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他是塞钱进的剧组吧

作品:《娱乐韩娱

    林安然抱着林允儿傻站在这儿,就是想体验一下英雄救美这个从未有过的经历,但权南晓这个反派实在是太不给力了。虽然夹枪带棒地说出了一番还算有水准的话,但作为狗血剧的反派你就不能有点反派的气质吗?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在公司谈判呢。

    林安然可记得小说中的情形,这个时候作为反派不是应该嚣张地走上来指着自己的鼻子,说他是哪个大家族同街的邻居的远房亲戚、一副天下地上唯我独尊的模样吗?

    果然没有编剧就是不行呀,这种台词实在抓不住观众的爽点,难怪现在的狗血剧都被伦理剧取代了,就是因为没了编剧所以没了暴点,也就没了收视率,也让林安然没有了展现一下演技的兴趣。

    这下权南晓是真的脸黑了,林安然一脸失望摇头的模样让他觉得自己像个小丑,当下便沉声道:“林社长,不要给自己惹麻烦,这儿是韩国,不是天朝。”

    林安然眼中只有四种人,而这四种人在他心中的地位从重到轻排下来是这样的:认可的亲人,普通人,和林家同等高度的人,最后就是在普通人以上、林家以下的所谓权贵。

    权南晓就是他眼中的第四种人,不需要像第一种人那样交心,也不需要像第三种人那样算计,更不需要像第二种人那样平等相交,只是可以无视对待的背景。而权南晓的表现将林安然因为这出狗血剧而升起的一丝兴趣也掐灭了,所以林安然只是轻声安慰了一下怀中的女孩,然后将她送上了保姆车休息。

    本来林安然还准备好好安慰一下自家店员小水晶的好姐妹,但看见林允儿一脸羞涩、扭捏不安的模样,他只能感叹这个女孩的大心脏了,难道不知道刚刚她差点被人给那啥了吗?原本只是因为郑秀晶的拜托和前世残留的一些记忆才来看一下的林安然突然对林允儿来了点兴趣。

    林安然这一世经历的女人有的温柔贤淑、有的古灵精怪、有的妩媚妖娆,但却没有一个像眼前的林允儿一般脱线的……好吧,林安然承认脱线这种性格的女人也不会被那群人安排来接近自己。所以,林安然感觉这样的女孩还是蛮新鲜的。

    林允儿好一会儿才平静下来,原本想要说些什么来挽回自己的形象,但一抬头看见林安然那满是有趣的目光,顿时什么话都缩了回去,跟着缩回去的还有她的小脑袋。

    完了,完了,这是被更大的看中了吗?连三星都要巴结的人她怎么反抗呀?难道只能从了?

    林允儿不着边际地想着,但却意外地并没有多少反感。她现在虽然脑子乱,但也能够看清楚林安然的眼神中并没有那种恶心的目光,更多的是一种看着有趣小动物的感觉……这种目光让她很是不忿,加上几天前自曝自弃的想法,顿时脑子中就歪楼了。

    这时郑秀晶笑嬉嬉的小脸突然蹦进林允儿脑中,顿时让她呆住:自己不会真的要跟小伙伴抢男人吧?

    林安然虽然这一世经历了很多,但最大程度也就感觉一下身边人对自己是好感还是恶意,还没到学会读心术这项高级技能的等级。所以对林允儿的头脑风暴,林安然并不知晓,他此时只想着郑秀晶之前的话,或许真的可以拉林允儿去拍下影视剧,看看这个女孩有没有更可乐的表现。

    林安然并不担心影视剧的制作,只要他想要,三大电视台都会赶着躺上来合作,剧本嘛……得让承权叔、不,让李思馨去跟韩国有名的编剧们聊聊了,当然得很友好地去,他们都是普通人,得有对待普通人的方法,不能像对第四类一般粗暴。而这份工作也算是给李思馨在树艺人工作的第一个正式任务,也是树艺人从单纯的培养演艺人向影视剧制作进军的标志。

    保姆车内一副郎有情、妾有意的和谐情景让车外的权南晓气得脑袋都快冒烟了,他在三星这么多年,什么时候被李家以外的人如此对待过?

    脑袋上火的权南晓正准备抛掉什么一直维持的所谓气质狠狠教训一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轻人,但一辆疾驰而来的面包车让他直接吓得面色发白,双腿打颤。权南晓此时吓得动不了,但脑子却转得特别灵活:不会是这个林安然雇人想要把自己撞死吧?

    周围的工作人员也都发出一连串的惊呼声,剧组终于要有劲暴的新闻了吗?

