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九九三章 两只小狐狸

作品:《娱乐韩娱

    “你,就是他!”刘师师肯定的回答道,声音中满是坚定。

    林安然叹了口气,好吧,他是对这个女人彻底没辙了,发了条短信给宋茜,原本之前对刘师师说他有事情要出去只是一个借口,但现在他却是带着这个女人离开了别墅,赶往了ll大厦,无论如何,相比起人来人往的ll大厦,单独和刘师师待在别墅里实在太‘危险’了,就算不会让宋茜吃醋,他自己也会感觉很别扭,因为他已经认定刘师师的心理状态出了问题。

    幸好刘师师不知道林安然心中的想法,否则肯定会敢得吐血的。

    她只是在面对人生二十几年以来的第一份心动时过份的有自信、因为没有谈过一份正式的恋爱而采取了一份错误的方式来争取自己想要的心动而已,就被人误会是心理有问题,难听一点还能说成是心理变态,这怎么能不让人抓狂?

    幸好,刘师师不会读心术。

    很不幸,林安在不会读心术。

    看完林安然发过来的短信,宋茜抬起着,看着正坐在自己对面喝咖啡的杨蜜,脸上的笑容淡了几分:“蜜蜜,你说你昨晚是住在刘师师家的,然后一大早约我出来逛街了?”

    “是呀。”杨蜜还没想好怎么说明刘师师对林安然也有想法的事情,但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却用不着犹豫,如果可以,她还想让宋茜和刘师师也成为好姐妹,然后大家坐下来解决关于林安然的问题,免得最后宋茜和刘师师争起来,她又要面临选择的困难。

    以前杨蜜就面对过这样的情况,然后一不小心把两个朋友都弄没了,这一直都是她的遗憾,也是她的心绪,现在绝对不能再看到有这样的情况发生。

    “所以,你是帮刘师师把我从安然身边拉走,好给刘师师制造机会的吗?”宋茜的声音中带起了质问的语气,她有些伤心,本以为是一个很有缘分的好姐妹,甚至为了杨蜜的逛街邀请而放弃了今天白天和林安然单独相处的机会,可是得到的,却是背叛。

    “啊?”杨蜜顿时就蒙了,事情的进展怎么和自己想象的不一样呢,发生什么事情了?

    ll大厦对面,一栋正在修建的九层‘小’楼正在拔地而起,这是为永恒之恋公司准备的办公大楼,总不能一直借用ll大厦的办公楼层不是?其实若不是林安然特意将永恒直播网站的开站时间提前到了元旦这一天,昨天所举办的那一系列huo dong都应该在这栋‘小’楼里进行的。

    两栋楼离得这么近,也是比较符合对外宣称的战略合作的关系。

    “安然,你说永恒公司和你所在的ll娱乐公司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呀?连办公大楼都能借给对方用,修建的办公楼还靠得这么近,你背景不凡,在ll也是当之无愧的一哥,应该知道一些内幕吧?”刘师师化身好奇宝宝,一路上都问个不停。

    虽然感觉有些烦,不过林安然还是松了口气。

    比起刘师师那让他感觉很是别扭的感情观,林安然倒宁愿刘师师的注意力全部转移到好奇上去,“我也不是太清楚,没怎么在意过这方面的事情。”

    “也对,毕竟你以前的工作大部分都是在韩国那边开展的,估计也对这些事情不感兴趣。对了,今天天气不错哦,你来ll大厦是有什么工作要做吗?我不会打扰你吧?”

    “没关系,我只是询问一些事情而已,今天并没有安排行程,原本是准备陪陪茜茜的,结果她和她的好姐妹一起出去逛街了。”

    “原来是这样呀,那我们也出去逛街吧,说不定能遇到她们呢?”

    林安然:“”

    这要真是遇到了才是麻烦好不好?

    好奇宝宝变身烦人宝宝,林安然很果断的闭上了嘴,而刘师师却一脸的窃笑,像是偷到了鸡的小狐狸。

    要说小狐狸,林安然和刘师师在走进ll大厦之后倒还真遇到了两只,或者说是受惊的小狐狸更加的合适,这不,刚刚从电梯里出来,林安然正要去找林子涛说些‘正事’然后想办法解决刘师师的事情,结果在路过一间并没有关紧门的会客室外时,就听到了一些让人忍俊不襟的对话。

    “好奇怪呀,这么优厚的合约,该不会有陷阱吧?提摸,你说是不是ll公司有人想潜规则我们,所以昨天我们才开直播、今天他们就把我们叫来了?听说娱乐圈很乱的,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们就危险了!”二坷一脸的严肃,目光却依然留在之前ll公司的人留给她们的合约上。

    这份合约实在太优厚了,虽然只是关于在永恒tv上直播的分成、推广等等协议,但别的不提,那一百万的签字费就让她心里充满了担忧。

    现在的二坷还是刚刚开始直播的小菜鸟,在有林安然这个变数存在的世界也不知道会比前世发展得更好还是更差,但可以肯定的是,以昨晚二坷三个小时直播就积累了二十几万关注的成绩,只要她保持这个成绩下去,一百万的签字费完全就是小case,可那是以后的事情,现在她只直播了一天,就被永恒的工作人员叫了过来,这一百万的签字费让她感到自豪的同时也充满了担忧,尤其是刚才过来负责和她们谈合约的人是ll公司的人,这让她有些想歪了。

    早知道就不仗着自己在魔都生活就自己过来了,应该带个朋友过来帮自己分担一下的,结果现在只能和刚认识的提莫说这些事情,而且看提莫的精神状态,二坷就一阵的叹息。

    “啊?你说什么?抱歉呀,刚刚从山城飞过来,没睡好,有些犯困。”提摸揉了揉眼睛,不好意思的笑道。

    二坷撇撇嘴,将刚才的话又重复了一遍,这下提莫终于是听清楚了,反而是有些疑惑的问道:“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ll和永恒关系不简单,很容易就看得出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