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零 必备剧情

作品:《娱乐韩娱

    门外的人影不是别人,就是刚刚搬进别墅,却因为没有床而睡到李思馨房间的郑秀晶。

    原本应该沉睡在梦中的郑秀晶因为惦记着林安然才会出现在这儿,她只是想给林安然一个意外,却没想到林安然提前给了她一个惊喜。

    直到房内没有了声息,郑秀晶才拖着因为着得太久而有些发麻的双腿回了房间。

    看着床上熟睡的李思馨,郑秀晶轻轻咬了咬牙,眼中满是复杂,直到躺回被窝中,她还是辗转难眠,脑海中像是被刚刚的让人纷乱的声音填满了一般。

    第一次,郑秀晶感觉住进这儿好像并不是那么的正确。

    郑秀晶背对着的方向,被她认为已经睡着的李思馨突然睁开了眼睛,对着郑秀晶的背景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不是想要成为林安然的女人吗?那就先试一下,能不能承受成为他的女人最基本的东西吧。

    这个晚上,林安然带着韩佳人享受了一次突破极限的感觉;这个晚上,郑秀晶辗转难眠;这一夜,少女时代的宿舍同样有人失眠;

    这一夜,在城市的另一端:

    “呯!”

    李胜基一把将房间内的花瓶扔了出去,脆弱的花瓶在撞到墙壁时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声响,同时也碎成了无数片。

    此时的李胜基已经不负平时的优雅,一张脸扭曲到了极致。

    只是这扔出的花瓶却还不能够让李胜基解气,便又拿起身边的东西扔了出去。直到这件小玩意掉到地上碎成无数片,他才反应过来,一脸心疼地盯着地上已经碎成片的玩具,这可是他花了许多积蓄才购置的好莱坞gāo fǎngying di奖杯呀!

    不是专业人士根本认不出来这是gāo fǎng货!

    都是林安然!!!

    看了眼满是狼藉的房间,李胜基现在终于是平静了许多,只是脸上还挂着藏不住的肉疼表情。

    上次酒会之后,李胜基便让人去查了一下林安然的背景,可惜不但没有查出什么他想要的黑色背景,反而只看到了一张没有任何污渍的过去。

    世界上有可能存在没有任何污渍的人吗?除非是圣人复生!

    哦,对了。李胜基是韩国人。不知道圣人是什么人,他在看到林安然的资料后,只是在感叹了一下林安然的背景后,便用借口推脱了赵柄昆报复林安然的要求。

    报复林安然?

    李胜基在调查林安然背景的时候。可是借用了许多赵柄昆的渠道。虽然韩进的赵会长没有给他的儿子针对林安然的力量。但只是调查林安然的背景,还是有不少人愿意帮帮未来的主子的。

    但这样查出来的资料还是和以前一样,这说明了什么?说明林安然。至少林安然背后的人不是韩进能够惹得起的。

    在韩国,比韩进大的企业有哪些?真的不多,但三星就是其中一个。

    再加上有人查到三星副会长李在镕的私生女李思馨成了林安然的mi shu,李胜基便对林安然的背景有了一个大概的猜测。

    因为知道什么人能够惹,什么人不能够惹,所以李胜基用他那经常给女孩下药的卑劣人品,也能够像现在这样混得越来越好,而且一次没给他的父亲惹过麻烦,也没有被他那个一身正气的父亲发现他最自豪的儿子的真实面貌。

    刚才,李胜基突然接到经济人的diàn huà,说是sbs《灿烂的遗产》剧组通知他,不用去面视了。

    要知道,之前已经定下了李胜基男一号的身份了呀,现在居然说不用去面视了?

    李胜基最后才从经济人口中知道,抢了他男一号身份的居然就是他已经决定不去招惹的林安然。

    “林安然!林安然!”李胜基在心中念叨了几句这个名字,便拿起diàn huà向赵柄昆的号码上拨了过去。

    “李少,还记得我呀?我还以为李少攀上了高枝,就准备不认我们这些兄弟了呢。”diàn huà一接通,赵柄昆那嘲讽技能满级的声音便传了过来。

    这个二货。

    李胜基在心中骂了一句,便笑着说道:“赵少,这不是忙着准备节目嘛,你也知道,《两天一夜》可是很辛苦的工作呀。”

    diàn huà另一端的赵柄昆嗤笑一声,继续放着嘲讽技能,“要我说,李少就不应该去做这样一个戏子的贱业,跟着你家老爷子当法官不是挺好的么?”

    李胜基一阵头疼,这货就知道闲扯,只好忽悠了几句,便讲到了正题,“赵少,不是想要对付林安然吗?我想到方法了。”

    “哟,我还以为李少已经成了林安然那混蛋的狗腿子了呢,原来不是呀?有什么方法,说来听听?”

    李胜基英俊的脸一阵青一阵白,但仍然压抑了下来,都说忍到最后便能成神,他也很相信这个道理,而且在碰见比自己更强势的人时也是这样做的,“赵少太高看我了,林安然哪能跟赵少比呀?”

