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九六二章 如此全智贤

作品:《娱乐韩娱

    郑恩地和林安然的关系相当的好,她甚至可以像林安然的女人一样自由出入林安然的办公室——去找林安然每次外出都会特意带回来放在办公室内的零食,这一次一起参加sbs演技大赏,除了在最开始时闲聊过几句以外就没有别的接触,就连自己获得了对自己非常重要的新星赏,他也只是笑着点头示意,并没有太多的表示,这让她有些伤心。

    ‘不过这也很正常吧?他连大赏的奖杯都能随意的交给小水晶,又哪里看得上一个新星赏,而且他身边有两位嫂子在,还有全智贤前辈这样的大měi nu,又哪里会在意我这个丑小鸭呢?’郑恩地颇为惆怅的想着。

    宋慧乔若有所思的摸了摸下巴,回头和宋寅成、金范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那一份‘猜测’。

    “恩地,别发呆了,走吧,该去庆祝了,你该不会也像林安然xi那样不愿意和我们聚会吧?”宋慧乔轻轻把郑恩地从走神中唤了回来,声音中还带着一丝怨气,虽然她比林安然大了五岁,但现在也依然是一个大měi nu好不好?可林安然还是一点犹豫都没有拒绝了她的聚会邀请,就算是有全智贤、朴信惠和郑秀晶在身边,也用不着这么直接吧?

    自己就这么不受你待见?

    宋慧乔已经将林安然记上了小本本,至于以后有没有机会找回场子,还得看机缘。

    赵寅成和金范同时苦笑不已,他们这是完全被林安然给比下去了呀,哪怕林安然根本就没有太多的表示,甚至今晚和他们的接触都没有多少,但事实就是如此,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没、没有的,前辈,我……”郑恩地慌张的辩解,她可不想被宋慧乔误会,就算ll公司很强势、她在公司里也经常和林安然耍小性子,但对外人,她还是很知道分寸的,也不愿意给公司带去麻烦。

    宋慧乔拉起郑恩地的手,没好气的说道:“跟你说了多少次了,叫欧尼就好,叫什么前辈不前辈的,把我都叫老了。走吧,去烤肉店了,你就坐我的保姆车吧,顺便和我讲讲林安然xi在你们公司里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都比人家小女孩大了整整一轮,还非得让人叫你姐姐?

    得!

    宋慧乔把郑恩地拉上了自己的保姆车,还开始打探林安然的消息,赵寅成和金范无奈的叹了口气,也上一同一辆车。

    别误会,他们两可不是基,事实上他们也是关系相当亲密的朋友,赵寅成也想从金范这里多打探一些林安然的信息,因为他最近也有向中国发展的意愿,而林安然是中国人、他所在的ll公司在中国也有了一定的资本,说不定以后在中国还有合作、甚至是同公司相处的机会,提前多了解一些信息也是有必要的。

    ……

    “欧巴,我们就先回去了,你晚上早点休息,别太伤身体了。”

    郑秀晶抱着奖杯,有些敌视的看着全智贤,却没有非要把林安然拖回家,她虽然年龄不大,但却还是很知道‘分寸’的,有些时候讨厌归讨厌,可并非是不知道全智贤和林安然的过往,她对全智贤能够等了林安然这么多年、然后却依然只愿意做一个qing rén也是感到非常的震动,但正是因为全智贤明明在林安然松口的情况下依然只愿意做一个qing rén,她才会如此讨厌全智贤。

    因为全智贤的选择就好像在衬托她们这些同时做林安然女友的人非常的奇怪一样。

    特例,总是会被人所抵触。

    郑秀晶是如此,朴信惠也是如此,不过和郑秀晶不同,虽然同样年龄很小,可经常和李孝利、金泰熙、韩佳人这些大姐姐们相处,朴信惠的举止也非常的淑女和有‘深度’,至少不会像郑秀晶一样把对全智贤的反感表现在脸上。

    将郑秀晶和朴信惠送上保姆车,林安然这才回到自己的车上。

    “她们好像有些讨厌我。”全智贤轻声说道,双手抱着胳膊,身体微微颤抖。

    “谁让你和她们不一样,这么特殊呢?”林安然摇摇头,把外套脱了下来披在全智贤的身上,把这个女人礼服外的白嫩双肩遮挡了起来,“就算车里有开暖气,但也需要一定的时间才能暖和,你就非得穿着礼服就出来,着凉了怎么办?”

    “我年龄已经不小了,能够让自己更加漂亮一点就好,这样才能够和你拥有更多的时间、不会被你厌烦。”全智贤紧了紧身上的外套,鼻翼里传来的属于林安然气息让她有些陶醉。

    林安然叹了口气,道:“在你眼里,我就是喜新厌旧、只是喜欢你们外表和身体的肤浅的男人?”

    全智贤挤进了林安然的怀里,车内因为暖气而渐渐升高的温度让她感觉舒服了不少,不过还是没有林安然的怀抱更能让她安心。

    没有听到全智贤的回答,林安然忍不住继续问道:“该不会就是因为这份担心,你才不愿意跟我回家吧?”

    “不要再说这些了好吗?今晚你就好好的陪我一晚,然后明天开始我们就又各自有各自的生活,等你什么时候想起我了再来找我就好了,我会一直等着你的,这样好吗?”全智贤的声音柔弱,带着一丝祈求,完全没有之前在外rén miàn前时的大气与洒脱。

    林安然有些心疼,终究是没有再说什么。

    全智贤的别墅很冷清,就连灯光都显得有些冷,林安然打量着别墅内的陈设,眼中带着回忆。

    全智贤换好了睡衣从卧室里出来,看到林安然的表情,笑着说道:“上次你离开之后,我一直没有对家里做出什么改变,就是怕你过来时会感觉到陌生。”

    其实,她最怕的是林安然对自己感觉到陌生。

    只愿意当他的qing rén,是因为对自己没有信心,连家里的陈设都不愿意改变,同样是对自己没有信心。等了这么多年才得到了一个不是dá àn的dá àn,全智贤没想过更进一步,只想着至少像现在这样,能够偶尔在他的怀抱里过一个充满了温暖的夜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