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八三七章 韩胜妍的退缩

作品:《娱乐韩娱

    一路将朴孝敏护送回t-ara的公寓之后,林安然才在朴孝敏的挥手道别中放心的离开,而他也一直没有发现朴孝敏的车里还坐着另外一个女人,也是之前他和朴孝敏闲聊中的女主角:李居丽。

    回到家里,本是热闹的场景早就只剩下电视机内无聊的广告声,林安然不用想就知道背对着门的沙发上肯定睡着一个女孩,换好鞋子、脱下外套,林安然走了过去,果然在沙发上看到了正不断打瞌睡、脑袋一点一点的……含恩静。

    平时的含恩静可是相当帅气的,这也是她在t-ara中的定位,同时也为她圈了不少的粉。

    或许是这种形象做得太久了,又或者这本就是含恩静的性格,就算是和林安然在一起之后,她在林安然面前也大多是这种性格,偶尔会在特殊的情况下害羞,但像现在这样可爱的动作倒还真的不多见,就算是打瞌睡时,也是相当有珍惜呀!

    林安然拿出手机拍了一段短shi pin,把眼前这珍惜的一幕保留下来,这才上前将女孩抱在怀里:“困了就去睡觉,不用等我回来的。”

    含恩静猛然惊醒,在听到熟悉的声音之后,紧绷的身体才缓缓放松,眯起眼睛在林安然的怀里蹭了蹭,却没有了一丁点的睡意:“这段时间要跑行程,过几天,等居丽欧尼的生日过后,又要为冬日版的《捉迷藏》做宣传,然后又要准备在中国的演唱会,我的时间可不多。如果是自己一个人也就罢了,可是今晚欧尼们让我陪oppa,我可不想把这些时间浪费掉。”

    率直的话语,让林安然很是心疼。

    虽然有t-ara行程太忙的原因,但他陪这些女孩的时间确实是太少了,作为一个男人,不能把责任推给女友不是?更何况今晚他出去之后又是‘玩’到这么晚才回家,看含恩静的样子,应该是已经等了很久了……为了表达自己的歉意,林安然对含恩静也更加的温柔,轻轻将含恩静抱了起来。

    身体突然腾空,像公主一样被林安然抱在怀里,含恩静的脸上泛起了红晕,双手环住了林安然的脖子,轻轻抬头,笑意盈盈的看着林安然,似乎怎么看也看不够一般,就这样任由林安然将自己抱进了卧室。

    ……

    十来天的时间过去,kara为了宣传第十一首日语单曲《法式热吻》的忙碌行程也渐渐开始缓和,《法式热吻》在ri běn的销量不错,但这却并没有为kara增添额外的繁忙行程,反而留给她们的休息时间也渐渐多了起来,这也跟ll对kara的定位有关。

    ri běn的市场虽然很不错、利益也很高,但因为林安然的原因,ll公司的艺人们的主要发展方向都会是中国,尤其是和林安然是‘一家人’的女团,更是如此,说不定哪天kara除了本土以外的主要市场就从ri běn变成韩国了呢?

    不过休息的时间多了,韩胜妍却似乎是在躲着林安然一般,不去主动找林安然,就算林安然想要带她回家也被她拒绝了,这事林安然没有什么特殊的表示,却是让kara内部的几个女孩担忧不已。

    “你该不会是得到他之后就觉得不合适、不喜欢他了吧?”朴奎利疑惑的盯着韩胜妍,想要从韩胜妍脸上看出一丝端倪。

    韩胜妍白了朴奎利一眼,趴在瑜伽毯上,也没做什么瑜伽动作,哼哼道:“你想得太远了,我可不会有那样的想法的,越是和他在一起,我就越是坚信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我……不会后悔的。”

    其实韩胜妍还有许多心理话想说,不过最后却是忍住了,或许是女人的本能吧,已经有了林安然女人这层身份的她并不想在其它女rén miàn前太过夸奖林安然的优秀,尤其是在曾经对林安然还有过想法的女rén miàn前,哪怕这个女人是自己的好姐妹也是一样。

    这样的想法和林安然家里的其它女人们有些出入,不过也很正常,毕竟韩胜妍才刚进这个家门没多久,甚至连最重要的‘仪式’都还没有举行。

    “这样我就放心了。之前我还在想,如果你突然去和他说你们不合适、要求分手的话,我们kara在ll肯定会被冷藏的,还想着要不要劝你忍辱负重、为队伍做出牺牲呢?”朴奎利笑着说道,或许是真的松了口气的原因,都能调侃了。

    什么叫忍辱负重呀?

    和他在一起可不是什么屈辱的事情!

    韩胜妍送给了朴奎利今天的第二个白眼,却也没有多说什么,在林安然的事情上保持沉默,是她现在最常有的态度。

    朴奎利也不介意,继续询问着心中的疑惑:“既然你没有后悔,那为什么这些天还躲着他?不怕他误会你的心思起了变化吗,要是真出现什么问题,那最后伤心的可是你自己呀?!”

    “我能怎么办?现在我在家里可是最特殊的那个,oppa他、他……”韩胜妍咬了咬牙,终究是没有将心中的话说出来,也不知道是不是太过害羞的原因,总不能和朴奎利说是因为林安然一直没有要她的身体,让她觉得在其它姐妹们面前矮上一等吧?

    尽管李孝利、韩佳人等人都没有因此而对韩胜妍有所看轻,甚至对她更加的好,而也是这份好,才让韩胜妍心中更加的忐忑,更加的不愿意去面对。

    至少,在把自己的所有都献给林安然之前,韩胜妍觉得自己应该和她们保持一点距离,或者说,她不想一次又一次的面对心中的怯弱和不安,就算李孝利给了她肯定的dá àn,但没有亲口听林安然说出来,她也依然有所担心,而这份担心却又根本没办法和林安然提。

    也就成了现在这副情景了。

    朴奎利无奈的叹了口气,知道韩胜妍不想和自己说真正的原因,也不再追根究底:“那你准备怎么办,一直拖下去吗,就不怕他心里真的有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