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九五五章 曾经的愿望

作品:《娱乐韩娱

    两个小时的时间过去,现场的应援声依然响亮,kara从出道至今的代表歌曲、大势歌曲、标志舞蹈浓缩在短短的两个小时的时间里,给了粉丝们一场刻骨铭心的视觉盛宴,最后一曲mr的音乐声落下,一直围绕在五个身着纯白舞台服的女孩身上的灯光忽然淡了几分,而在她们身后,一道纯黑的身影突然出现,仿佛是天使身后的恶魔,在天使最耀眼的时刻出现。

    沸腾的现场有了一秒钟的寂静,当大屏幕将这只恶魔的完美面容印照出来时,当那近乎完美的面容出现在所有人的眼中,比之前更加沸腾的声浪再度出现,尤其当五道纯白天使都依偎在恶魔怀中的时候,仿佛连天空都要被这沸腾的声浪点燃一般。

    林安然!

    林安然!林安然!!

    林安然!林安然!!林安然!!!

    灿烂的笑容在林安然的脸上浮现,原本属于kara的粉丝群里突然多出了一片太阳的色彩,那是属于林安然的应援色。

    韩胜妍目光迷离的望着林安然,她第一次在这样耀眼的时刻依偎在林安然的怀里,尽管这是事先的舞蹈安排,同时还有朴奎利也在他的怀里,可是,若不是身上带着扩音的麦,此时或许她真的会向林安然表露自己的心绪,向这样耀眼的他

    在天使与恶魔的献礼中,这场演唱会终于落寞,可无论是kara的粉丝也好,还是林安然的安心也好,此时都无法压抑心头的激动,尽情的在可能的地方发泄着自己的情绪,尤其是最自由的网络上,更是充斥着有关今晚kara演唱会的消息,不过这些都跟林安然没有什么关系了,跟韩胜妍也没有什么关系。

    这是一场注定会成功的演唱会。

    目送韩胜妍依偎着林安然离开,朴奎利幽幽的叹了口气,转过身突然看到一张大脸贴在自己脸上,吓得连忙后退了几步,在看清来人后,顿时恼了:“呀!具荷拉,居然敢捉弄欧尼了?!!!”

    “没有啦,欧尼别生气嘛,我就是看一下能不能通过后脑勺看清一个人在想什么而已。”具荷拉吐了吐舌头,一把将姜智英和郑妮可拉到身前当起了挡箭牌。

    朴奎利点点头,在具荷拉松了口气时继续问道:“那你看清我在想什么了吗?”

    具荷拉露出了可怜兮兮的神情,但很快就又变成了惊惧:“这个啊!别别别、欧尼我错了智英、可可,你们两个叛徒,我不会放过你们的欧尼,饶命”

    车窗外的灯光不断闪过,韩胜妍依偎在林安然的怀里,尽管冬天穿得比较厚让她无法直接接触到林安然的肌肤,可她的心中却依然比平时快了好几倍,可爱的小脸也一直泛着淡淡的红晕,她很清楚今晚会发生什么,不过她却没有丝毫的抵触,有的只是淡淡的欣喜和期待。

    他不是我的哥哥!

    他是我最爱的人!

    嗅着属于林安然的气息,回忆着刚才在舞台最后时刻那个一出场就成为全世界焦点的男人,韩胜妍心中满是自豪:“欧巴,你应该出一些新歌的,这样一来你的粉丝们也会更加开心的,就像今天一样,要不是这场演唱会,我都不知道我们kara的粉丝里还隐藏着这么多的安心呢。”

    “吃醋了?”林安然轻轻抚摸着韩胜妍的脸颊,这个女孩稍稍有点情绪的时候就容易把它表露在脸上,然后就变得像是一只可爱的仓鼠一样,让人忍不住想要捏一捏。

    “欧巴!”韩胜妍羞恼的白了林安然一眼,见无法甩开林安然的手,也就任他去了,只是这只大手的灼热感仿佛直接从脸颊传到了心底一般,让她本就极快的心跳又加速了几分,“才没有吃醋呢,我很喜欢看到欧巴那个时候的模样,就好像世界的目光都集中在你的身上一样,就好像”

    回想起那片灿烂的色彩,韩胜妍呢喃道:“就好像是太阳的色彩一样,让人仰望,让人忍不住想要触碰,哪怕明知道会受伤,明知道呜呜”

    一阵长吻过后,林安然放开韩胜妍,抬手捧着女孩的双颊,认真的说道:“在我身边,你不会受伤,我也不会允许你受伤!”

    韩胜妍的眼中闪过一丝迷离,今晚的林安然给了她太多的惊喜,比如刚才舞台上那个耀眼得让人想要触碰却又害怕受伤的恶魔,还有眼前这个霸道的气息,以前的林安然在她面前一只是一个温柔和善的大哥要模样,给人很温暖的触感,她喜欢的也是那样的林安然,但在今天看到另外的他之后,韩胜妍却发现自己并不讨厌这样的他,甚至陷得更深了。

    自己的坚持、自己的倔强,在眼前这个男人的霸道和耀眼里,似乎都变得不再需要了一般。

    只想,要他的怀抱,就好

    只想,就这样沉沦在他的世界里,永远不愿意醒来

    ‘这丫头,原来也是有随时走神的习惯,不过在走神的时候的眼神也这么算了,由她去吧。’林安然无声的笑了笑,轻轻调整了一下姿势,好让韩胜妍能够更舒服的走神,然后安静了下来,一时间,耳边只能听到qi chē前行的声音,载着这对‘新人’前往目的地。

    ‘新人’当然要有新家,林安然不缺钱,所以在给恋人的礼物上面也从来没有吝啬过。

    当韩胜妍清醒过来时,看着眼前这一栋充满了英伦气息的别墅,心中涌出一股冲动,这股冲动让她一眨不眨的盯着林安然,似乎想要得到一个dá àn,但却又不知道该从何问起。

    “进去看看吧,看和你曾经许下的愿望有多少差别,要是差得太多的话,我可是会去找人赔钱的。”林安然笑得轻松,而在首尔的另外一个角落,正在和父辈交流最近一段时间安排和进展的安允智忍不住连续打了好几个喷嚏。

    韩胜妍眼前一亮:“欧巴,你知道我以前许的愿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