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八九七章 同性才是真爱

作品:《娱乐韩娱

    宴会还在继续,郑婉也与三位伯伯聊得相当和谐,虽然只是一些家长里短,但也足够说明彼此的态度,毕竟要真谈什么事情,也不会拿到这里来谈,更何况,以hk四大家家主的身份,也不会应该来参加一个普通的宴会,如果不是今晚的宴会是郑婉真正确认郑氏一家之主地位的宴会,他们三位老人也不会出场。

    “今天就先到这里吧,人老人,精力也跟不上了。郑家丫头,这是我送给你的礼物。”双李中的一位招招手,一个帅气的青年便拿着一个盒子走了过来,这也是曾经将要和郑婉联姻的人,算是年轻一代的青年才俊,无论是能力还是心性,都是这一代中拔尖的,然而此刻托着礼物的他却根本没有看一眼郑婉,仿佛是不屑一顾。

    郭暖撇了撇嘴,心里暗道:全都是喜欢装模做样的人,明明就是吃了亏、害怕,却一副我是男神我高冷的模样,也不怕再被教训,哼!

    老人也有些失望的看了青年一眼,随手便打发他离开,青年点点头,平静的离开,但在坐的几人都是人精,哪里看不出青年实际上是松了一口气,还有一种逃跑的味道在里边。

    “郑家丫头,我这个孩子可是被你毁了呀。”老李叹了口气,将盒子推给了郑婉。

    “李伯伯说笑了,世兄人中之龙,是婉儿没有福分,更谈不上什么毁不毁的。”郑婉打开盒子,里面是一条水蓝色的钻石项链,这是当初她的父亲和李家商量联姻时提前给出的嫁妆,说来也可笑,明明是嫁女,却先将嫁妆交给了夫方。

    现场的气氛突然有一些凝固。

    “咳咳,我的礼物可比老李你的要好呀,你呀,还是这么吝啬。”郭家家主干咳了一声,连忙招呼人将自己的礼物送了上来,的确要比这条钻石项链贵重,也没有那丝似乎是嘲讽、似乎是挑衅、又似乎是寻求和解的意义在里边,倒算得上是一件中规中矩的礼物。

    “郭伯伯的礼物,婉儿很喜欢,不过婉儿还有一个不情之请。”郑婉柔柔的看了一眼身旁的郭暧,这眼中似乎带着莫名的深情,吓得郭暧差点从座位上跳了起来,也让对面的三位老人微微皱起了眉头,尤其是郭暖的父亲,脸都黑了下来,“如果可以的话,我想要郭伯伯最新得到的那辆跑车,可以吗?”

    郭家家主黑着脸,看的不是郑婉,而是郭暖。

    郭暖的心里已经是泪流满面:姐姐,不带你这样玩的呀!

    三位老人离开了,留下了给郑婉的三份礼物,以及郭暖,郭家留下的礼物依然不是郑婉想要的那辆跑车,虽然作为上了年纪的老人,郭家家主不太适合开跑车,可这辆跑车所代表的意义并不是单纯的驾驶,而是一份合作意向,一份与林家合作的意向。

    “郑姐姐,你可是害死我了,我这下可怎么回家呀?”郭暖满脸幽怨的看着郑婉,她虽然对郭家没什么好感、对自家那个父亲也没什么好感,但却从来没有想过背叛、更没想过投向郑家。

    郑婉低头将水蓝色的钻石项链取出、放在手心,目光中闪过一丝迷离的色彩,随即又恢复了清明:“暧暧,我听说一句话,觉得很有道理,你想听听吗?”

    “什么话?”郭暖警惕的问道。

    郑婉抿嘴一笑,眼中闪过一抹戏谑的笑意:“同性才是真爱,异性只为繁衍后代。”

    “郑姐姐真会开玩笑。”郭暖面色一僵,手指不住的摩挲着,思考现在从怀里抽出枪干掉面前这个女人的可能性到底有多高。

    “嗯,的确是开玩笑。”郑婉目光扫过郭暖的腰间,“好了,宴会也该开始了。”

    有的人,天生就长袖善舞,尤其是长成了一副让人充满保护欲的漂亮面孔时,这份能力就像是被放大镜放大了一般,郑婉游走在人群中间,除了郑家的高层看她的目光带着丝丝恐惧之外,其它三家以及所谓的名流、政府高层都对她充满了好感、甚至是恶心的占有欲,而每每有人流露出这种的时候,宴会里的郑家人以及跟在郑婉身后的郭暖都会投去同情的目光:又一个可怜的孩子。

    未来的hk,不会安静了呀。

    宴会在悠扬的音乐声中渐渐落下了帷幕,郑婉带着郭暖,在众人的目视之下离开了会场,却没有立刻离开,而是来到了旁边的休息室,休息室内只有两个人,一个是坐在轮椅上、打着石膏的权一宁,还有一个是一位漂亮的女子,正在照顾着权一宁,如果有人在这里,肯定会认出这个女子的身份——双人女团t的成员之一,也是权一宁已经公开的女友。

    女子看到郑婉和郭暖进来,缩了缩身子,显得有些害怕,但此时已经没有人在意她了。

    “郑xiǎo jiě,jessica呢,你不是说她今天会出现在宴会的吗,我怎么没有看到她?”权一宁压抑着胸中的怒气,甚至忘记了曾经对郑婉的恐惧,今天他可是受到了相当大的侮辱——自认为的,明明是有郑婉的邀请函,却因为形象问题而被拒绝进入会场,只能通过‘女友’来知晓会场内的情况,而郑婉答应的事情却也没有实现,再加上身理上的创作,颇有些不顾一切的姿态。

    郭暖轻哼一声,道:“权一宁,你这是在质问郑姐姐吗?”

    “我”权一宁一窒,瞬间就萎了,所谓匹夫之勇,在真正的强势面前,也只是一戳就破的气球而已。

    “切!”郭暖鄙夷不已,都懒得再看权一宁一眼,这个没一点自知之明的玩具,都不知道自己最后的利用价值都快要用完了,还在这里大呼小叫,真是不知所畏。

    郑婉轻轻拍了拍郭暖的手,最后看了一眼权一宁,便带着郭暖转身离开,这也算是她对这个玩具的最后一次缅怀吧,可惜了,还有些浪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