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一章 花样结局

作品:《娱乐韩娱

    解决完早餐后,郑秀晶便去了,开始一天繁重的练习。

    微笑着目送郑秀晶进入了的大门,保姆车后座上,林安然的脸顿时沉了下来,直直地盯着躲在角落的李思馨。

    “oppa,轻点。”李思馨在林安然逼人的目光下,可怜兮兮地趴到林安然的大腿上,转头一副泫然欲泣的表情。

    林安然轻哼一声,大手在挺俏的臀上狠狠地拍了两下,才将李思馨扶了起来,“以后还敢捉弄oppa吗?”

    “以后再说吧。”李思馨揉着刚刚被惩罚的地方,小声地嘟囔着。

    “嗯?”林安然瞪了过去,刚刚用作惩罚的大手又举了起来。

    李思馨脸色一变,连连讨好,才说服林安然相信她刚刚的话只是一时不忿,并不是真心的。

    其实,李思馨并不排斥这样的惩罚,甚至在心中想着,以后有机会一定要好好把握。

    自己算不算有一颗受虐的心?李思馨心中突然冒出这样一个想法,本就因为林安然的惩罚而绯红的小脸顿时更多了几分艳丽,看得林安然食指大动。

    驾驶室和后座的档板早在保姆车开动的时候就升了起来,否则林安然也不会做什么亲密的动作。

    现在既然动了心思,而李思馨又一副让人心动的模样,林安然当然不会客气,揽过她的纤腰,便照着那张诱人的红唇吻了过去,另外一支手也不闲着。隔着李思馨身上的zhi fu就着那高耸的双峰轻轻地揉捏了起来。

    当然,林安然并不会将李思馨就地阵法,只是好好地享受着她的温柔,直到保姆车开到片场才停了下来。

    “先整理一下吧,别让人看出来。”林安然低头想要在李思馨粉嫩的唇上来个告别吻,却只吻到了李思馨着急地捂到嘴上的手背上。

    诧异地看了一眼李思馨,林安然笑着将李思馨的手拿开,固执地在她带着些许异味的嘴上吻了一下,才下车离开。

    并不是李思馨不想让林安然亲近,而是刚刚玩得有些过火。她的口中还有着不少的属于林安然的味道。她可不想让林安然因此而对自己产生什么不好的感觉。

    可是,林安然却一点都不介意。

    李思馨眼带感动地看着林安然的背影,然后转身用纸巾和矿泉水清理起了口中的残留液体。

    “智厚来啦?快过来看一下,最后这一集的剧本有没有什么建议?”看见林安然出现。早早就来到片场的尹智莲便将他拉了壮丁。

    虽然最后一集的剧本已经被她反反复复修订了许多次。但临到拍摄时。还是有些紧张,因为上一周的《花样男子》收视率已经达到了48,可以说对成为国民电视剧、对创造历史只差了那么一步。

    成了。被人仰望,败了,虽然以一部偶像剧的身份走到这个程度依旧会得到无数的赞誉,但却完全无法和成功相比。

    进一步踏入天堂,退一步滞留凡尘。

    所以尹智莲才会如此患得患失。

    “好的,奴纳。”林安然看向早就被拉了壮丁的具惠善和李敏镐,看到的只是两张充满苦笑的脸。

    一天的紧张拍摄很快便结束,但这最后一集却并没有拍摄完成,而是修修改改,连续几天都在进行着细节的拍摄。

    同时,kbs在此时也为《花样男子》剧组大开方便之门,几乎有求必应,甚至没求也拿着资源shàng mén,为的,就是让这部有着国民电视剧备选之称的《花样男子》能够去掉备选二字。

    最后一天,林安然又迎来了一波探班的人,不是别人,正是davichi的两个小姑娘。

    一般来说,不会有人在剧组即将结束的时候来探班,而davichi选择了这个时候,加上林安然还为她们写了一首拿了好几个一位的歌曲《8282》,让不少人都对她们报以暧昧的目光,只有具惠善一脸的愤的表情,好像不是为好友允儿打抱不平,而是林安然做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情一般。

    回到保姆车上,李海丽有些不安地问道:“安然,具惠善前辈是不是对我们有什么误会,我们得去解释清楚呀?”

    “不是,是我的关系。”林安然安抚了一下李海丽,便不再多说。

    李海丽见此也不多提,只是心中松了一口气,被一个前辈惦记着还真不是好事,既然不是自己的事,那她便悄悄给了姜敏京一个眼神。

    回了一个放心的眼神后,姜敏京双手捧着一块巧克力曲奇送到林安然嘴边,一脸讨好地说道:“oppa,这是我最喜欢吃的曲奇饼干,今天特地来请oppa吃。”

    林安然知道这丫头有话要说,却也不在意,直接将姜敏京手上的饼干卷进口中后,笑道:“很好吃。好了,说吧,是不是又想要新歌了?”

