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零章 纯白小野马

作品:《娱乐韩娱

    洪胜成很郁闷,他承诺以金泫雅为中心打造一支女团并不只是说说而已,现在他甚至已经把其他几位队员都选好了,为的就是和朴振荣一争高下,现在林安然一句让当事人来选择,这是要把他许久以来的努力完全化作泡影呀。

    形势比人强,在林安然似笑非笑的眼神中,洪胜成讪讪地说不出话来,只得在心中祈祷金泫雅不要因为攀上了林安然就选择离开,他知道,一旦金泫雅选择离开,那么失去一支女团的核心是次要的,因为上次酒会的事情被林安然处置才是最焦心的。

    “林社长,谢谢,泫雅能够遇到林社长,是她的福气。”金允贞认真地道谢,让洪胜成不自觉地缩了缩身子,想要降低存在感。

    “还是叫我安然吧。”林安然看了看时间,笑道,“走吧,估计泫雅在家里都等急了。”

    李思馨留在公司处理事情,林安然一行三人则往金允贞家赶去,金泫雅家不在首尔,但因为她的事情,现在她和她的父亲都住在金允贞的家里。

    路上洪胜成倒是一直和金允贞说着好话,但金允贞可还记得洪胜成差点把自家侄女推进火坑,如果不是因为自己没有能力、如果不是因为林安然没有开口,她肯定会报复洪胜成的,和解?这是个笑话。

    “姑姑,oppa,你们到啦。”

    金允贞刚刚打开房门,就看见了迎上前来的金泫雅。

    林安然双眼一亮,目光灼灼地望向金泫雅。

    初见时,金泫雅一身火红短裙、精致的妆容让她力十足,加上她面对坏人时,能够果断地出击,而不是像柔弱的女孩一般只知道哭闹,让林安然额外高看了她一眼,还有她面对林安然时大方的表情也在他的心中加上了一块砝码。

    而现在,金泫雅只是化着淡妆,一身纯白的及膝连衣裙,双手自然地垂在身侧,笑容轻柔,不再似几天前那个夜里仿佛火一般的女子,而更似一朵刚刚绽放的白莲,让人侧目。

    注意到林安然的眼神后,金泫雅眼中闪过莫名的光彩,略带抽泣地说道:“oppa?你不认识泫雅了吗?”

    林安然眉头轻挑,笑道:“是呀,我还是第一次看见泫雅这样漂亮,嗯,很漂亮。”

    “谢谢oppa。”金泫雅瞬间展颜,上前拉起林安然的胳膊走进了屋。

    金允贞看见自家侄女的动作,心中暗自叹息一声,却没有多说什么,她虽然告诫过金泫雅,但金泫雅的个性太好强,如果太过强硬很可能会适得其返,只希望她看到林安然的另一面时,能够明白自己的苦心。

    “进来吧。”面无表情地看了一眼洪胜成,金允贞也进了屋。

    “是,是。”洪胜成连连应道,此时他希望金泫雅选择留在他的cube公司的心情更加强烈,不止是因为之前的诸多准备,而是因为金泫雅和林安然之间表现出来的亲密关系,如果金泫雅选择离开,那洪胜成可以想到某些后果了。

    落座后,金泫雅一直拉着林安然说说笑笑,像是完全忘记了今天的事情。

    金允贞终于是看不下去了,轻咳两声,问道:“泫雅,你爸呢?今天不是来说你的事情的吗?”最主要的是,金允贞怕自己哥哥拿着架子不出来,会惹恼了林安然,虽然林安然一直很和气,但从洪胜成的事情来看,就知道那只是戴在外面的miàn ju而已。

    金泫雅笑道:“爸说今天有个同学聚会,就出去了。”

    “什么?那今天的事情怎么办?”金允贞惊讶地问道,不是已经松口了吗,怎么又像是不准的样子?

    以金泫雅现在的年龄,她签订合约如果没有父母的签字根本不具备法律效力。

    “爸爸说,只要我喜欢就好了,反正有姑姑和安然oppa看着,肯定不会出事的。”金泫雅笑着看向林安然。

    “哦,这还有我的事?”林安然很是好奇,他和金泫雅的父亲可没有什么交集,在他想来,这话很有可能是金泫雅自己加上去的。

    “嗯,爸爸说,oppa是很善良、很温柔的人,而且还救了我,肯定是好人。”金泫雅很是认真地说道,虽然她也不清楚自己父亲为什么会信任一个没有接触过的人,但她是真的没有说谎。

    “呵呵。”

    林安然和金泫雅几乎是贴着坐在沙发上,他能够从离自己不到三掌远的金泫雅眼中看到自己的倒影。

    看了一眼笑容勉强的金允贞和洪胜成,林安然没有在这个话题上太过纠结,“好吧,那泫雅,今天我们来,就是想问一下,你还想要回到舞台上吗?”

