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八二三章 胡思乱想的居丽和恩静

作品:《娱乐韩娱

    “oppa,要不我去把居丽欧尼叫回来吧?”朴智妍眨着大眼睛,嘴里说着要找李居丽回来的话,却丝毫没有起身的意思。

    在李居丽的事情上,全宝蓝跟朴智妍和含恩静都谈过,也达也了一致,不过这并不代表朴智妍就愿意牺牲自己的时间来成全李居丽,尤其是在李居丽和林安然之间的关系并不明朗、甚至林安然拒绝李居丽的可能性更高的前提下,就算会对李居丽的未来感到一丝担忧,但单独和林安然相处的时间真的很宝贵,她可不想浪费。

    林安然好笑的捏了捏朴智妍的俏脸,也没有拆穿这丫头的小心思,笑道:“不着急,还是先做我们的事情吧。”

    “内,不过oppa不要再捏人家的脸了,会捏胖的!”朴智妍笑嘻嘻的嗔了一句,伶俐的爬了起来,跑到一旁打开早就准备好的音乐,然后才注意到林安然身上只穿着一身休闲装,“oppa,你就穿着这样一身衣服,方便吗?”

    “oppa我可是万能的呀,有什么不方便的?”林安然huo dong了一下身体,相当自信。

    金泫雅狐疑的打量了林安然几眼,然后她就因为这个怀疑的眼神而被‘恼羞成怒’的林安然好好教训了一顿,好好的工作时间最后成为了林安然和朴智妍嬉戏游戏的时间,整个t-ara的练习室里都充斥着朴智妍的嘻笑声、讨饶声,气氛粉红而暧昧,而处于这种状态之下的两人似乎都忘记了时间。

    不知过了多久,t-ara的练习室门外已经站着了一个人,不是别人,正是被全宝蓝看着时间推过来叫朴智妍和林安然去吃饭的李居丽,只是听着练习室内的声音,李居丽却是怎么也没办法鼓起勇气敲门,最后一咬牙,双手捂着耳朵小跑着离开了,一直到回到全宝蓝、含恩静等队友们面前时才停下来。

    “怎么你一个人回来了?”

    全宝蓝疑惑的看向李居丽身后,没有林安然和朴智妍的身影,而且李居丽的表情也实在很让人怀疑呀,这脸红得跟什么似的,就好像经历了不可描述的事情一般,该不会是被林安然欺负了吧?全宝蓝撇撇嘴,虽然之前是用心想要促成林安然和李居丽之间的事情,但如今想到李居丽或许真的被林安然接纳了,心里也多少有些不自在。

    全宝蓝这是有些迷了,只是想着李居丽和林安然之间的可能,而没有注意到其它的事情:李居丽现在和林安然之间还没真正走到一起,林安然怎么可能‘欺负’李居丽呢?就算要‘欺负’,也不可能在朴智妍的面前‘欺负’吧?

    含恩静却要清醒不少,面色古怪的问道:“欧尼,是不是oppa和智妍在练习室做坏事了?”

    腾!

    李居丽的脸更红了,而一旁的朴素妍和朴孝敏也是忍不住拍了含恩静一下,作为成年人,就算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呀,哪里会不知道含恩静的话里是什么意思,只是这说得也太直白了(直白吗?),而且在练习室里做那什么是不是也太难让人接受了,一想到自己一行人平时练习用的房间现在被林安然和朴智妍当作战场……要不要申请换一个练习室?

    反应过来的全宝蓝眨了眨眼睛,也拍了含恩静一下。

    “欧尼,你拍我干嘛?”含恩静委屈的看着全宝蓝,朴素妍和朴孝敏拍她也就算了,情有可原,可全宝蓝与她是同样的身份呀,因为这句话而拍她是有些过份了,要拍也应该去拍朴智妍和林安然才对!

    “一天到晚胡思乱想的,不拍你拍谁?安然虽然花心,但还不至于乱来!”全宝蓝瞪了含恩静一眼,扭头向李居丽问道:“你看到了?”

    “没、没有!我只是在门口听到一些声音,所以就跑回来了。宝蓝你说得没错,我只是听到一些笑声和打闹声,没有那些古怪的声音,应该、应该没有在里边做什么坏事吧?”李居丽的脸依然很红,但却能够理性的分析了,只是越分析她的脸就越红,这是被自己羞的。

    含恩静吐了吐舌头,不好意思的低下了脑袋。

    朴素敏和朴素妍对视一眼,心里都松了口气:还好,不用纠结要不要换练习室了。

    只是静下心来时,女孩们心里似乎幻想起某个画面:男主角是林安然,而女主角……好吧,谁说yy这种东西只能是男人的专利了,女人yy起来也是很疯狂的!

    全宝蓝是真的无语了,只是普通的嬉笑声和打闹声都能把李居丽羞得跑回来,估计这位亲故也不是没有往那方面想,看来就算没能让李居丽和林安然走到一起也要为她找一个好的归宿才行,都二十多岁的人了,还是一朵小白花怎么行,不是容易被人骗吗?还有含恩静,话说得直白不是你的错,错的是你成天到晚都在想什么呀,不相信林安然的节操也就罢了,因为李居丽的一句是是而非的话就脑补到林安然和朴智妍在她们t-ara的练习室里办坏事,这也太过了一点,实际上,是你在期待什么吧?

    含恩静被全宝蓝的眼神盯得有些发毛,干笑了几声后请命道:“我去叫智妍和oppa吧,时间真的不早了,再不吃饭会饿的,智妍又是只小恐龙,她要是太饿了把oppa吃掉了怎么办?”

    小恐龙会吃人吗?

    全宝蓝翻了个白眼,她突然发现,自从和林安然在一起后含恩静的智商也有下降的趋势呀!

    含恩静可不知道自己被全宝蓝误会成智商下降了,在‘逃离’了全宝蓝之后,她小心翼翼的来到练习室门口,没有大大咧咧的推门进去,也没有像李居丽一样在门口徘徊半晌然后狼狈离开,而是悄悄的把耳朵贴在练习室的门上,想要偷偷听一下里边的声音,想要确认刚才的‘争论’到底是谁对谁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