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九零四章 飞机上

作品:《娱乐韩娱

    一个危险的女人,一个没能知晓其目的的女人,林安然还真不敢让对方帮忙安排飞机这类交通工具,不过现在不一样。

    昨晚虽然没有去参加那个宴会,但林安然却是知道hk这四大家最近发生了什么事情,也知道郭暧现在的处境,在他和郑婉达成一定的合作关系的时候,暂时需要依附郑家的郭暖还不会在这个时候做出太无脑的事情来,当然,如果现在出现在他面前的是郑婉,那林安然还真得多考虑一下,毕竟那个女人的脑回路和普通人不一样。

    “我可是姓郭,不是姓郑,所以这架飞机真是我那个不太让人喜欢的老爸给林哥哥你准备的。”郭暧背着双手说道。

    林安然点点头,颇有些无语的看着重新换上一条纯白色连衣裙的郭暖,问道:“什么时候换的衣服?”

    “就是刚刚上飞机的时候呀,林哥哥你去参观飞机内部的装饰了,我呢就抽空去旁边换了一套衣服。林哥哥不用担心啦,虽然外边天气挺冷的,但人家身体很好呢,飞机里也开了暖气,根本不会感觉到冷。”郭暖笑嘻嘻的提起裙角转了个圈,期待的问道:“林哥哥,人家这样穿好看吗?”

    林安然嘴角一抽:“我是想问,你为什么也上飞机了。”

    “林哥哥不喜欢和人家一起吗?”

    郭暖可怜兮兮的问道,脸上的表情几乎可以融化任何一个男人,但这其中却不包括对郭暖知根知底的林安然,所以林安然完全没有在意郭暖的表情,而现在飞机也已经起飞了,总不能让郭暖从飞机上跳伞跳下去吧?虽然这对郭暖来说不算是什么大问题,但坐了郭家的飞机还把郭家的小xiǎo jiě从飞机上扔下去,这种事情实在太没品了,林安然还不至于这样做。

    见林安然不搭理自己,郭暖撇了撇嘴,也不泄气。

    和林安然的私人飞机装饰得如同家里不同,郭家的这架飞机内部空间不比林安然的那一架飞机内部空间小,但装饰却是走的另外一个风格,偏向于办公类的设置,但也放置了不少的休闲用品。

    郭暖从冰箱里取出两盒牛奶,递了一盒给林安然,见林安然没有犹豫的接了下来,顿时开心的笑了起来:“谢谢林哥哥信任人家,人家还以为林哥哥会怀疑人家在牛奶里下毒呢。”

    噗!

    刚刚喝了一口牛奶的林安然差点没一口喷出来,毕竟知道情况是一回事,被某些恶意猜测所吓到又是另外一回事,所以说,装嫩的女人实在太不可爱了,就像面前这个明明和林安然同年、却要厚着脸皮叫林安然为哥哥,还要叫比她小一岁的郑婉为姐姐的郭暖一样,实在不可爱。

    从hk飞往魔都也是要几个小时的时间,林安然是根本就懒得搭理郭暖,可是郭暖却一直缠着林安然问这问那的,就好像真是一个好奇宝宝一样,从林安然平时喜欢喝什么饮料、吃什么菜系的饭菜,到林安然为什么要一直待在娱乐圈里浪费时间,或许是因为林安然一直不愿意回答,郭暖的眼珠转了转,笑嘻嘻的问了一个林安然不能不回答的问题:“林哥哥,你现在身边那么多女人忙得过来吗?虽然你身体很不错,但要满足这么多女人还是一个大问题吧?让我想想,你该不会是许多时候都是用手吧?”

    这个问题实在太邪恶了,也太敏感了。

    涉及到一个男人的尊严,林安然又哪里还会沉默,当然,由他自己说出真正的dá àn,估计郭暖也不会相信,所以要正确的反击就有一个更好的方式:“你要试试吗?”

    郭暖那张可爱的小脸顿时泛起了红晕,相当扭捏的低下了脑袋,喃喃道:“如果是林哥哥的话,人家想试试呢。”

    林安然:“……”

    见林安然又沉默了,郭暖顿时不乐意了,也抛下之前那副楚楚可怜的模样,走到林安然身前,双手按住林安然的肩膀,用一种颇为强势的目光居高临下的盯着林安然,挑衅的说道:“林哥哥,你该不会真的是有问题吧?”

    “郭暖,你确定要和我谈论这件事情?”林安然眼睛微微眯了起来,虽然是稍稍仰着头,但给人的感觉就仿佛他才是居高临下的那一个一般。

    郭暖心头一跳,知道林安然是有些生气了,但还是咬了咬牙,主动低头吻住了林安然唇。

    先是郑婉,然后又是郭暖,真当自己是柳下惠不成?

    如果现在这样做的还是郑婉,考虑到郑婉那神经质的脑回路,林安然还真可能做一回柳下惠,毕竟想要掌控住郑婉需要花太多的力气和手段,他现在懒得去做那些事情,但现在这样做的是郭暖,林安然有把握在不费太大力气的情况下掌控住这个女人,所以面对郭暖的一再挑衅和主动,他也不准备再忍下去了,一个翻身,就将郭暖压在了身下。

    凭心而论,郭暖真的是一个很不错的女人。

    可爱而漂亮的童颜,皮肤也依然是奶油的白皙色,丝毫没有因为当初的‘创业’而受到什么损伤,除了胳膊和后背有一些受伤后没办法驱除的伤痕,但经过一些装饰后也变成了相当诱人的花瓣图案,身材更是相当的完美,所谓‘童颜巨r’、前凸后翘也不过如此,由于常年的锻炼身体更是充满了弹性和质感,让人爱不释手。

    一声闷哼声后,林安然诧异的看着身上的这一抹血花,脸上满是不可置信的神色。

    “呀!你这是什么表情,我像是那种水性扬花的女人吗?”郭暧还因为疼痛而皱着眉,此时却不能忍了,一个翻身就坐到了林安然的身上。

    谁上谁下,这是个大问题,也需要用时间来证明,最后,当飞机降落在魔都机场的时候,郭暖已经没有了一点精气神,软绵绵的缩在林安然的怀里,声音很是无力,但却正常了许多,也复杂了许多:“你要走了吧?放心好了,我不会缠着你的,更不需要你负责,所以,你也不要想太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