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八三零章 探究

作品:《娱乐韩娱

    这次聚会的人并不多,除了闵先艺一家三口以及林安然和金泫雅之外,也就只有g曾经或者现在的成员朴誉恩、金婑斌、李宣美、安昭熙和禹惠林,无论曾经她们之间是否发生过不愉快的事情,至少此时围在小公主瑜恩身边的她们都是充满了母性的光芒。

    “抱歉,家里没有来得及准备洒水,果汁可以吗?”jas朴微笑着向林安然道歉。

    林安然笑道:“客随主便,我不是太挑剔的人。”

    jas朴心里松了口气,他还以为林安然今天过来会为曾经被g伤害过的金泫雅出气呢,现在看来是他想多了,不过看一看闵先艺那边,她似乎从来没有担心过金泫雅会来‘砸场子’,也的确是他自己想得有些多了。

    “jas,你是传教士吧,你的资料里应该是这样介绍的。”林安然端着jas朴送过来的果汁,目光从金泫雅身上收回,今天的这个聚会实在有些无趣,也就只能随意的和在场除他之外的唯一男性聊天了,只是他想要知道的东西却有些……过份。

    jas朴笑了笑,道:“我的身份的确是传教士,这个身份也的确很好用,不过,有时候这个身份也让我很苦恼呀。”

    传教士,一般是指西方国家里传播基督教的人,指的是坚定的信仰宗教、并且远行向不信仰宗教的人们传播宗教的修道者,这其中传教士最多、出名的传教士最多的宗教便是基督教,在基督教的信仰里,对婚前性行为的认知是一种罪,是不能出现的行为。

    仔细想想,在对外的资料里,闵先艺于今年1月26日和jas朴结婚,7月30日公开怀孕三月,10月16日就生下了一句健康女婴,这似乎没什么问题,但……六个月不到就生下来的女婴,这是不是有些过份了,就算是从结婚日算起,到10月16日也不过9个月不到的时间,勉强还能算是‘九月怀胎’,但六月怀胎……呵呵。

    若之前听到闵先艺的消息时还有些疑惑,那么现在听到jas朴说的话,林安然却可以确定了,传教士这个身份或许也仅仅是jas朴的一个身份吧。

    信仰?

    林安然好笑的摇摇头,心中对jas朴唯一的一份好奇也消失掉了。

    jas朴似乎并没有感觉到林安然的态度,眼中带着慈爱的目光盯着被女人们围在中心的女儿:“我这一生最大的幸福就是娶到了先艺、有了这样一个可爱的女儿,这次回韩国,也是想让她弥补一下曾经的遗憾,然后能够放心跟我一起去完成我们的事业。”

    说到这里,jas朴脸上闪过一丝痛苦的神色。

    林安然或许看到了,或许没看到,不过他却并没有追根究底,这一次陪金泫雅过来本就没想过做其它的事情,等她们聚完之后再把金泫雅带回家,这件事就到此为止了,最多再被李孝利、韩佳人等几个特别渴望要一个孩子的女人围着讨论一下女儿好还是儿子好,再开始造人,就没有其它的了。

    至于jas朴有什么委屈、有什么麻烦,那是别人家的事情,跟林安然可没有什么关系。

    与林安然这边不愠不火的谈话不同,女孩们这边可是相当的热闹,就算声音不是太大,可聊的内容却相当的有趣,比如婚后的感觉啦、生女儿痛不痛呀、结婚后会不会没有自由啦什么的,尤其是金泫雅,对闵先艺生女儿时的感觉相当的在意,也是这一大堆女孩中抱着小公主最不愿意松手的一个,到了最后,也终于是成功的吸引了大家的目光和注意力,原本应该是发主角的闵先艺也古怪的打量着金泫雅。

    “你、你们这么看着我干嘛?”金泫雅缩了缩脖子,下意识的兴起了手里的小女孩。

    被举起的瑜恩倒没有被当挡箭牌的自觉,反而是认为这是金泫雅在逗她玩,被举高高的她乐呵呵的笑个不停,肉乎乎的小手胡乱的挥舞,好像是在像对面的母亲打招呼。

    女儿如此高兴,可作为母亲的闵先艺却不乐意了,没好气的将女儿从金泫雅手里抢过来,哼道:“不许欺负我女儿!还有,你和林安然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不是他mèi mèi吗,什么时候变成他的女人了,你难道不知道他有很多女人吗?”

    “我知道啦,不过我就是喜欢……不,应该说是非他不可了。”金泫雅嘻嘻笑道。

    “你……”闵先艺瞪了这丫头一眼。

    一个小时前,闵先艺还因为这些年的生疏而像对客人一般对待金泫雅,但经过了一个小时的时间,她却像回到了当初g刚出道时的那段时间,也是重新将金泫雅当作了需要自己照顾和关心的mèi mèi,尤其是这丝关心里还带着不愿意说出口的愧疚,让她对金泫雅的事情更加的上心。

    或许,这也有一个初为人母的母性光环在里边吧。

    “你是非他不可,可他呢?我可不觉得他能给你一份完美的婚姻,甚至是放弃其它的女人也不可能!”闵先艺心里有些不愤,为金泫雅感到不值得。

    金泫雅心中一暖,目光投向林安然的方向,柔声道:“我没有奢望那么多,只要能够留在他身边就好了。”

    “是不是还要给他生个儿子呀?”闵先艺恨铁不成钢的说道。

    金泫雅吐了吐知道,嘻嘻笑道:“如果我给ppa生了个儿子,那就和瑜恩结个娃娃亲,怎么样?”

    “想得美!”闵先艺瞪了金泫雅一眼,便没有再提这个话题,直到聚会结束时,她才拉着金泫雅小声说道:“有什么事别一个人抗着,如果你愿意再相信我一次,欧尼还是你的欧尼。”

    金泫雅看着闵先艺许久,才露出灿烂的笑容:“内,我知道了,以后如果遇到什么问题肯定会来找欧尼的,到时欧尼可不要躲着我不见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