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三章 创造历史的可能

作品:《娱乐韩娱

    这个晚上,一个名为“许愿词之吻”的关键词慢慢爬上了never的排行榜,而ne的大本营中,也开始因为林安然而开始了激烈的争吵,各种引经据典、旁征博引……几乎上演了一出大天朝的三十六计网络版。

    以参加泰妍的生日庆祝会的两百名ne为首的支持童话夫妇的粉丝们,和接近五位数的ne们,不成比例的对持却成了僵持的局面,甚至最后这两百名ne的队伍慢慢壮大到了两千多人,无一不是被那份记忆芯片所打动的。

    这个夜晚,ne们喧闹着,少女时代也有不少女孩们失眠了。

    允儿、秀英、泰妍……jessica倒是睡着过,但却不只一次地从梦中醒来,每次醒来都要摸一下左手无名上的戒指,嘴角泛着笑又睡了过去。

    林安然却没有少女们这么好命,因为允儿这个小间谍,他一回家就受到了很“温柔”地招待,让人郁闷的是,在让小林安然立正问好后,金泰熙、李孝利、韩佳人和李思馨这几个女人就携手回了卧室,还锁上了门!!!

    “我可怜的小兄弟呀。”林安然哀怨地看了一下自家小兄弟,只能去冲了一个郁闷的冷水澡,加上之前的“许愿池之吻”,他很可耻地感冒了。

    “阿嚏!”

    “cut!安然,你先休息一下吧。”全基尚郁闷地喊了停,这已经是林安然在拍摄过程当中的第五个喷嚏了。

    全基尚也知道现下闹得沸沸扬扬的“许愿池之吻”,现在网上可是在乱战着。甚至原本铁板一块的ne也因为这个吻而吵成了一团,而且就算如此。当有外人或者anti加入到他们的战局中时,都会一致针对并强势清理出局。就连想要进去帮忙的安心也一样。

    但全基尚并没有埋怨林安然,因为“许愿池之吻”当晚,《花样男子》第18集的收视率,不论是tns还是agb,都达到了39,到了一个临界点,而昨晚,也就是“许愿池之吻”的第二个晚上,《花样男子》第19集的收视率一下冲破了40的界限。虽然只多了零后的几个点,但却是天差地别,也让剧组看到了希望,看到了冲击国民电视剧的希望。

    不是收视率超过40就被炒作的伪国民电视剧,而是收视率实实在在突破50的国民电视剧。

    而这个希望,从来都是与偶像剧绝缘的,如果《花样男子》真的成为了国民电视剧,那所有参与这部电视剧的工作人员都会是历史的创造者。

    所以,尽管今天除了林安然的喷嚏一切都好。全基尚也没有多苛责,当然这也他知道林安然的部分背景有关。

    “来,喝药吧。”尹智莲将一杯刚刚冲好的速效感冒药送到了林安然的面前,一脸的关切。

    接过药。林安然笑道:“谢谢奴纳,是我给大家添麻烦了。”

    “说什么傻话呢,你那样用心宣传电视剧。我们怎么会怪你呢?”尹智莲显然也沉浸在电视剧收视率突破40的喜悦上,“不过。智厚呀,你和少女时代的jessica是真的在谈恋爱吗?怎么看也不像节目呀!”

    应该说每个女人都有一颗八卦的心吗?

    林安然知道尹智莲对自己的好。也就不再隐瞒:“嗯,奴纳,我是喜欢上西卡了,而她也给了我追求她的机会。”

    “呀,那个jessica看见我这么好的弟弟居然不抓牢,还只是给一个追求的机会?”尹智莲顿时不满了起来。

    林安然苦笑着按住要从椅子上蹦起来的尹智莲:“奴纳,别激动,会被别人听到的。”

    尹智莲没好气地白了一眼林安然,“还用听?明眼人都能看出来你们不只是在演节目,不然少女时代的粉丝会因为‘童话夫妇’到底应不应该存在而吵成现在这样?”

    好吧,大家都知道。

    林安然没有反驳,就算大家看得出来又如何?只要他和jessica不承认,那也只是节目,都能用这个借口搪塞过去。

    尹智莲关心了林安然几句便离开了,她还要关注镜头前的场景,好方便她修改剧本上的不足之处,她也想要创造历史。

    现在整个剧组都在为这件事打转,林安然虽然在一旁休息,但也在努力揣摩着剧本上自己的部分,现在他的戏份可是不比男一李敏镐少。

    “啪!”

