

    李思馨是个有野心的女人,尽管她的感情寄托在了林安然身上,也不介意林安然身边有其他的女人,但她知道自己和金泰熙、郑秀晶不同,她没有“戏子”这层身份,虽然私生女的身份也不怎么光彩,但却是踩在了世家大族的警戒线上,加上林安然上面还有两个哥哥,因此她有那么一丝渺茫的机会争取林安然身边那个位置。

    一直跟在林安然身边做一个花瓶如何能够得到认可?李思馨想要一个能够体现自身价值并能维持与林安然之间感情的工作。

    林安然想了想,笑道:“今天跟我去看过林允儿后,就去树艺人上班吧。如果缺人手,可以把以前用得顺手的人带过去。”

    林安然从不介意身边的女人有野心,以前在她身边的那些女人有哪个没野心的?只要不要像李尹馨那个女人一样笨就够了。李思馨怎么看都比李尹馨要聪明,林安然看到这个名字后就已经确认。

    金钟道也是个聪明人,就算开始有些不乐意被人夺权,但只要他不把这些不满表现出来并且配合好李尹馨,那林安然会给他一个更辉煌的未来。

    林安然看了一眼微笑着看着自己的李思馨,突然对真正走到光芒下的方法有了想法,以一个演员的身份站在所有人的目光注视下?如果这样家里那几位应该会很放心的吧?

    “好,这条过了。”

    林允儿听到导演的声音,瞬间轻松了下来。因为想着今天可能遇到的事情,她一直不在状态,导致刚刚的一个镜头拍了十几次才终于完成。

    导演今天没像前几天一般对她大声喝骂,这不但没让林允儿开心,反而让她更加担心起来。但现在天色已经不早了,那个混蛋还没来,之前的威胁应该只是威胁吧?

    林允儿回到保姆车休息时,发现经济人不见了,不由意外地看向了助理,这几天经济人可是一直守在她身边的:“经济人oppa呢?”

    “导演有事找哥,让哥过去了。”

    疲惫的林允儿没有注意到助理闪烁的眼神,听到是正当理由便没有多过在意,直接在车上休息了起来,这段时间她实在太累了,身体累,心更累。

    “看来你已经选择好了。”

    车门开启的声音响起,有些迷糊的林允儿以为是经济人回来了,也没在意,直到一个仿佛噩梦般的声音响起,才让她惊慌地睁开了眼睛。

    看着眼前这个看起来像是大学老师的混蛋,林允儿心抽了一下,见原本坐在副驾驶座的助理不见了踪影,终于明白了一些事情,只是不知道这是助理私下的作法,还是经济人或者金英敏社长的意思……

    不过,此时林允儿却没心思细想,如果打发走眼前这个年龄大了自己两轮的混蛋才是当务之急:“权南晓副部长,您好。”

    “应该叫部长,我现在升职了。”权南晓脸上虽然带着温和的笑容,但眼中却仿佛打量货物一般打量着眼前缩在车里的林允儿,非常完美地诠释了衣冠禽兽这个词的含义。

    这几天权南晓可是非常的志得意满,原本从一年前开始一直压在自己头上的女人终于离开了。家里属于李在镕一系的权南晓知道那个女人真的是公司副会长的私生女,虽然这个女人在一年前空降到自己头上夺走了他的部长职务,让他被不少人嘲笑,但他却并未太放过在心上。他一直认为女人就是取悦男人的货物,这不,就算这个私生女在位置上的成绩那么好,最终不是也被李在镕这个父亲当作货物亲手送给比三星更强大的人了吗?

    权南晓此时倒不急了,他相信林允儿这个聪明的女孩能够做出正确的选择。

    “恭喜权部长,我这就让经济人oppa去买些礼物,希望权部长不要因为礼物太轻而怪罪。”

    林允儿一边说一边慢慢朝车门移去,原本很有安全感的保姆车此时却只能带给她恐慌。

    权南晓也不阻拦,甚至侧身让开了位置。

    等到林允儿走出两步后,权南晓才笑道:“我需要的礼物你应该知道是什么,而且你不用去找你的经济人了,他现在很忙,非常忙。”

    看着背对着自己的林允儿微微地颤抖,权南晓非常满意,在他的认知中,取悦男人才是女人最应该熟悉的事情,而林允儿现在的动作就让他非常的满意,甚至有些兴奋。不过,这个女孩好像还没下决定,权南晓决定再加些砝码:“我现在是人事部部长,刚刚升职正需要宴请一些上面的人,我想如果以三星集团员工聚会的名义向邀请一些艺人来捧场应该是没问题的,或许邀请少女时代全队一起?”

