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九七一章 糖人师师

作品:《娱乐韩娱

    林安然撇了林子涛一眼,道:“最近孝利,还是谁给你打diàn huà了?”

    这个问题跳跃度太大,很是莫名其妙,不过林子涛怎么会听不懂林安然话里的意思呢,很是义正言辞的表起了忠心:“哥!我一直都是站在你这一边的,虽然某位嫂子的确打过diàn huà过来,但那也只是怕哥你被国内的漂亮女明星迷住了,毕竟嘿嘿,哥你的情况大家都知道的。不过哥你放心,就算你看上了哪一个,我绝对会帮忙的,也不会跟嫂子们汇报!”

    连名字都不说出来,信你就有鬼了!

    林安然又不是不了解林子涛的性子,“还有多长时间开始?”

    “还有一个多小时,早着呢。”林子涛嘿嘿笑道,这时他的mi shu敲门走了进来,做出了一系列的汇报,听到这些汇报,林子涛乐了,“看来这位k姐说的都是‘心里话’呀,也不知道这位刘小花旦是早就等在这边了,还是临时被叫过来的。”

    “一起出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刚才她不是很想见我吗?走吧,我也想见一见这位在国内娱乐圈风头正劲的人物。”林安然放下洒杯,目光扫过楼下。

    林子涛也看了一眼楼下,杨蜜和宋茜正手拉着手坐在位置上闲聊,关系似乎挺不错的。

    “林总你好。”k姐和林子涛握了握手,就将目光投向了林安然,笑着说道:“你好,林先生,久仰大名,这次能够见到你实在是太荣幸了。”

    “蔡xiǎo jiě客气了。”林安然笑了笑,倒没有摆什么架子,目光很快投向k姐身后的女子,而此时这个女子正目光诧异的看着k姐。

    这个女子不是别人,正是如今糖人集团的一姐刘师师,也是去年南都娱乐周刊经过三大项,以及知名度、影响力、作品素质、活跃程度等多项指标的综合考量,通过集结网友、媒体评审团、圈中人评审团的力量,最新评选出来的四小花旦之一。

    刘师师察觉到林安然的目光,心里一慌,知道自己的态度有些失礼,连忙伸出了手,笑道:“林先生你好,我是刘诗诗,很高兴见到你。”

    “你好。”

    林安然点点头,和刘师师握了一下手,可是这个女人似乎是受惊体质一般,碰了林安然的手一下,就像被蜂蜇了一样就缩了回去,林安然挑了挑眉,他承认,面前这个女人很漂亮,不过这态度似乎有些过份了。

    “嘿嘿,不愧是糖人的一姐呀,就是有性格。”林子涛冷笑道。

    k姐顿时变了脸色,“林少,对不起,师师今天身体有些不舒服,不是故意给林少难堪的。师师,我之前怎么和你说的?还不跟林少道歉?!!!”

    “我”刘师师之前就在惊讶k姐对ll、对林子涛和林安然的态度,实在是有些礼貌的过份,要知道ll如今在国内的娱乐圈真的不算什么,连拿得出手的艺人都没有几个,更没有自己的作品、也没有自己的院线,可以说整个跟一三无产品似的,除了一个跑男之外就没有让人能够真正正视的,现在更是和别的公司一起弄什么shi pin直播网站,完全就是不务正业,和早就在小屏幕这一块站在了顶尖位置、捧红了无数艺人、拥有无数经典作品的糖人集团相比,完全就不是同一个等级的存在,而作为糖人集团的总裁,k姐在娱乐圈内还从来没有怕过谁,可是她对林安然和林子涛的态度却实在是太软了,再联想到那一句‘林少’,刘师师哪里还不明白原因。

    糖人集团走到如今这个地步,就算是京城里那些二代,也不会太过卑躬屈膝,毕竟糖人背后也不是没有人在,也只有真正站在最顶尖的那一小撮人,才能够让k姐如此服软。

    再想想今天k姐对自己说的话,刘师师脸上顿时满是凄苦。

    娱乐圈很是光鲜亮丽,但同时也充满了黑暗与妥协,艺人想要上位除了自身的实力,还要付出很多的东西,可能是十年、十几年的艺人生涯,也有可能是自己的身体,刘师师从出道一直走到现在都是很xing yun的,因为她拥有着足够的天份、同时也足够努力,能够为糖人带去足够的利益,所以糖人就是她最大的保护伞,饭局是去过不少,但那都是普通的饭局,没有出现过潜规则之类的事情,或许是有不少人打她的主意,但却没有一件能够直接摆在她的眼前让她去做出选择。

    直到前几天,k姐找到了她,说是最近需要她出席一些场合,原本这些都很是正常的,可是k姐又说了一些话,让她明白这是需要她付出的时候了。

    当时就让刘师师愣了神,难道,要像曾经的好姐妹杨蜜一样选择强硬的离开,然后被封杀?

    要不是k姐承诺‘危险’不大,最多就是被占一些小便宜,更是承诺过了今天这一次之后,就不会再有这样的事情找她,她今天也就不会这么安静的跟着k姐一起过来,可是在知道k姐指的人就是林安然时,她的心里依然升起了恶心的感觉,尤其是之前刘师师还很崇拜、很喜欢来自星星的你里边林安然扮演的教授,现在知道了林安然的‘真面目’,一种幻想崩塌的感觉袭来,彼此叠加,才会那样扫林安然的面子,否则以刘师师在娱乐圈生存了这么多年的经历,也不会闹出这样的‘笑话’。

    “对、对不起,林先生。”刘师师心里充满了复杂,但面上却已经带上了让人怜爱的笑容。

    很假的笑!

    林安然皱了皱眉,摆摆手道:“没事。”

    “蔡xiǎo jiě,有什么事情就直接说吧,马上我们这边就要忙了,可没那么多时间在这里闲耗。”林子涛撇撇嘴,也懒得再跟k姐玩什么谈话游戏,说真的,当什么公司老总还是不适合他,要不是有vivian平时在一旁帮衬着,他早就摞挑子不干了,就算被林安然揍一顿,也比和这群老狐狸打交道畅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