    “吱”

    qi chē急刹时轮胎摩地产生的一串刺耳的声音让在场所有人的隔膜都受到了考验,而停下的面包车前沿离傻站在原地的权南晓仅仅只有十多公分的距离。

    林安然放下捂在林允儿耳朵上的手后,不去看脸颊飞红的女孩而将目光tou zhu到了车外权南晓的身上,貌似这出剧又有了新的发展呢,值得好好观察一下。林允儿偷瞄到林安然的注意力已经没有在她的身上,便大胆地打量起了这个男人近乎完美的侧脸,一会儿傻笑、一会儿咬牙、一会儿愁眉苦脸,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权南晓此时倒没心思再去管什么林允儿、林安然,感觉从死亡线上走过一圈的他悄悄低头,发现裤子上没有明显的印记好也松了口气。他很庆幸今天多穿了一条裤子出来,不然他堂堂三星人事部部长的形象就全毁了。

    “车上是谁?给我滚下来!”

    权南晓怒气冲冲地冲看着面包车驾驶位上的年轻司机,他可不认为这会是什么惹不起的人,那群公子哥可不敢这么明目张胆地来电视剧片场这种地方找女人、给家族抹黑,而且也不会开着一辆面包车。

    然而当面包车后座走下一个教训了他一年的女人时,权南晓脸上的怒气瞬间消失无踪,并带上了带有一丝谄媚的笑容,当然有心人还是能够看到他脸上闪过的惊讶,“李部……李xiǎo jiě,您怎么会来这里?”

    权南晓顺口就想叫出部长这个名词,但想到李思馨已经离职,只得急忙改口。虽然在他眼中,李思馨被作为货物送了出去,但这却更让他敬畏。如果他真的在这儿被李思馨撞进首尔的某座公墓中,哪怕她只用三星李在镕的关系,最多也就给权家的另外一个继承人提一下职务而已,何况她现在跟着三星都需要巴结的人物。没准那位大人物一句话下来就让权家直接消失了。

    “权部长,恭喜你升职。对了,你现在可以叫我李mi shu。”李思馨留下这样一句话后,便没了跟权南晓多话的意思。

    面包车上另外走下来几个人并拿着大小不一的礼品盒,而开车的年轻司机嘲弄地看了一眼权南晓后便带着几个人站在原地,等着李思馨的吩咐。

    权南晓终于想起了这个年轻司机是谁了,金明赫,和自家不对付的金家长孙,刚刚从英国留学回来,在李在镕的一次聚会上见过一面……一瞬间,权南晓突然明白了许多东西。

    “社长,礼物都带来了。”李思馨此时化身完美mi shu,即不干涉社长的决定,也不因为社长身边出现的漂亮女人而有多余的表情,只是认真地执行着社长的命令。

    林安然点了点头,既然这出剧已经结束了,那他也没有理由多浪费时间,“允儿,带我去拜访一下剧组吧,我来探班可是带了不少礼物。”

    “啊?哦,好……好的,安然oppa。”惊醒的林允儿慌里慌张的一句话说完,顿时脸色一变,小心翼翼地看着林安然,生怕林安然因为她这个装熟的称呼而发火。她可在电视剧中看到过这些权势公子都脾气相当不好,说错一句话就很可能招到严厉的抱复,而她这才仅仅是第二次见到林安然,林安然还只是因为小伙伴郑秀晶才来看的自己。

    林允儿小心翼翼的神情让林安然一阵不适应,这可不是他印象中的林小鹿。不过这丫头今天受到太多刺激有这样的表现也可以理解。

    “走吧。”林安然牵起林允儿的手走出了保姆车,这时跟着林允儿过来剧组的经济人和助理才赶了过来,却被李思馨带来的人拦在了一边,只能或焦急或后悔地看着林安然。

    林允儿也看到了这群以往很信任的人,但她最终用力地回握了一下林安然的手,没有再向这群人身上多看上一眼。

    李思馨跟在林安然和林允儿的身后,面带可惜地看了一眼一旁不发一言的权南晓。这个中年人能力是有的,不然也不会在她手下待上一年,并且还在她离开后接任了部长职务,只可惜运气有些差,而且脑筋也有些僵化了。

    待到林安然走过的时候,权南晓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下,突然双腿一屈,直接向林安然跪了下来:“林社长,对不起,请您原谅我。”

    林允儿愕然地看着权南晓,这个差点逼得她退出娱乐圈的混蛋现在居然这样可怜地朝着身边的男人下跪乞求。她突然对林安然所拥有的权势有了一个较为直观的了解,而不是只是从郑秀晶那儿听来的东西。

    看着这个牵着自己的手、刚刚还温柔地帮她捂住耳朵的男人,林允儿突然感觉到了两人之间那股看不见的鸿沟……

    然而林安然此时却只想吐槽,这个反派是塞钱进的剧组吧?简直把反派的尊严都丢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