    如果可以,权南晓更想告诉这个心中还有着一丝侥幸的女孩,也只不过是三星的玩具而已,只可惜金英敏所在的金家虽然和权家一样属于李在镕一系,但却有点不太对付。

    这次来找林允儿也不单单是看上了林允儿,权南晓这类人可不像普通人想的那般真的会闲得无聊对什么漂亮idol起歹心思,家族的利益才是一切,这次只是权家让他来是试探一下金家的底线,毕竟金家新一代最出色的接班人已经从英国回来,并出现在了李在镕的私人聚会中……而不久前被划入金家手中的就成了他们的目标,林允儿只是运气不好被权南晓从一大堆zhào piàn中找出来了而已。

    林允儿和队里七个没有行程的队友不同,也和与同公司前辈强仁一起主持电台节目的队长不同,她在剧组里只有一个人努力,不论是前辈的刁难还是导演的责怪都需要她一个人来扛。这一段辛苦的经历也让原本懵懂的女孩比队里那些被保护得好好的队友了解了更多的东西,比如这所谓的捧场,便是将自己打扮成礼物在酒会上让所谓的大人物挑选。

    林允儿眼中开始迷漫起雾气,视线中繁忙的工作人员都好像突然选择性失明了一般,完全无视了她和她身边的中年男人,好像处在两个不同的世界一样。

    无助?恐慌?自曝自弃?

    林允儿能够感觉到背后那道恶心的灼人目光,她该怎么办?

    说服姐妹们一起离开这个肮脏的圈子?这个念头一升起便被林允儿抛弃掉,因为她们当中的每一个都是在实现梦想的路途中,甚至有人已经将之当作了执念,怎么可能因为她的一袭话便放弃?只有她们真正面对这个选择时才有可能想到这条路,就像现在的自己一样。

    林允儿是真的对失望了,所谓的保护女艺人也只是有限度地保护吗?林允儿突然想到了林安然,那个只见过一次的男人……

    见林允儿没有了动作,权南晓很满意,大棒加胡萝卜的手段是他们这些人的基本技能。权南晓虽然喜欢看女人委屈的可怜模样,但自认有学者气质的他却不喜欢看女人屈辱的模样,那样会让他觉得降低自己的身份,所以还是要给这个娱乐圈的新丁一点甜头,也能让这个女孩多配合自己一下,“安心吧,你们现在不是情况不好吗?权家虽说只是在李会长手下讨饭吃,但捧一个女子组合还是没什么问题的。只要你好好地跟着我,等你这部电视剧结束,我会给你找一部diàn ying当女主角的。”

    当然,权南晓更想看到这件事后金英敏和金家会有如何的表现。

    “允儿,秀晶让我来看看你,她没告诉你吗?”

    林安然来了已经有一会儿了,但这两个忙着表演一出狗血剧,都没有注意到他。好吧,其实这种感觉也蛮新鲜的,而且林安然觉得这出狗血剧比这个片场拍摄的日日剧有趣得多。若这部日日剧真像小水晶说得那样大势,林安然觉得眼前这出狗血剧完全可以上天朝央视的八点黄金档了,绝对能够刺激一票无聊男女的小心脏呀。

    林安然此时出声也是掐着点的,没看这个权什么的手都快把上林允儿的肩膀了吗?林安然自认是个花心的人,但却从来没用权势来逼迫过哪个女人,也不想看到这种事发生在与自己相关的人身上,当初那些送shàng mén的女人可是都看着他身边的位置自愿上来的。

    女人什么时候最美?

    林安然认为不同的女人最美的模样也不同,就像金泰熙最美的时候是讲述她在梦想上取得成就时的飞扬,就像李思馨最美的时候是她身着上班正装时的嘴角的浅笑,就像此时的林允儿回头时那水雾迷漫的双眼中透露出的惊喜与不可置信,还有仿佛劫后余生一般的灵动。

    “安然oppa,你……你……”林允儿觉得今天的自己真是疯了,居然就这样扑到一个才见第二面的男人怀里,还紧紧抱着对方。虽然这个男人也很帅、还有一家咖啡厅,对了,最近还成了树艺人这家拥有许多实力演员的经济公司的社长,而且还是小伙伴郑秀晶的oppa……此时林允儿已经把身后脸隐隐发抽的权南晓选择性地忘得一干二净,毕竟一个是只是三星内的部长,一个却是三星副会长都要巴结的人物,差距太大了。

    林允儿的小脑袋中想的是怎么面对这个被自己投怀送抱的男人,他该不会以为自己是那种女人吧?

    作为这出狗血剧中的大反派,权南晓当然不甘愿当个背景,但他也不是笨蛋,先是在脑海中搜索起眼前这个突然出现的男人的身份来。在三星这么多年,大部分韩国的公子哥他都记得很清楚,就是怕一个不小心惹不惹不起的人。影视小说中的脑残少爷只会出现在影视小说中,在现实中哪怕只露了一点苗头也会被家族给拉回去好好教育,除非是那些暴发户。但现在哪还有什么真正的暴发户?世人所谓的暴发户也只是大家族给不好自己出面的事情找一个由头罢了,甚至出现在报道的暴发户新闻也只是后面的人对对手的试探而已。

    权南晓想了很久才想起林安然的身份,树艺人从天朝新聘任的社长,这个身份在他看来还是不够看。整了整衣襟,权南晓沉声道:“林社长是吧?林允儿xi是我们三星集团想要邀请的客人,如果你有什么事情请直接联系三星客服部,或者直接让贵公司的代表金钟道给你说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