    “我们像是那样不知足的人吗?”虽然很想要林安然的歌,但姜敏京也知道最近林安然为了电视剧的事情忙得不可开交,可不会在这个时候给他增加负担,何况她们才得到《8282》不久,才不会像她心中的某些人一样不知足。

    见姜敏京一副正气凛然的模样,林安然拍了拍手,做势要下车:“既然我们敏京没有事情,那我就先去拍摄啦?”

    “等等!等等!”姜敏京双手死死地拉住林安然,一脸的幽怨,剧情不应该这样发展呀?不是应该被夸奖懂事然后各种奖励、各种新歌的吗?

    林安然好笑地看着姜敏京,也不说话。

    姜敏京不满地嘟了嘟嘴,但想到今天来的目的,才低下头说道:“oppa,对不起,我们没能拿到一位。”

    3月27日,davichi信心满满地参加kbs音乐银行,想要拿到一位,却被回归的superjunior用新歌《》抢走了一位;昨天,也就是3月29日,davichi参加sbs的人气歌谣,想要拿到人气歌谣上限的第三个一位,但却同样被sj用《》抢走了一位,让人郁闷不已。

    “咦?我记得昨晚有人给我道歉过了,不是敏京吗?我还开解了她大半天呀?哎西,亏了,敏京,快去看一下你的手机,是不是被人掉包了?”林安然的语气很是惊讶,仿佛听到什么让人惊讶的事情一般。

    “oppa!!!”姜敏京不满地抬起头,却看见林安然一脸的笑意,才明白这是在逗自己。

    林安然帮处于爆发边缘的姜敏京整理了一下头发,笑道:“有什么事情直说就好了,以我们的关系,还需要这些弯弯道道吗?”

    以我们的关系?

    姜敏京心中一暖,感受着林安然大手在自己头上轻柔的动作,轻声道:“oppa,下一次,我们一定会拿到一位的,那样我们的粉丝就不会去了。”

    最近网上开始有一些不利于林安然的言语,大部分是拿他的国籍和礼仪说事,但却并不明显,看起来也是某些眼红《花样男子》成绩的人在背后的小动作,但却有一些人被挑衅成功,成为了林安然的anti,这其中就有一些davichi刚刚从林安然anti俱乐部的粉丝。

    “我还以为什么事呢,既然这样,那oppa就在家里看敏京你的表现咯。”林安然并没有太过关注这件事,因为一切都在正常范围内,只是anti的言语从某些范围扩大了一些而已。

    倒是姜敏京在这件事上揽责任的可爱行为让他有些感动。

    送走davichi两个女孩,林安然便又投入了紧张的拍摄工作中。

    待到太阳开始隐匿,剧组终于在全基尚一声“cut”中结束了两个多月的辛劳,一阵阵欢呼声从剧组的各处响起。

    “一切都看明晚的放送了。”尹智莲叹了一声,其实她还有一些想法,但明晚就要放送,能够争取到今天才结束拍摄已经是极限了,毕竟电视剧还需要后续的加工。

    “奴纳,开心些,我们已经创造了历史不是吗?接下来,就看到底有多少人喜欢我们了。”林安然开解完尹智莲,看向剧组中正在整理着设备的工作人员的眼神中带上了些许迷茫。

    林安然不是个铁石心肠的人,或许现场不少的工作人员和他都只有几句话的交流,但近三个月的时间中,不论是飞往英国的喀里多尼亚、又或者是飞往美国的音乐喷泉、还有日租金一百五十万日元的豪华游艇上的时光、甚至是一天一千三百万韩元的香港洲际酒店蜜月套房,都是大家一起渡过。

    前世今生,林安然除了在前世高中毕业时有过这种情绪外,便从没有过如此惆怅的感觉。

    尹智莲毕竟是过来人,很容易就看出了林安然的心情,“作为一个演员,尤其是对于你这样出道便用男二号身份的演员,这样的感觉总会有,而且是很宝贵的财富。

    或许过了几部戏,这样的感觉便会消失,但不要忘记这个感觉,也不要忘记这个瞬间,更不忘记现在的你。”

    尹智莲看过太多的人,从初入演艺圈时的纯真,被时间、荣誉、挫折变得连其本人都不认识的人,她不想被视作亲人、弟弟的林安然也变成那样。

    “谢谢奴纳。”林安然轻吁了一口气,便让心中的惆怅消散了不少,对于尹智莲的关心,他很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