    一叠剧本直接摔在林安然身边的桌上,具惠善也冷着脸坐了下来,还好她没有直接将剧本扔在水杯上,那样林安然又有得受了。

    林安然向具惠善笑了笑,便继续研究起了剧本,从昨天开始,这女人就一直针对他,除了拍戏的时间以外全是冷着一张脸,他可不是受虐的性子。

    具惠善见林安然不理自己,一阵气闷,却也没多说什么,本来想给好友林允儿打报不平的她,发现林安然油盐不进、各种为难都无效后,也只能用冷脸来对待他了。

    就在两人各做各事的时候,一个工作人员走了过来:“安然,有人探班。”

    “好的,谢谢。”林安然向工作人员道谢后,并没有着急离开,而是转头看向具惠善。

    “哼!看什么看,我可不会趁着某人不在的时候,在他的剧本上乱改!”具惠善转过头不去看林安然,只是有些红润的耳角显示了她的心情。

    待林安然走开后,具惠善才松了一口气。

    具惠善昨天也就是为了给好姐妹允儿出气,才趁着林安然离开的时候把他的剧本改了一些台词,闹出了不少的笑话,当然是不太影响剧组拍摄的情况下。

    明明没几个人看到她动作的,但林安然总是用诡异的目光看着她,让她很是不自在。

    ‘今天还要吗?’

    具惠善目光扫过被林安然放在桌上的剧本,心中一阵纠结,最后还是下定决心要好好整一整这个花心大萝卜,于是便向着这个剧本伸出了罪恶的小手。

    “丝草,你要干什么?”

    “没!什么也没干!”一个冷洌的声音传来,具惠善赶紧将手收了回来,摇头辩解。但当她看到来人是李敏镐时,顿时大怒,“呀,具俊表,你也吓我!”

    李敏镐轻咳两声,在具惠善发飙之前解释道:“丝草,我是过来帮你的,昨天不也是我们一起的吗,你忘啦?”

    “是吗?”具惠善歪着头想了想,好像真有这么回事,只是她太紧张而忘记了,“行,那赶紧和我研究一下,改下哪几个词会让智厚前辈闹出些小笑话。”

    对于两人的小动作,全基尚都看在眼里,“尹编剧,他们又在捉弄安然了,不去管管吗?”

    尹智莲双眼直直地注视着镜头前正在拍摄的金范和金素恩,头也不回地说道:“安然性子太沉闷了,让人捉弄一下也好,不然总给人一种死气沉沉的感觉,可不像一个年轻人。而且也只是浪费几个镜头而已,安然最近为剧组做出这么大的贡献,也算是我们给他的补偿吧。”

    全基尚点了点头,看向镜头前时却脸色一黑,大叫道:“cut!伤心!伤心你不懂吗?休息两分钟,素恩,多酝酿一下感情!还有金范,让你笑得悲伤一点,不是让你脸上肌肉抽筋!都给我好好准备!!!”

    金素恩和金范对视一眼,都是看出了对方眼中的幸灾乐祸,也同时想到,自己好像也被骂了,没资格去笑话对方呀?

    林安然可不知道背后发生了这么多事情,他正在意外着来探班的人。

    在林安然心中,能够不打招呼就过来的,除了李孝利、林允儿,就是郑秀晶、朴智妍几个女孩了,却没想到,会是……

    “oppa,难道你不欢迎我吗?”泰妍一脸悲伤欲泣的模样,看着林安然仿佛在看一个抛妻弃子的负心汗。

    “没,只是没想到泰妍你会来看我。”林安然收起复杂的眼神,他是真的没想到,泰妍会来看自己。

    “许愿池之吻”那个晚上,林安然就后悔了,他甚至想过泰妍会从此真的从他的世界中离开、彻底的离开,然而在他纠结着要不要去找泰妍的时候,没想到她会首先过来找自己。

    “我就知道oppa最好了,我可是‘家’里的付费注册安心之一呢,就知道oppa肯定是温暖的人。”泰妍瞬间收起悲伤的表情,一脸开心的灿烂笑容,让林安然看得有些晃神。

    见林安然愣神,泰妍脸色一红,心中却即是开心又是苦涩。

    抖了抖手中的大袋子,泰妍苦恼地自言自语般说道:“这些饮料好重呀,拿了好久了,手有点疼。”

    嗯?

    林安然回过神来,看见泰妍偷偷瞄自己的眼神,顿时明白了过来,“给我吧,我来拿。”

    “谢谢oppa。”泰妍赶紧将袋子递了过去。

    交接装饮料的大袋子时,两人的手碰到了一起,让两人的心中都是微微一动。

    “先进来吧。”林安然有些自嘲,这个女人果然是自己的一个弱点呀。

    “嗯。”泰妍整理了一下表情,恢复了灿烂的笑容后,便跟着林安然一起给工作人员发起了饮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