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八五四章 神秘女子

作品:《娱乐韩娱

    姐妹间的‘友好’谈话最终是以失败而告终。

    krystal被吵得烦了,直接跳上床,用被子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根本不听jessica说别的话,气得jessica把这个躲在被子里的mèi mèi翻来覆去的折腾了好半晌,结果嘛……呵呵,没有继承父亲体力传承的jessica气喘吁吁拍了krystal身上的被子一下,气冲冲的出了门。

    半晌之后,krystal掀开了被子,大大的呼吸了几口,哼哼道:“你才是无法无天呢,都快把我憋死了!”

    打败jessica大魔王后的krystal并没有太过得意的神情,反而是抱着手机发起了呆。

    出门后的jessica没有按照既定计划去医院里找权一宁,打了一个diàn huà说明自己暂时有事之后,便直奔林安然所在的地方而去。

    医院里,全身上下都打着石膏,只剩下一条手臂可以huo dong的权一宁吃力的将手机放下,眉宇间露出一丝忧色。

    这一次作为公司的排头兵来到韩国,权一宁所有的工作都做得很出色,也和娱乐圈内的大部分艺人都取得了友谊,并且和好几家经纪公司也初步建立了合作,就在他心里开始滋长起一丝野心,想要自立门户的时候,却被安允智给拖到角落里打了一顿。

    名义是因为他骚扰了loen的练习生,但真正的原因是这个吗?

    不过一个练习生而已,权一宁在娱乐圈这么久,别说练习生了,人气女星也玩过不少,也没见那些女星的经纪公司太过为难他,为的是什么,还不是因为有利益在里边,这一次他来韩国为公司发展的确是触犯了一些安家的利益,但这些野蛮人,也用不着直接动手吧?

    嘶!

    因为动作有些大扯动了身上的伤口,权一宁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气冷气。

    当然,明明和安家有了冲突还去招惹lone的练习生,甚至被打了之后还怪安家都是一群野蛮人,权一宁的脑子也是有些智商欠费了,不过现在也没关系了,他已经有了一个新的目标:少女时代的jessica。

    眼下权一宁在韩国娱乐圈的艺人眼中可是相当正面的形象,也没有什么花边新闻传出来,不是因为他来到韩国后转了性子,而是因为一直要为公司的发展工作没有时间,现在安家这群在他看来是野蛮人的家伙又这样野蛮的直接动手打人,更是让他头疼不已,但如果有人自己凑上来了呢?

    这几天来看望他的艺人很多,但都是表面上的礼貌而已,权一宁智商是有些欠费,但不是一直都犯傻,尤其是在工作上边特别的精明,不然也不会被公司总部派到韩国来发展,看得出那些艺人们对自己的态度如何。

    jessica其实也差不多,甚至对权一宁还有着更大的疏离,但问题是jessica需要他的帮助呀!

    权一宁咧嘴笑了笑,他最擅长对付的就是有求于人的漂亮女艺人了,而且这段时间他受伤了,没办法处理工作,正好对jessica下手,这个女孩不是想要有自己的时尚品牌嘛,那他就帮她弄一个就是了,到时……嘿嘿!

    嘭!

    房门突然被野蛮的推开,权一宁脸色一变,还以为安家那群野蛮人跑到医院来继续折磨他了,结果才发现进来的是一个戴墨镜的女人而不是一群彪形大汉,顿时松了一口气,随即又生气的质问道:“你是谁,进来都不知道敲门的吗,韩国人都这么没有礼貌?”

    女子愣了一下,取下墨镜,露出一张清秀的脸庞,用中文说道:“你知道我不会韩语的。”

    “是你?你来做什么?”权一宁脸色一僵,不太自然的问道。

    “我来接你回hk,韩国不安全了。”女子走上前,抚摸着权一宁的脸颊,眼中满是温柔。

    这样一副温馨有爱的画面,本应该是带着绯色的甜蜜,然而被抚摸的权一宁却是瞳孔一缩,声音僵硬的问道:“有什么不安全的,安家那群野蛮人还能直接把我杀了不成?我不回hk,我在这边还有工作没有完成!”

    “工作?你现在已经被解雇了,它们抛弃你了。”女子心疼的说道,手上的动作依然温柔,尖锐的指甲却在权一宁的额头上划出了一条浅浅的血痕。

    痛!

    钻心的痛!

    权一宁嘴角一抽,眼中闪过一丝恨意,却不敢对女子的动作有一丝的反驳,只是对她的话质疑不已:“不可能!ccp还需要我,我现在已经为他们在韩国打开局面了,他们怎么可以抛下我?!”

    “因为你招惹到了安家呀,那群胆小鬼只想着赚钱,可不想做别的什么。跟我回去吧,这儿不适合你,真的。”女子的声音越发温柔,手指划出的血痕却越来越长,直到一指长时她才停下,拿出手巾擦掉浸出的血迹,随后带着迷醉的神色看着权一宁额头上仿佛一字的血痕。

    这个疯子!

    权一宁紧紧咬着牙,脸上却不敢有任何的表情。

    “不愿意吗?是不是因为少女时代的jessica?你跟我回去,我帮你把她带过来好不好?”女子的声音中甚至带上了一丝祈求。

    “好!”权一宁咬着牙吐出了这样一个字。

    半个小时后,崔昌灿来到了这间病房,看到的只是空荡荡的病床,随后跟来的安允智看到也是这一幕,顿时眉头皱到了一起。

    “怎么回事,人呢?”

    “安少爷,权一宁十分钟前已经坐上飞往hk的飞机了。”崔昌灿沉声说道,这是刚刚得到的消息,要知道林安然让他送给权一宁的‘礼物’还只送出了半,只是让权一宁丢掉了他的工作,剩下的一大半还没有送出去呢,就这样回去复命似乎不太好。

    安允智一愣,冷声道:“没有我们的允许,他居然能够随意的离开?有人插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