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九三二章 离婚

作品:《娱乐韩娱

    临近年底,韩国的娱乐圈一片繁忙,艺人们都在这段时间里跑着今年最后的行程,ll公司同样忙碌无比。

    t-ara的演唱会,kara的演唱会,还有missa、apink等女团,以及其它艺人的工作流程,还有三大电视台的各项年末大典的嘉宾邀请、演出邀请,工作量非常之大,不过现在的ll只有李思馨在做着最上层的决策,社长李孝利昨晚陪韩佳人回家后,今早又给了李思馨和林安然一个diàn huà,说是需要多陪韩佳人几天。

    为此林安然差点直接跑去找李孝利和韩佳人,后来被李孝利在diàn huà里劝住了,原来不是韩佳人的父母那边出了什么意外,而只是单纯的韩佳人的心态出了一点问题,而且这个问题就算是林安然过去也没有太大的用处,除非

    “延政勋的情况怎么样了?”林安然的声音有些冷。

    原本林安然早就忘记了延政勋的事情,这个韩佳人名义上的丈夫在身残去美国休养之后,就应该是再也不会对他和韩佳人造成什么影响才对,之后的一切也似乎都证明了这一切,不过林安然怎么也没想到,当韩佳人怀了自己的孩子后,延政勋的存在却成为了韩佳人的心结。

    或许,应该让这个心结完全消散掉!

    “延政勋一直在美国加利福尼亚的疗养院里休养,没有任何的异动。”崔昌灿连忙解释道,这几年的时间里林安然没有关注延政勋,不过崔昌灿却一直留了人在观察着延政勋,这也是以防万一,所以对延政勋的情况他还是比较了解的。

    只是崔昌灿有些不解,要知道现在的延政勋已经没有什么影响力了,在明星更新换代日新月异的韩国娱乐圈,别说几年没出现在公众的视野,就算是一年没有任何的作品或者形象出现,就会被娱乐圈和粉丝们彻底忽视掉,更何况延政勋早就是一个废人了,他完全想不通林安然为什么会突然问起延政勋的事情。

    林安然没有解释的意思,皱着眉思考起来。

    崔昌灿突然一个激灵,意外的看着林安然,因为他从林安然身上感觉到一丝杀气,这可不是什么虚构的,在没有超凡存在的世界里,像他们这种人依然会产生杀气,这种杀气不会像玄幻世界里一样化形、杀气shā rén什么的,但却能够给人或大或小的压力,还会让人察觉到并产生警惕感。

    对林安然能够产生杀气,崔昌灿并不意外,他意外的是林安然会对一个废人露出杀意。

    这样状态的林安然,自从五年前林安然来韩国之后,崔昌灿就几乎没有在林安然身上感觉过了,而现在咦?杀气消失了?

    “延政勋在美国辽养期间和一位美国护士产生了感情,最终出轨,并主动提出和韩佳人离婚,同时对韩国的娱乐圈发出忏悔书,表示这一切都是他对婚姻做出的背叛,将一切责任全部拉到自己身上,同时将韩佳人这几年经常去美国照顾延政的‘事实’放出去。”林安然缓缓说道,“这是事实,跟我们没有关系,知道吗?”

    崔昌灿愣了一下,突然想起韩佳人怀孕的事情,顿时明白了,连忙说道:“哥,我马上去办。”

    林安然点点头,这样一来,就能让韩佳人安心一点了吧?

    韩佳人和延政勋之间名义上的婚姻的确是一道坎,既然这道坎产生了麻烦,就要将它除去。以林安然的势力,完全可以将这一切做成实事,按照他所说的大纲去演绎一出完美的异国恋和小三上位篇章,将韩佳人放在受害人的角度,解除掉这份婚约的同时也解决掉韩佳人的心绪。

    至于说事实

    他所说的一切都会变成事实,就算是韩佳人,也只会发现延政勋在美国真的和一个护士恋爱了,只有这样,才不会让韩佳人解决一个心绪的同时留下另外一个心绪,想来,到时候韩佳人才会真正的放下这段往事吧。

    崔昌灿的办事效率很高,很快关于延政勋的消息就开始在韩国娱乐圈里流传出来。

    这个已经几年没有出现的艺人再次出现在公众的眼里时却是从一张他躺在病床上和一个黑人女护士甜蜜相拥的zhào piàn以及一篇对韩佳人的道歉申明和离婚请求,于是,本就热闹的娱乐圈更加热闹起来,还有许多新一代的追星族在寻问延政勋是什么人

    “这是真的?”韩佳人迷茫的看着娱乐新闻上的消息,不敢置信的看着zhào piàn上笑得相当幸福的延政勋。

    这个男人,这个让她有所愧疚的男人不是已经完全废了吗,怎么会和别的女人相爱,还是和一个黑人女护士相爱,看看这个黑人女护士,虽然五官很端正,可是这黑皮肤看上去实在太别扭了,黄种人和黑人相爱,这算是超越种族的恋爱?

    黄种人和白种人相爱的事情听得多了,可黄种人和黑人

    “啧啧啧,这一位的口味还真是不错呀,居然喜欢黑人。”李孝利的脸色相当古怪,见韩佳人一脸迷茫,不由得疑惑道:“怎么了,他喜欢上黑人护士,还主动和你离婚这不好吗?你和他之间本就没有发生什么,婚约对你和他都是一种约束,现在他在美国找到自己的幸福,还愿意放开这层束缚,怎么你一点也不开心?”

    韩佳人抿着唇,低声问道:“欧尼,你说这会不是会他做的?”

    “你是说安然?”见韩佳人点头,李孝利不由得皱起了眉,她也有些怀疑,不过她还是为林安然辩解道:“不太可能。如果他要这么做早就可以做了,用不着等到现在。你看zhào piàn上,那个延政勋笑得那么幸福,哪里看上去是假的了?”

    韩佳人沉默不语,显然依然有着怀疑。

    李孝利叹了口气,无奈的说道:“你如果有怀疑,那就直接问安然,不要憋在心里,这样对宝宝不好。还有,延政勋不是要离婚吗,到时你可以和安然一起去,身为名演员的你面对面时应该看得出他是不是在演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