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九三三章 舆论

作品:《娱乐韩娱

    经过李孝利的一番开解,韩佳人暂时放下了心:“那総ou rén乩丛俸退嫡饧掳伞!?br />

    今天t-ara去中国穗城举办演唱会,林安然是跟着她们一块去的,现在也不在韩国,所以韩佳人才会有些一说,其实她的心里也清楚,无论这件事是不是林安然做的,她都没有去责怪林安然的理由,或者,她应该感激林安然为她完全祛除这样一个心结。

    这样一来,韩佳人在这个家里就不会再有低人一等的感觉。

    “那好,等他回来再说吧,不过等他回来的时候,估计这件事也差不多要落下帷幕了。”李孝利柔声道,眼中满是对韩佳人的怜惜。

    李孝利所想并没有错,只是她却高看了这件事的影响力,虽然这件事对她,或者说对韩佳人而言是关乎人生的大事,但对其它人而言,对娱乐圈而言,对追星的粉丝而言,这只是一个小小的热门话题而已,在崔昌灿的安排和刻意引导下,所有人心中都将延政勋当做了忘恩负义、出轨的负心汉,要知道延政勋因为身体原因退出娱乐圈去美国修养之后,韩佳人并没有抛弃他,反而也减少了娱乐圈的行程,抽出了许多的时间去照顾他(大众眼中的事实),在这样的情况下,韩佳人可以说是为了延政勋放弃了自己的事业,然而延政勋呢?不但不对韩佳人感恩,反而和照顾他的护士相恋了,若这个护士是个měi nu也就罢了,但尼玛还是一个非洲黑人,这里并没有歧视黑人的意思,但正常的亚洲人看黑人女人能看得出美丑来吗?

    俗话说得好,一白遮白丑,那么一黑……

    延政勋的审美观也成为了当前热议的话题之一,成为了时下里的一个笑话,而韩佳人则是成为了所有人同情、关怀的对象,完全被塑造成了悲情女主角的形象,如若不是延政勋主动发出这责申请、并且对韩佳人表示歉意,在这样还勉强算是有一点男子气度的举动下,他的形象才没有完全被人踩进深渊。

    当然,这也是为了韩佳人着想,否则林安然也不会给延政勋留下这最后的面子,毕竟说到底,延政勋只是一个悲qing rén物而已,他最大的悲哀就是生活在有林安然的世界里。

    然后……

    就没有然后了,仅仅是一个白天的时间,延政勋出轨的消息在娱乐圈掀起了一阵巨浪,然后在傍晚时分却已经消散得差不多了,很少有人再关注这方面的消息,只是在心底留下了延政勋负了韩佳人、韩佳人是个可怜的女人的印象,然后注意力就投入到了……smtownweek里。

    今年的smtownweek和往年不同,将会一直持续九天,(取这个名字的人脑子有病,明明是持续九天的演唱会,虽然其中有一天会因为一些原因而不举办演唱会,但也有八天的时间,和week这个词太不搭了,取这个名字的人的小学数学肯定是体育老师教的)今天是第一天,主是thewizard,由sm的男团shinee开启这轮演唱周的第一夜。

    为了这轮演唱周,sm投入了相当大的宣传力度,这也是其第一次试着将公司里人气顶尖的男团女团放在一周(笑)的时间里做集中的演唱会演出,场地也是花了大代价拿下来的韩国国际展览中心第一展览馆5厅,这里的地位可比蚕室体育馆要高多了。

    以眼下的情况来看,每一天晚上演唱会的门票都已经告罄,也算是一个好的开端,而在今天,本已经结束了宣传的sm突然再次发力,对这轮演唱周进行了高强度的宣传,几乎所有韩国民众都能够看到smtownweek的宣传新闻,然后兴致勃勃的跑去买票,结果……

    “这完全就是浪费钱呀,我们这么做到底得到了什么?”金英敏苦恼的抓了抓头发,一根白头发掉了下来,这让正处于壮年的金英敏面色更加难看。

    最近这两年,他在sm公司里的权利是越来越大,但许多工作安排却越来越麻烦,尤其是涉及到少女时代和f的安排,无不是需要万分小心,要是惹恼了林安然,那他哭都没地哭去,有时候他还真的想把这两个组合送到林安然所在的ll公司去,那样他就不用提心吊胆了,也不用像现在这样,上边还有一尊大佛压着,什么事都畏首畏尾。

    但金英敏却没办法这么做,他在sm的权力来源于背后支持他的股东,虽然他对林安然的存在很不喜欢,可他背后的股东却是很乐意因此而和林安然拉上一些关系,再说了,承受压力的是金英敏又不是他们这些股东,所以金英敏也只能苦着脸继续做这份头疼的差事。

    “资源、金钱,还有地位。”

    李秀满平静的说道,如今的他对sm的掌控欲已经不像当初那样强烈,同样也是被林安然的存在磨平了野心,当然,若是金英敏想要把他拉下台,那却是不可能的。

    金英敏叹了口气,他明白李秀满说的是事实,自从林安然成为sm新的靠山之后,当初从sm身上吸血的政治团体已经主动放弃了它们这一块,但却并没有做出针对,反而是给出了不少的福利措施,让整个sm在娱乐圈内变得更加的不同,隐藏地位上升的不是一星半点,而且没有了‘政治献金’,sm的股东们的利益也瞬间多出了一倍有余,这些都是林安然带来的。

    “现在已经没有人再关注延政勋和韩佳人xi的消息了,宣传就停止吧,每一秒钟都是几百上千万韩元,我心痛呀!”金英敏有些抓狂。

    “我问一下。”李秀满瞄了金英敏一眼,打了个diàn huà给林安然,将现在的情况汇报了一下便得到了确切的回答,“可以停止了,目的达到了,演唱会也要开始了。接下来的工作交给你了,明天我要去美国那边照顾我妻子。”

    “好的,希望嫂子能够早点好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