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九零二章 脸面

作品:《娱乐韩娱

    轻轻将身上的女孩放下,再把枕头放到jessica怀里让这个女孩抱着,林安然这才松了口气,要知道,看着冰山女王闭着眼睛在床上双手挥舞的动作也是压力颇大的,真不知道她平时一个人的时候怎么睡的,想来也是要有一个抱枕在怀里才能睡着吧?

    仔细想想,好像小水晶那里就有一个自己的等身抱枕。

    也不对,那是三四年前的事情了,估计那个等身抱枕该报废了才对,但现在做林安然等身抱枕给安心的厂家还是有的,估计咳咳,作为让冰山女王养成这个坏习惯的罪魁祸首,林安然没有丝毫的心理负担,反倒是觉得有一些自得。

    昨晚的大战实在太过激烈,有林安然的主动的原因在里边,也有女王大人被激起的不服输的性格,后来还有点想要‘反客为主’,所以,没有到中午时分,估计冰山女王是不会苏醒的了。

    要不是今天还有事情要做,林安然还是很乐意当人体抱枕的,但现在嘛。

    打diàn huà叫了一份早餐,没多时,酒店便将早餐送了过来,只是让林安然意外的是,推着早餐进来的不是崔昌灿,而是郑婉。

    “要是让外边的人知道郑家大xiǎo jiě当fu wu生给我送早餐,我的日子估计不会太好过呀。”林安然笑着说道,却丝毫没有害怕的意思,反而是相当大老爷的享受着郑婉的服侍。

    郑婉将早餐摆好,明明是服侍人的动作,却给人一种贵气的感觉,这样的强烈反差,在hk估计也只有郑婉能够表现得出来了,就算是和她并称双娇的郭暖也没办法,因为郭暖太直率了,“能够服侍林哥哥是婉儿的福份,其它人怎么想,婉儿并不在意。”

    林安然点点头,也没再多说什么。

    一时间,房间里便只剩下林安然吃早餐的声音,颇有一种食不言的味道在里边。

    没多久,林安然便将这简约的早餐解掉是了,郑婉又要收拾桌子,这下林安然却是直接拦下了她,让这个女孩服侍自己吃早餐已经有些过了,要是再让她收拾餐桌,他自己的心里也会过意不去。

    刚才他说的话并非是客气,要知道郑婉现在的身份不同,不仅仅是郑家的大xiǎo jiě,还是郑家的掌舵人,在这个位置,她的一举一动都代表着郑家的脸面,要是她服侍林安然吃早餐的事情传了出去,不说别的,郑家的人就不会让林安然好过,哪怕这些举动会惹怒郑婉也是一样,因为这是一家人的脸面,不可轻侮。

    林安然不怕麻烦,但却不想无缘无故的惹上麻烦。

    林安然之前没有阻止郑婉,是想要看一看郑婉的诚意,倒没有真正想要贬低、甚至是侮辱郑家的颜面,可是,看着郑婉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他才有些懊恼,他都忘记郑婉的脑神经回路经常都和正常人不一样了,居然想着用这样的方式来试探郑婉的器量不过也不亏,被一个长得漂亮、又有身体的女孩服侍,还是一件蛮有感觉的事情。

    “你的手机呢?”林安然坐在沙发上,伸出手。

    郑婉疑惑的看了林安然一眼,指了指林安然的身下。

    林安然眉头一挑,起身一看,顿时有些尴尬:“抱歉,没有注意到。”

    原来林安然刚刚是直接将郑婉带过来的小包抵在了身后,他的注意力一直在其它事情上边,所以没有太注意,这下可好,被人看了笑话了,想想也对,郑婉的手包虽然是质量上乘的作品,但还远没有到和沙发上的抱枕一个触感的程度,这样一想,就知道林安然刚才的注意力到底偏到了什么程度了。

    其实这也怪不了林安然,因为他在郑婉身上看到了自己mèi mèi的影子,那个柔软却倔强、并且依靠自己的瘦弱肩膀就挑起一片天的女孩,不过和林安歆不同的是,郑婉不但年龄要大上好几岁,在性格方面也有着明显的怪异,或者说是缺陷。

    在手机上输入一个号码,林安然便将手机还给了郑婉:“这是安歆的私人手机号码,你有什么事情就直接找她吧。”

    “谢谢林哥哥。”郑婉接过手机,目光复杂的看着林安然,“林哥哥,如果你”

    “停!我的女朋友还在卧室里睡着呢。”林安然打断郑婉的话,声音中带上了一丝疏离。

    郑婉抿了抿嘴,眼中带起一抹泪光,稍稍仰起脑袋,就仿佛是在努力维持自己的骄傲、不想在林安然面前露怯一般,这种神情,配上郑婉的气质,远比那所谓的梨花带雨更能触碰人心内的那层柔软,“我知道林哥哥看不上婉儿,不过,还是谢谢林哥哥了,只要林哥哥想要,什么时候叫婉儿都可以。”

    林安然嘴角一抽,闭上了眼睛。

    郑婉愣了一下,凄美的笑了笑,便默默退出了房间。

    门外,崔昌灿看到郑婉这副柔软可怜的模样,没有像普通人那般上前安慰,也没有像林安然那般漠视一切,反而是吓得后退了一步,这个女人的眼神郑婉平静的看了崔昌灿一眼,从包里抽出纸巾擦掉眼角的泪水,整个人又恢复了对外时那般温婉贤淑的模样,柔柔一笑,这才转身离开。

    “眼花了?”崔昌灿疑惑的望着郑婉离开的背影,想到刚刚看到的那个眼神,心头又是一个激灵,“可能真的是眼花了吧,不过少爷也真是厉害,明明西卡嫂子还在里边,就有这位郑家的大xiǎo jiě送shàng mén来被‘欺负’,咳咳!”

    心虚的看了一眼紧闭的房门,崔昌灿没敢再继续说下去,但心底对林安然的桃花运又是有了一层了解,毕竟郑婉的身份摆在那里。

    林安然并不知道崔昌灿在想些什么,否则肯定要好好教训一下这个家伙,居然学会在背后编排人了,而且他也根本没有‘欺负’郑婉好不好?

    现在的林安然根本不想和这些所谓的世家女玩游戏,心累,还总要防备她们的野心,太麻烦了,有这个功夫,还不如多照顾一下身边的女人来得实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