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八六八章 胸变大了

作品:《娱乐韩娱

    ‘李居丽呀李居丽,你都在说些什么东西呀,就算是一个成年人,也不能什么东西都往外说呀,笨蛋!他不会误会我是那种随意的女人吧?要不要解释一下?’

    李居丽躲在被子里,心乱如麻。

    林安然此时却是乐开了花,要知道今晚的李居丽可是展现了好几种状态了:在车上时为了真正的爱情而不愿意妥协的真挚,就好像是为了寻觅一份真挚的感情而付出一切的至情之人,就差没达到看破红尘的程度了;而在表明了心意并知道了他的心意之后,李居丽却仿佛是变成了一个不经世事的小女孩,就好像是刚刚触碰到了爱情的触角,却小心翼翼的害怕受到伤害,却在羞涩的同时又充满了勇敢和真诚。

    嗯

    想到李居丽用‘亲戚来了’来解释不愿意让自己上床的一幕,林安然脸上的笑容更灿烂了。

    他今天可真没有直接拿下李居丽的想法,就像对自己的其它女人一样,林安然可不会给李居丽一个草率的chu yè,而是希望能够给她们留下足够的回忆和幸福,所以哪怕李居丽今晚一切正常,他也不会做什么出格的事情。

    “别捂着头睡觉,这样对身体不好。”林安然轻轻拉开被子,然后像照顾女儿一般帮李居丽把被子盖好,并细心叮嘱。

    “内,我又不是小孩子。”李居丽红着脸不敢看林安然,却还是忍不住小声反驳。

    林安然经历过许许多多的女人,见识过太多的美,而李居丽此时就给他一种惊艳的美感,这种御姐的强势与小女孩的羞涩的极致反差更是让林安然心中惊叹,不过想想也对,李居丽这样的‘百变’和t-ara的百变倒是蛮相符了,所以说,不愧是t-ara的夫人吗?

    坐在床头陪了李居丽一会儿,见李居丽开始打哈欠,林安然便准备起身离开。

    “等等!”李居丽突然拉住林安然,泛着红晕的小脸故作淡然的说道:“时间也不早了,外边还在下雪,也不好开车,要不你就住在这里吧,明天再回去。不过你不许有什么坏心思,毕竟、毕竟”

    李居丽还是破功了,她在林安然面前的抵抗力实在是在差了。

    林安然好笑的看着李居丽,犹豫了一下,便把某些人和事给抛到了脑后,脱掉外套和鞋子便上了床,轻轻的将李居丽给拥进了怀里。

    “不许乱动呀,反正我今天亲戚来了,要是乱来的话,吃苦的还是你。”李居丽把头埋在林安然的胸前,声音有些颤抖。

    只能说李居丽还是太纯洁了,要知道男女这事可不仅仅是咳咳,不能说太多,会遭‘天谴’的。

    林安然心中把某些有爱的画面过了一遍,无声的笑了笑,当然,他现在还不会教李居丽这些,免得把这个女人吓到了,不过按照生理年龄来算,李居丽的确是成年了,可是如果是按照心理年龄来算的话,林安然觉得这还只是一个女孩而已。

    “时间不早了,睡吧。”林安然轻轻拍了拍李居丽的背。

    “内。”

    李居丽闷声答道,或许是林安然的怀抱给了她太多的安全感,又或许是今天她的确消耗了太多的精神和体力,不一会儿的功夫,她就安稳的睡了过去,林安然低下头,低着窗外微弱的光芒看着怀中这个女孩娇俏的面容、看着她脸上那幸福和安心的笑容,心中也很是满足。

    最后看了一眼窗外,雪花依然在飘,甚至比刚才还要更大了。

    楼下不远下,崔昌灿一脸凝重的拦住了白天见过的郭暖,心中满是警惕,他不是没有见过比郭暖更强的人,比如他曾经的教官林子涛,比如林家大xiǎo jiě身边那个保镖林汉和不知名的女人,又比如他要保护的林安然,都远比郭暖要强,可他们都是自己人,而且出手都是很光明正大的那种,不像面前的郭暖,一副小女孩模样,却像是刺客一样,一不小心就会暴发出致命的伤害。

    若仅是这样也就罢了,问题是崔昌灿知道郭暖是林安然的故人,他有许多手段都不能用出来,这也太让人憋屈了。

    相比起崔昌灿的谨慎和郁闷,郭暖就要轻松许多,至少表面看上去是这样的:“喂!大个子!我是安然哥哥的好朋友,现在不过是要过去拜访一下他,你就拦着我,信不信我找安然哥哥告状,让他把你炒掉?!!!”

    “少爷现在已经睡觉了,郭xiǎo jiě如果想要拜访,明天请早。”崔昌灿平静的回答道。

    “我这暴脾气!”

    郭暖恼了,小手一挥,一把银色的小刀就出现在了手里。

    崔昌灿心中一阵警鸣,轻轻后退了一步,做好防御后沉声道:“少爷有过交待,如果郭xiǎo jiě有什么不好的举动,那么今天那把‘玩具shou qiāng’就不用还给郭xiǎo jiě了。”

    正准备好好教训一下崔昌灿的郭暖动作一顿,如同小女孩一般跺了跺脚,恼道:“这个混蛋是故意的吧?算了算了,不就是等一晚上嘛,等就是了,还有大个子,要是你敢把我的‘玩具shou qiāng’弄丢了,你就自己去找个坑把自己埋了吧,哼!”

    郭暖气呼呼的消失在了夜色里。

    崔昌灿松了口气,只是他不太明白为什么看上去天不怕地不怕的郭暖会因为那把银色shou qiāng而投鼠忌器,就算这把银色shou qiāng是特制的,但无论是工艺还是技术都不是太尖端,以他所调查到的郭暖的身份根本不需要在意这样一把银色特制shou qiāng的,难道是有什么特殊的含义?

    算了,不想了!

    崔昌灿拍掉身上的雪花,看了一眼t-ara公寓的方向,隐藏到了黑暗里。

    这一夜很快就过去,李居丽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感受着温暖的怀抱,想到昨晚发生的一切,不由自主的笑了起来,然后轻轻的蹭了蹭这个怀抱,想要更清晰的感觉这个怀抱的真实,只是,好像有什么不对,他的胸怎么变得这么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