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九零七章 异样

作品:《娱乐韩娱

    这两天,林安然准备好好陪着金泰妍在魔都放松一下,在拍完足够分量的我结内容之后,林安然本来是想回别墅那边休息,可金泰妍却是想要回那个并不怎么大的二楼小楼,在这些小事上,林安然一向是很尊重女友的意见,不过他很快就后悔了。

    洗完澡从浴室出来的林安然一边擦着头发,一边无奈的说道:“别总是躺着玩手机,从刚刚回来你就一直玩,这样对眼睛不好。”

    “知道啦,oppa真啰嗦。”金泰妍头也不抬的说道。

    哎!

    有一个兴趣爱好很坚持的女友也并不是什么好事,林安然把毛巾丢到一旁,上前两步就将趴在床上的金泰妍抱了起来。

    “啊?!欧巴你干嘛,我正和顺圭比游戏呢,要输了!”金泰妍惊呼一声,想要挣扎,但被林安然拍了一巴掌后也只能红着脸安静了下来。

    “输了就输了吧,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林安然毫不在意的说道。

    “什么嘛,我和欧巴可不一样,欧巴你是输习惯了,我可是比她还要厉害,这是在给欧巴报仇呢。”金泰妍嘟着嘴反驳。

    林安然嘴角一抽,总是在游戏这一方面输给死活不承认自己叫李顺圭的女孩实在是一件很丢人的事情,于是,恼羞成怒的林安然直接抱着金泰妍向卧室走去,反正他本来就是这样打算的:“时间不早了,游戏明天再玩,现在先去洗澡。”

    “内,那欧巴你先出去吧,我要洗澡了。”

    “没事,一个人洗很不方便,虽然刚才你没有进来帮我搓背,但我可不是小气的人,我愿意帮你搓背,你呀,就偷着乐吧!”

    “不用啦,我呜呜!”

    有时候在浴室里真的很方便,根本不用担心身上会留下脏东西咳咳,林安然还是很照顾金泰妍的,并没有太压榨女孩的身体,也可能是因为今天在飞机上有了郭暖那件事,让他今天对这种事的需求并不是那么高。当金泰妍支撑不住、在他怀里沉沉睡去的时候,林安然这才从床头柜上取出一枚口香糖放进了嘴里。

    都说事后一支烟,林安然是已经戒了烟的人,也就只能用口香糖来代替了。

    要知道让林安然戒烟还是金泰妍的请求,戒烟和戒酒的难度其实差不多,比戒毒都要难上不知道多少倍,而且就算有大毅力戒烟成功,也有不少复发的情况发生,这是常识,但这种常识在林安然身上却并不适应,至少现在林安然也没有不能抽烟就深身难受的感觉。

    从这方面来说,在林安然身上花的心思,金泰妍比李孝利还要成功,因为李孝利并没有让林安然戒酒成功好吧,这也有社会形势在里边,和朋友聚会烟可以不抽,但酒不喝就真的太伤感情了,更何况李孝利本身就是爱酒的女人,底子不正。

    “我都在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呀?睡觉睡觉!”

    林安然好笑的拍了拍脑袋,低头看了一眼怀里的女孩,满意的笑了笑,然后关掉灯,睡觉。

    清晨,金泰妍在熟悉的怀抱里醒来,揉了揉眼睛,抬起头,就看到林安然的面容,顿时幸福的笑了起来,就像今天这样,在早上睡醒的时候能够看到ài rén的面容,这就是最大的幸福,不过自己是不是醒得太早了?要知道以往都是林安然醒得更早,总是会在她醒来的时候用温柔的目光注视着她,而今天,她却发现林安然依然在熟睡。

    看了下时间,已经早上8点多了。

    再看着林安然依然安详的睡着,金泰妍心里直呼:这不科学。

    要知道林安然的生物钟可是很准时的,这是她们这些女人们的共识,而且每次和林安然相处时因为前一晚的运动都会让她们比平时更疲惫、也要醒得更晚一点,所以在林安然温柔的目光中醒来才是常识,可今天却发生了意外,难道

    心头一跳,金泰妍面色突然变得苍白起来,小手指颤抖的伸向林安然和鼻下,直到感觉到平稳的呼吸时她才猛的松了口气,苍白的小脸也瞬间充满了羞涩的红晕:“我就说嘛,怎么可能发生那么可怕的事情,肯定是他昨天从hk赶过来太累了,没错,就是这样!”

    心虚的看了林安然一眼,似乎很怕林安然发现自己刚才做的蠢事一般。

    金泰妍轻轻的从林安然怀里爬了起来,被子从颈间滑落,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白皙的肌肤上留下的痕迹,女孩脸上的红晕更浓了几分。

    都怪这个大坏蛋!

    金泰妍‘恨恨’的瞪了林安然一眼,抬手想要捏林安然的鼻子来报复,可林安然突然一个翻身,吓得金泰妍怔在了原地,后来才发现林安然只是感觉怀里空了才别扭的翻身,而现在更是把枕头当成了金泰妍抱在怀里,这才继续安稳的睡着。

    这个大坏蛋!

    同样的心思,却是不同的味道。

    金泰妍抿着唇,小心的帮林安然盖好被子,这才轻手轻脚的穿好睡衣、走出了卧室,以前都是林安然为她准备早餐,今天难得自己比林安然起得更早一些,就由自己来为她准备早餐吧,要知道这段时间她也是抽了空学习厨艺的,虽然达不到韩佳人那样的标准,甚至可能比朴信惠还要差一点,但应该不会像西卡做的那样有‘毒’才对。

    对此,金泰妍很是自信。

    林安然是被小米粥的香味勾醒的,醒来时头还有些昏昏沉沉的,但很快又恢复了过来,突然,他的脸色变得相当难看。

    “欧巴,你、你怎么了?”金泰妍捧着小米粥坐在床边,满心欢喜的等着林安然夸奖自己能干,可结果却是看到林安然难看的脸色,这难道是因为自己的小米粥做得太难吃了?也不对呀,想到刚才突然过来帮忙的那位xiǎo jiě姐,她的手艺可是很不错的,自己还借鉴了她的厨艺。

    难道,只是味道就很难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