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八八九章 一直在作死的sunny

作品:《娱乐韩娱

    管他什么道具不道具的!

    林安然是想开了,只要自己的女人们能开心,那就什么都好,不过也不能闹得太过了,趴在自己身上的两个‘忙内’还好,只是在看戏,还算比较稳妥的,但另外一边的sunny却被‘教育’得连连求饶,作为哥哥,林安然也不得不出声道:“别玩了,这儿还是在休息室内,我们要回去了。”

    “oppa,你不是会在心疼吧?”tiffany眨着美丽的大眼睛,满脸都是好奇的神色。

    作为萌帕尼,就算刚刚被sunny用地图炮攻击了一下,她也没有直接上去‘教育’sunny,不仅仅是因为她不太适合直接动手,更是因为sunny身边被金泰妍、jessica和yuri挤满了……咳咳,她就只能在旁边看准机会挠一下痒痒,现在听到林安然的话,正好一时间回应,顺便挖了一个坑。

    正在动手的金泰妍、jessica和yuri也停了下来,目光闪烁的望着林安然。

    被围在中间、衣衫不整的sunny却是委屈的叫道:“oppa,还是你对我好,你看嫂子们,太欺负人了!”

    “咳咳,那什么,我是说就算要欺负sunny也最好回去后再欺负,在这里要是被别人看到不好。”林安然躲开sunny的视线,不好意思的说道。

    “呀!oppa!你太过份了!”sunny顿时悲呼出声。

    其它几个女孩则是露出了满意的笑容,而那不怀好意的眼神更是吓得sunny都快不敢回宿舍了,而这一切,都要怪……林安然,反正sunny是把林安然给‘恨’上了,估计找到机会就不会放过这个一点都不怜惜mèi mèi的混蛋的,但今天显然是没有机会了。

    林安然无奈的叹息一声:sunny呀,不要怪我,要是我为你求情的话,你会更惨的。

    不是林安然脑子抽了,而是他很了解在场的这些女孩,tiffany刚才的那句话听上去没什么意思,但也要看实际情况,刚才的情况就是sunny一句话就攻击了所有和林安然有关系的女孩,这种犯众怒的事情,如果林安然敢为sunny求情,那么受苦的就绝对不止sunny一个人了。

    别看林安然是一家之主,在非原则性的问题上,他对上自己的女人时却是经常会处于弱势的地位,这是一种宠溺,也是一种无奈。

    更何况sunny所受的苦也不过是被捉弄一番而已,不会有其它大的问题,想来sunny应该会理解自己的吧?

    林安然如此想着,然后看向sunny的眼神就坦然了,弄得sunny一愣一愣的,而趴在林安然肩头的林允儿和krystal则是已经笑得肚子都疼了,要知道刚才林安然的一番心理huo dong可是有不少都被他嘀咕了出来呀,而她们又是趴在林安然的身上,可是把所有的话都听进了耳朵里,能不开心吗?

    没想到oppa还有搞笑的天赋!

    这是林允儿和krystal此时心里同时浮现出的想法。

    闹腾了一阵后,也该离开这儿了。

    因为这一番折腾,这个场地里除了少女时代、krystal以及林安然之外的艺人早就已经离开了,只剩下收尾的工作人员们在忙碌,一行人很顺利的走了出来,这个时候,演唱会外的粉丝们也都走得一个不剩,估计是都以为偶像们已经离开了吧,这倒是给林安然一行人了不少的方便。

    “oppa,你的酒店还是和我们定在一起的吗?”

    由皇英集团方ti gong的加大号保姆车上,少女时代九个女孩加上林安然和krsytal都坐在里边也不算太拥挤,而靠在林安然身边的自然是‘忙内’林允儿和krystal,相比起其它女孩,她们更加愿意在人前表露自己的情感,要不是不想和其它的姐姐闹出不必要的矛盾,她们甚至都想公开和林安然的恋人关系了,现在虽然没办法这样做,但在知情的姐妹们面前放开一点却是完全可行的。

    听到林允儿的这个问题,金泰妍等人眼前一亮,随即脸上泛起淡淡的红晕,而sunny再次发挥了不作死就不会死的精神,嘻嘻笑道:“允儿,你该不会是想着晚上去夜袭oppa吧?要是这样的话,我会支持你的,不过要小心,小心别撞车了哟。”

    如此的调侃,顿时让金泰妍、jessica等人怒目而视,sunny却是高傲的仰起了脑袋,一副‘有本事你们就来欺负我呀’的架势,这丫头现在也是有恃无恐,毕竟这是在保姆车上,不可能真的闹腾起来,而且她怀里还有一个人质——徐贤。

    她算是想明白了,刚才在休息室被欺负,不是因为她说错了话,而是因为她没有把握好徐贤这张护身符,只要有了徐贤在身边,就算回了酒店,她也不怕面前这些多少被传染了妹控属性的女孩们对自己怎么样,除非她们能连徐贤一起捉弄。

    对sunny如此‘无耻’的行径,jessica恨得牙痒痒的:“sunny,回去后记得一直和小贤在一起,不然的话……哼!”

    sunny打了个哆嗦,然后把徐贤抱得更紧了。

    徐贤欲哭无泪,她不想掺合到姐姐们的争斗中去,可是万事不由人,这下她不但没有机会调解将会有争斗的姐姐们,反而是被其中一方当作了护身符,这种感觉,好像一句网络用语:宝宝好委屈。

    “咳咳,那个,先听我说一下吧。”林安然看不下去了,尤其是徐贤,当初徐贤还当过他的学生呢,尽管他没有尽到几天做老师的责任,但如今看到徐贤被欺负,他觉得自己还是说两句话比较好,也不算是辜负了徐贤以前叫自己的那几声‘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