    说到正事,金泫雅脸色一正,仿佛誓言一般地说道:“当然,我一定要回到舞台上。”

    金泫雅还记得,当初作为wg的一员时大家共同的誓言,要一起站到韩国歌谣界的最顶端,而现在,其他人基本上已经实现了这个誓言,歌声甚至冲出了韩国,走向了亚洲、甚至欧美,她怎么会甘心?曾经怨过、恨过,但现在,她只是单纯地想要实现这个誓言。

    明明才十七岁,此时的金泫雅却让金允贞和洪胜成都有些侧目。

    林安然点了点头,这样的金泫雅才不枉他特意抽出时间过来,“泫雅,你在jyp的和约我已经帮你要回来了,你后面准备怎么办?”

    接过最近一直制约着自己的合约,金泫雅眼中闪过一丝痛恨,就是因为这东西,她差点被毁了,三两下将这份废弃的合约撕掉后,金泫雅转头看向洪胜成:“洪社长,我在jyp的制约已经没了,你有带新合约过来吗?”

    “有!有!”洪胜成没想到金泫雅会不计较之前的事,很是激动地拿出他和林安然分别准备的两份合约,刚想递给金泫雅时转头看向林安然,见他点头才松了口气,将合约送了过去。

    看到这两份合约,金泫雅也有些惊讶,但转念便想清楚了是怎么回事,犹豫了一下,最终选择了林安然准备的那份相对正常的合约。

    “泫雅!”金允贞叫道,她不知道自家侄女是出什么事,怎么不选择那份明显优渥很多的合约。

    金泫雅将选好的合约放在身边,笑道:“姑姑,我不需要优待,我相信我自己,能够凭借自身的实力获得更好的东西。只要给我机会,我就不会失败,只要给我时间,我就会像wg一样走到顶端!”

    金允贞苦笑着说不出话来,她的打算是准备请林安然帮金泫雅找一个更好的公司、更多的资源、更有实力的搭档,在cube那个刚组建的公司内会有什么有实力的队友?但这些事情只有后面私下里跟林安然提了,不然很可能打击到自己这个正意气风华的侄女。

    “很不错,泫雅,我发现我有些喜欢上你了。”林安然笑道,“不过,要实现这个目标,还需要做很多努力和准备,比如说身体。”

    “oppa,我现在身体很好了,不会再晕倒在舞台上了!”金泫雅嗔怪地白了一眼林安然,她满腹信心地说出这样一番话,怎么就得到这样一个评价呢。

    在场的几人都是大忙人,金泫雅的归属问题解决后,便都准备离开,合约留了下来准备等金泫雅的父亲回来签字,而洪胜成也为金泫雅在公司的地位做出了隐晦的保证。金泫雅并没有拒绝这些保证,她有信心,但不傻,要是再碰到上次酒会的事情,林安然可不一定会适时地出现。

    临离开时,金泫雅突然说道:“oppa,我有些话想跟你说,可以吗?”

    林安然笑道:“当然可以,怎么说,你现在也是我的mèi mèi了。”

    洪胜成尴尬地笑了笑,他知道林安然这句话多半是说给自己听的,但就算林安然不说这句话,他又敢继续在金泫雅身上动什么心思吗?或许有金泫雅在公司的一天,他以后的小心思和小动作要收敛很多。

    但也不算亏,有林安然这样一座大神在背后站着,或许比巴结那些什么二代更有效果。

    “公司还有事,我就先告辞了。”洪胜成可不想再留下来,最好以后都不要见到林安然了,因为金泫雅比林安然好忽悠,以后可以通过金泫雅达到自己的一些目的。

    金允贞想要说些什么,但看见金泫雅眼中的坚定,只得苦笑着离开了。

    “好啦,现在就剩我们两个人了,有什么事情可以说了吧?”林安然笑道。

    金泫雅摇了摇头,一本正经地说道:“这可是在门边呢,我要说的话很重要,十分重要,非常非常重要,所以不能在门边说。”

    “好吧。”林安然笑着和金泫雅回到客厅,“现在可以说了吧?”

    金泫雅将林安然按坐到沙发上,然后站到他面前,很是优雅地转了一个圈,纯白的裙角微微上扬,笑道:“oppa,我不要做你的mèi mèi,我要做你的女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