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八一零章 他不是机器

作品:《娱乐韩娱

    “oppa,不是像荷拉和可可说的那样……”韩胜妍羞涩而慌张的想要解释。

    林安然点点头,颇为失落的说道:“我明白了,原来胜妍你今天没有想我呀?”

    “不、不是的!我今天有想oppa,真的!”韩胜妍连忙说明自己的心意,可是看着林安然那戏谑的笑容,她哪里会不知道林安然是在打趣自己,顿时羞愤不已:“oppa,你太坏了!”

    “哈哈!”

    陪韩胜妍吃了一顿烛光晚餐之后,林安然便将韩胜妍送回了宿舍,他已经在准备给韩胜妍一个相当有意义的日子,当然不会提前对韩胜妍做什么过份的事情,为此他还好好安抚了一下韩胜妍,免得这丫头又胡思乱想,或许是因为曾经的经历太过辛苦的原因吧,韩胜妍的心实在是过于敏感了。

    “你都知道胜妍心思敏感,还一直把事情一拖再拖,就不怕她真的想歪了?”金泰熙将刚刚削好的苹果片放进林安然的嘴里。

    林安然嚼着苹果片,指挥朴信惠把刚刚摸上来的九万打出去,然后一张九万同时被李孝利和李思馨推了牌,于是,在朴信惠委屈的眼神里,林安然干笑着逃离了这个战场,等同样没有上桌的金泰熙走过来后就将她抱在了怀里,无视了打麻将的四个女人,抱着人形抱枕金泰熙坐在沙发上看刘在石的综艺节目。

    金泰熙扭了扭身子,找了一个舒服的位置时才安份下来,她可没有看综艺节目,也没有沉沦在林安然的温柔怀抱里,“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平时在家里不是不说其它人的事情吗,怎么今天你对胜妍的事情这么上心?”林安然无奈的说道。

    金泰熙瞄了一眼麻将桌上打得火热的四人,撇撇嘴说道:“毕竟也是新来的mèi mèi呀,我们都知道胜妍和朴初珑那丫头不同,她在你心里已经是不可能被放弃的了,但现在又一直拖着没有进展,我们总不可能看着胜妍受委屈吧?要是后面再闹出什么事情,胜妍委屈了,你肯定也会很忙的,那样的话还有时间陪我们吗?”

    “原来都是为了你自己呀?”林安然好笑的说道。

    金泰熙翻了个白眼,却异常的妩媚:“是呀,我就是这样一个自私的女人,行了吧?”

    “你呀,就像一个孩子。”林安然低头在金泰熙的额头留下一个浅浅的吻,心里想起当初和金泰熙在美国的相识、在韩国的再遇,一转眼已经四年多了,而金泰熙的性子却越来越像一个孩子,这或许应该是一件很值得庆幸的事情,也是一件或许是悲哀的事情。

    林安然紧紧了胳膊,将怀里的金泰熙抱得更紧了分。

    金泰熙抬头看了林安然一眼,没有再追问韩胜妍的事情,安静的靠在了他的怀里。

    麻将桌上,李孝利、韩佳人、李思馨和朴信惠虽然玩得热闹,却也没有忽视不远处沙发上的男女,见那边的气氛变得温馨而暧昧,现场的忙内朴信惠不由得羡慕的说道:“oppa对泰熙欧尼真好,虽然oppa和我在一起时也对我很好、很温柔,但总感觉比他和泰熙欧尼在一起的时候少了一点什么。”

    “信惠,你说这些话,不怕被我们误会是在挑拨吗?”李思馨笑着说道。

    朴信惠愣了愣,扭头看向李孝利和韩佳人,慌张的说道:“没有,欧尼你们别误会,我只是有些感慨自己而已,没有挑拨你们和oppa感情的意思,真的没有!”

    “好了,我们知道你的意思,不会误会你的,你只是说话直了些,不会有那些坏心思。”韩佳人安慰了朴信惠一句,看向对面偷笑的李思馨无奈的说道:“思馨,信惠性子直,你别总是吓唬她,我们家里是什么样的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要是吓出事情来,看他不好好‘惩罚’你!”

    韩佳人平时对所有人都很温柔,但在这个家里她的威信却仅在李孝利之下,而实际上的‘第二权力者’李思馨对韩佳人也很是尊敬和佩服的,也没再捉弄朴信惠。

    不过,朴信惠突然委屈的向韩佳人问道:“欧尼,你是在说我笨吗?”

    韩佳人:“……”

    李思馨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以前也没发现朴信惠这么萌呀,怎么最近这个mèi mèi越来越有往傻丫头的方向发展的趋势了?

    李孝利看不下去了,把李思馨不小心推出来的牌拿到手里胡了牌,不搭理李思馨的委屈目光直接准备开始下一轮:“信惠,安然平时虽然努力的想要对我们做到平衡,但他终究也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已,不是机器人,不可能完全平等的将他的心平分给我们,所以你也需要多体谅一下他。在面对为他付出过许多、牺牲过许多的女人,他的心终究是要多一些分量的。”

    “内,我知道了,欧尼。”朴信惠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李孝利笑着说道:“嗯,只要你不误会我是在故意说我们这些姐姐为他牺牲得更多、更值得他在意就好。”

    朴信惠连忙说道:“没有的,欧尼,我知道你想说的不是这个,欧尼其实是想说我们为oppa的付出都会得到回报,只要愿意为他付出,也会得到他更多的心……应该是这样吧?”

    “差不多是这个意思吧,好了,别说这么严肃的话题了,继续玩牌吧,今晚我的手气可不好,你们也不知道让让我!”李孝利轻笑着转移了话题。

    韩佳人疑惑的看了李孝利一眼,她不明白李孝利为什么要对朴信惠说这些,不过现在也不是合适的机会问这个问题,等有时间再问吧,现在……看着李思馨又一次扔出来的九万,韩佳人笑着把牌推了下去:“思馨,谢谢你啦!”

    李思馨:“……”

    牌局结束的时候,林安然已经抱着金泰熙回卧室了。

    收拾好牌桌子,朴信惠刚和三位姐姐道别准备回自己的卧室就被李思馨拉住了:“信惠,今晚我们一起睡吧,时间太早了,睡不着,我们聊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