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八六六章 脚上的药酒味

作品:《娱乐韩娱

    t-ara公寓内。

    李居丽坐在沙发上,满脸的不自然,而林安然则是将李居丽的腿放在自己的腿上,大手正不轻不重的搓揉着,不过他可不是不在占便宜,而是在敷药。或许是害羞了,又或许是有些痒,李居丽不安的缩了缩脚,似乎是想要逃跑。

    林安然稍稍用了力气按住这只调皮的小东西,道:“别乱动!”

    “哦!”李居丽低低应了一声,心里不满的哼了一句‘霸道的坏蛋’,脸上却已经布满了红晕。

    刚才在车内时,林安然已经和她说得清清楚楚了,这时李居丽才明白,原来林安然对自己的感情不是因为感动,而是真正对自己有心、真正喜欢自己,这样想一想也对,以林安然的性子是绝对不会为了感激而付出感情的,如果没有真正的感情在里边,他是不可能接受其它女人的,也包括自己。

    只是

    ‘我已经明白了自己的心,不是不喜欢你,而是已经习惯了你在存在,习惯了我的生活里有一个安静的女子在一旁默默的看着我,习惯了这个女孩经常出现在我的生活里,或调皮、或知性,就仿佛早就成为了一家人一般。我不会把你推开,更不会看着你变成别人的女人’

    仅仅是因为习惯就让自己纠结了好几年,这个坏蛋,是不是太过份了?

    李居丽的脸更红了,这不是气的,而是被自己的幼稚给羞的,当时在车上听完林安然这番不是表白的表白,她的心很乱,甚至很不愤,虽然觉得林安然其实也和自己一样对对方充满了爱意,可仅仅是因为自己成为了他生活中的习惯就让这段本可以早就坦明在一起的感情沉寂了这么久,甚至如果不是因为今天的意外还不可能让林安然看明白他的心,如果是这样的话自己是不是太悲剧了?

    而且在自己悲剧的同时,林安然却和那么多漂亮女人在享受着生活!

    尽管早就认可了林安然有这么多女人的事实,也已经确认了自己的心,可是一想到这些,李居丽当时就是相当的不开心,然后就拉开车门下车,她算是想明白了,既然已经确认林安然的心、知道他不会愿意放自己离开、想要和自己在一起,那就要让他付出一些‘代价’!

    林安然的坦白给了李居丽足够多的底气,也给了她不少的怨气,为了平复自己的怨气,她觉得应该让林安然主动来追自己一段时间才对,不应该一直再由自己主动,否则的话,她自己也就太没分量了!

    然后,想着事情的李居丽就在雪地里表演了一下二次元的平地摔,让追出来的林安然看得一愣一愣的。

    接着就是现在了,发现因为平地摔而扭伤了脚的李居丽被林安然用公主抱的方式抱回了t-ara的公寓,然后开始上药,一切都是这么顺其自然,就好像她们彼此之间本就是这样的亲昵一般,而之前李居丽心中所想的给林安然设置一些麻烦的心思也早就被她抛到了脑后。

    感受着林安然的温柔,感受着脚踝处那双大手的炙热,李居丽的心没有任何抵抗的沦陷了。

    不!

    应该说李居丽早就把自己的心交给了林安然,只是她自己和林安然都没有第一时间发觉而已,就连之前所想的为林安然设置一些麻烦的想法,也仅仅是撒娇的想法而已,不是拒绝,更不是想要借此提升自己的分量,只是女友向男友撒娇的想法,仅此而已。

    可是,这样是不是太简单了?

    李居丽悄悄揉了揉脸,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然后安静的看着林安然,看着林安然抚摸自己的脚,渐渐的痴了。

    幸好林安然并不知道李居丽的想法,否则肯定会吐血三升的,要知道他现在是在为李居丽治伤,而不是什么抚摸,说得跟占便宜似的,他林安然要占便宜还要用这样low的借口吗?直接就扔床上了好不好?!

    林安然终究是不会读心术的,不知道李居丽真实想法的他正认真的为李居丽治着伤,这样的扭伤说重不重,但说轻也不轻,如果处理不好的话,需要大半个月甚至更长的时间来恢复,而t-ara最近的演唱会就只有半个月不到的时间了,这一次演唱会也是t-ara进军中国市场的一个标志,就算林安然愿意,李居丽自己也是不会愿意因为自己而破坏ll这次的安排、影响t-ara在中国市场的布局的,所以,如何缩短李居丽的伤病期便成为了林安然此时的主要工作。

    好在林安然本就在这方面有许多的知识和经验,药酒也是特制的,对这种需要长时间慢慢调养的伤也有着相当好的疗效,再加上李居丽的乖巧,只要她遵循‘医嘱’,还是能够在演唱会之前彻底将伤养好、不留隐患。

    幸好受这个伤的不是朴智妍,不然以朴智妍那跳脱的性子,林安然很怀疑他需要时刻守在朴智妍身边才能达到完美的效果。

    心底腹诽了一下小恐龙之后,林安然也完成了自己的‘工作’,轻轻将李居丽的脚放到沙发上,不舍的看了一眼这精致的小脚,笑道:“都是药酒味,我去洗一下手。”

    “哦。”

    李居丽低头答道,小嘴却嘟了起来:药酒味?不是因为我脚上有异味吧?

    等林安然去洗手间之后,李居丽脸色变幻了许久,最终还是下定了决心,稍稍用力,整个人就仿佛从腰处折叠了一般,也是在瑜珈里能够看到的一个高难度动作。李居丽把鼻子凑到了刚刚被林安然‘抚摸’过的脚踝处,嗅了嗅,一股刺鼻的药酒味顿时充满了鼻腔。

    “咳!咳咳!”

    这都是什么呀?

    李居丽揉了揉鼻子,突然扭过头,看着洗手间门口一脸错愕的林安然,很是淡定的直起腰,道:“的确是药酒味,我要不要也洗一下?”

    哈?!

    看着李居丽那明明红了脸却还要强做镇定的表情,林安然第一次发现李居丽其实也是蛮可爱的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