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九五七章 居丽和恩静的私密夜话

作品:《娱乐韩娱

    “欧尼,一个人坐在这里看烟花?”含恩静坐到李居丽身边,问了一句没什么意义的废话,不过这没有什么关系,她本来就只是想要让李居丽注意到自己而已。

    “是呀,看烟花也是需要好的状态,才能看到最美的风景的。”李居丽接过含恩静递过来的水杯,喝了一口,温度刚刚好,“其实你不用特地陪我回来的,我可不是想要去找他,只是想要在这个时间和他在同一个城市而已,不会打扰他和胜妍的美好夜晚的。”

    “欧尼,你说什么呢,我像是会担心这种事的人吗?难道我还信不过你吗?”含恩静义愤填膺的说道,陪上她那略显帅气的打扮,倒还真有几分威势,不过很快这难得的帅气就消散一空,女孩讨好的抱住了李居丽的胳膊,嘻嘻笑道:“我也是想和他在同一个城市呀,毕竟今天可是圣诞节。”

    “如果真要算这个节目的话,昨天是平安夜,不是比今天更有意义吗?”李居丽似笑非笑的问道。

    “这不是昨天我们有行程嘛。”含恩静的回答理直气壮,完全没有被李居丽给套路出真心话来。

    这个理由其实是说得过去的,t-ara这几天虽然是在中国有不少的行程,但那是和中国的歌手相比较而言,相对于韩国组合年末时几乎跑断腿的情形,t-ara在中国的休息时间可要多得多,就比如在经过昨晚的平安夜表演之后,她们在中国除了31号晚上的跨年演唱会之外,中间就只有一场演唱会要上台唱两首歌,时间是很宽松的。

    当然,宽松归宽松,却并不代表这是ll分公司的林子涛对t-ara不够重视。

    林子涛可不敢怠慢了t-ara,否则就算这里边的几位嫂子脾气好、不找他的麻烦,林安然也会好好找他练会搏击的,对此林子涛也很无奈呀,明明林安然成天都混在女人堆里,为毛他的实力,无论是身体本身的体质还是攻防手段,都在一直进步着,难道花心还有这样的奇效?

    对实力有着迷之憧憬的林子涛就差自己也试一试这种方式是否有效了,要不是有vivian大xiǎo jiě在一旁盯着,估计这一位已经开始试验了。

    而现在嘛,他对t-ara这些天的安排绝对是保质保量的,比起没日没夜的跑行程,他所安排的这三个行程能够起到的效果绝对要好得多得多,就像昨晚所参加的平安夜演唱会,已经在魔都掀起了一阵‘风浪’,并且这阵‘风浪’还在向着全国各地扩散而去,只要再有一些‘合理’的安排,t-ara在国内就可以完全站稳脚跟,甚至是直接走到一线歌手的前沿,甚至林子涛还在想,要不要给t-ara打上一个‘中国女团’的新标签,当然这只是一个想法,在林安然闲下来之前,林子涛得好好完善一下,否则拿出来给林安然看,只会被林安然拉到擂台上去玩两把。

    男人嘛,交流的方式最好不过酒桌和拳头两种,反正都习惯了。

    所以在昨晚的演唱会之后,李居丽还有时间跑回首尔来休息,虽然这种举动有些‘做坏事’的嫌疑,但正如含恩静所说的那样,包括她在内,还有全宝蓝、朴智妍,甚至是并不属于这一份另外的‘姐妹’关系的朴素妍和朴孝敏,她们都没有担心李居丽会因为林安然今晚在给韩胜妍一个完美的夜晚而冲动的跑过去找存在感,因为李居丽不是那样不冷静的人,除非她已经放弃了林安然,否则绝对不会这样做。

    那么,李居丽放弃林安然了吗?

    这个问题的dá àn根本不需要特别说明。

    含恩静跟着一起回来,最主要的还是另外一个原因,那就是在李居丽正式成为林安然的女人,从内到外都真正成为她的另外一个意义上的‘姐妹’之前好好和这位姐姐谈一谈:“欧尼,我们的生日可是同一天呢。”

    “是呀,我们都是12月12日的生日,虽然差了两年。”李居丽好笑的看着含恩静,明明早就知道这个女孩想说什么,却依然一副我什么都不知道、你快说清楚的表情。

    含恩静幽怨的看着李居丽,她就不相信这位姐姐听不懂她想说些什么,不过到底是小了两岁,就算提前成长成为了一个女人,可心思却依旧没有李居丽能够沉得住气,只好郁闷的说道:“欧尼,我的意思是,我们要不商量一下,一个人过农历的生日,一个人过公历的生日,又或者我们轮着来?”

    韩国人其实更喜欢过农历生日,这跟他们的文化起源有关,只是作为歌手、作为偶像,为了让粉丝们习惯,都会选择过公历的生日而已。

    “为什么呀,我们一起过生日不是很好吗?半个月前我们不是还一起开了生日派对吗?”李居丽依然疑惑。

    “呀!欧尼,你再这样,信不信我生气了!”含恩静恼了,站起身,双手插腰,气势高昂的盯着李居丽,她就不相信李居丽听不明白自己要说的话是什么,难道非得全部说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才愿意商量?

    李居丽脸上闪过一丝红晕,不是气的,而是羞的,好在她还是很会控制自己的情绪的,也没有被含恩静这萌的属性更多过压迫感的气势所吓到,好笑的将装腔做势的女孩拉回自己身边坐下后,这才好笑的问道:“你确定我们要分开?你确定,你一个人可以满足他?”

    含恩静的脸蹭的一下就红透了,在烟花的照耀下显得相当的诱人,可惜这儿只有一个李居丽,若是林安然在这里的话,说不定已经将如此诱人的含恩静扑倒了。

    “欧尼,你果然听明白了,果然不愧是欧尼呢,明明还没有走到最后一步,就已经明白这些事情了。”含恩静‘崇拜’的说道。

    李居丽眉头一挑,道:“敢调侃欧尼了呀,讨打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