    “行啦,少拍马屁,有什么方法就直说。”

    李胜基做了几个深呼吸,便将自己的方法说了出来。

    “就这样?太小儿科了吧?”赵柄昆显然不满意李胜基的方法。

    李胜基苦笑道:“赵少,上次调查的结果你也看过,在没有弄清楚之前就真敢和他开战?现在只是试探一下,这几步只要不出什么大差错,应该可以将对方的底细摸清楚了。”

    “这样呀……好吧,你放手去做,我会让人看着帮下手的。等弄清他的底细,我再给他狠狠一刀。嘟!嘟!嘟!”

    “赵少?赵少?”李胜基听着手机中传来的忙音,顿时气得将这最新款的手机扔了出去。

    按照李胜基的想法。赵柄昆这小子应该将这件事大包大揽下来才对,对方变聪明了?不管如何,李胜基也不准备这样让林安然轻松地过下去,既然无法将事情推给赵柄昆,那就推给另外的人好了,他虽然愤怒,却也不想直接面对不知道具体底细的林安然。

    另外一过,赵柄昆挂断diàn huà后,顿时收起了玩世不恭的语气,“爸。没想到李胜基会突然想到对付林少。需要我们去通知林少吗?”

    赵亮镐悠闲地说道:“给我好好地学习!你以前不是也想去找他的麻烦吗?”

    毕竟是自己选定的继承人,赵亮镐可不想就这么给废了。在调查清楚自己儿子跟林安然的冲突后,赵亮镐就吓出了一身冷汗,好在林安然现在几乎已经将赵柄昆给忘了。不然他可能会上演一出缚子请罪的戏码。

    赵柄昆头疼地看着桌上这一大堆的文件。最后做着挣扎:“爸。真的不通知林少吗?这可是获取他好感的好机会呀?”赵柄昆还是有些小心思,不然也不会被选作继续人,在从赵亮镐那儿知道林安然的背景后。便没了报复的心思,甚至连报复金泫雅也不敢,只想着结交林安然,然后把赵亮镐挤下韩进会长的位置,自己上去当老大。

    再然后……

    赵柄昆低下头,不让赵亮镐看见他脸上的扭曲,用笔在桌面上重重地刻下三个字:林安然!!!

    赵亮镐将一份刚刚审核过的文件递给赵柄昆,“要通知,但不是现在,到了时间我会让你去的,毕竟你们年轻人,好交流。”

    刚刚赵柄昆接diàn huà时开的外放,赵亮镐也听清了李胜基的计划,不得不说,对付普通的天朝籍艺人够了,对付不能公开身份的林安然也有一定的威胁,毕竟林安然现在的人气实在不稳,他的粉丝也就五万出头,而且这五万粉丝里属于林安然死忠粉的数目估计也没多少,根本难以抵挡。

    如果任由林安然在娱乐圈待上几年,或者李胜基的打算才会没有什么效果,就像sj的粉丝,你用这方法去对付sj,根本没什么效果,甚至会惹一身麻烦,这就是狂粉甚至脑残粉的威力。

    所以在林安然焦头烂额的时候出面,才能够获得更多的好感不是么?

    赵亮镐其实更后悔的是,他下了八个崽,为什么全是儿子没有一个女儿,如果能像李思馨那样才是最好的呀!

    林安然可不知道这个晚上有不少人都惦记上了自己,他在享受了韩佳人的ling lèi温柔后,便美美地睡了过去。

    清晨,林安然看见挂着两个硕大黑眼圈的郑秀晶,不由得乐了:“小水晶,你该不会择床,来了新地方就睡不着了吧?又或者是思馨对你做了什么?”

    林安然说着走进了一些,还挑了挑眉,像是在问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一般。

    郑秀晶却是紧张地退开了两步,小脸红红的,一脸幽怨地看着林安然,就因为这个混蛋oppa,让她昨晚做了一晚上的“噩梦”,对,就是噩梦,她才不会承认是春什么梦的呀!

    林安然被郑秀晶的动作弄得愣了一下,以往的小水晶可是很爱黏着他的呀,今天这是怎么了?

    不会真被李思馨玩坏了吧?

    这时,李思馨从卧室中走了出来,直接无视了林安然,拉起靠在过道墙壁上胡思乱想的郑秀晶向楼下走去,一边走还一边念叨着,“昨晚真吵,明明睡着了,都被不知道哪儿跑来的两只小猫的叫声给吵醒了。小水晶,你昨晚也听到了吧?”

    林安然嘴角抽了抽,终于明白郑秀晶之前的神情是什么意思了,但思馨这丫头要不要这么损呀?

    一顿早餐,吃得林安然郁闷不已,明明知道郑秀晶那诡异的眼神代表的意思,但却没什么好的方法解释,难道跟这个才17岁的女孩解释昨晚的战况?

    别开玩笑了!真是要多郁闷有多郁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