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零一九章 一起服侍他

作品:《娱乐韩娱

    李思馨从公司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客厅沙发上睡着的金泰熙和被金泰熙抱着当抱枕、一脸苦笑的朴信惠,顿时就乐了:“我说,泰熙欧尼她现在不应该是睡在欧巴怀里吗,怎么现在抱着你了,不会是你和欧巴抢女人、还抢赢了吧?”

    “欧尼,你就别笑话我了!”朴信惠哭笑不得的说道:“幸好我已经将午餐做好了,否则泰熙欧尼她要是早一点抱着我睡过去,估计厨房里都要着火了。也不知道昨晚欧巴怎么欺负她们的,看泰熙欧尼的样子,估计要睡上一整天了。”

    “嗯,不错,小丫头有进步呀,现在说起这方面的事来都脸不红心不跳了。要不今晚和我一起服侍他怎么样,我让你当主力?”李思馨坏笑道。

    朴信惠的一张俏脸顿时涨得通红:“欧尼!”

    “好啦好啦,不捉弄你了,反正就算你答应了今晚也没时间。”平时在家里,李思馨就是喜欢捉弄这些mèi mèi们,而所有mèi mèi里最经常住在家里的朴信惠当然是最容易被调戏的对象,不过今天就算了,她还有许多事情要做呢,“我去看看欧巴,他现在应该醒了。”

    “哦……等等,先帮我把泰熙欧尼拉走呀!”

    李思馨装作没有听到朴信惠的话,快步走到林安然的主卧前,轻轻敲了敲门,也不等里边回应,便推开门走了进去,正好看到林安然从床上起来,完美的身材就仿佛是天神下凡一般,看得李思馨眼中满是迷醉的色彩。

    “小色女,想吃豆腐就别一直站在门口呀,反正他现在还很有力气。”李孝利打了个哈欠,没有跟着林安然一起起床,整个人慵懒的缩在被子里,她比金泰熙的状态好不到哪里去,要不是感觉肚子有些饿了,她现在也不会醒。

    李思馨回过神来,嘻嘻笑道:“才不要呢,欧巴他刚刚把欧尼你们吃掉,我才不会送shàng mén去当点心呢。”

    “我说你们够了啊,要谈论有关我的话题,等我不在的时候再说,不知道这样很让人尴尬吗?”林安然一边穿衣服一边说道,不过却没看出来他有一点尴尬的样子,对此,李孝利露出了鄙视的眼神,而李思馨却是笑着上前服侍林安然穿衣服。

    李思馨刚刚从公司过来,身上还是穿着zhi fu装的,也是蛮诱人的,于是……咳咳。

    午餐吃得有些麻烦,林安然在将朴信惠从金泰熙的魔爪里解救出来后,将金泰熙送回了床上,不过这个女人也醒了,和李孝利一起躺在床上不起来,最后还是林安然把饭菜端进去照顾这两位大xiǎo jiě,倒也是蛮有一翻滋味的。

    “欧巴,定制的飞机已经送过来了。三个小时前已经和波音公司的人完成了交接,我们的人已经完成了所有的检查和后续调整,没有发现问题,所有工作人员都已经到位,随时都可以使用。”李思馨把带回来的资料递给林安然,上边是三个月前向波音公司提交的私人飞机定单以及如今的成品的详细信息。

    林安然点点头,粗略了翻了一下资料,把崔昌灿叫了过来,道:“训练营里最新一批的毕业生送一些到这架飞机上吧,尽快安排好,明天我要用。”

    “内,我马上去办。”崔昌灿应道。

    李思馨安静的站在一旁,并没有插嘴的意思,直到崔昌灿离开书房后,她才问道:“欧巴,我对训练营很好奇呢,可以过去看看吗?”

    “其实就和军营差不多,如果你想看,等我回来,我带去你看看吧。”林安然笑着说道,那个训练营早在他刚刚穿越到这个世界上的时候就开始建立了,最开始的时候只是一个玩笑之作,但到了后来,却成为了他最低谷时期唯一的自保力量,林子涛、崔昌灿,甚至是林安然自己,都是从那个训练营里走出来的。

    李思馨听到林安然答应,开心的点了点头,想了想后问道:“到时要不要让孝利欧尼还有泰妍mèi mèi也一起过去,她们应该也很好奇才对。”

    李思馨这样问不是没有道理的,要知道林安然虽然没有把自己的女人全部当成花瓶养着、兼顾着她们自己的事业和梦想,不过因为性格、能力等多方面原因,最初能够了解到林安然所有一切的只有李孝利和李思馨,后来又多了一个金泰妍,只是这三个女人中,李孝利和金泰妍,尤其是金泰妍,对林安然所拥有的势力完全不感什么兴趣,一心只想着帮林安然管理好这个大家庭,而李思馨则不同,出身三星李家的她可是对真正的力量很感兴趣,以前一直没有机会提出来,现在听林安然自己提到那个神秘的训练营,李思馨当然不会错过机会,却也同样不想因此而让李孝利和金泰妍对自己有意见,所以才会提起她们。

    其实,要不是李孝利昨晚被林安然折腾得太累了,她现在也应该和李思馨一起在书房陪着林安然才是。

    “她们对这个可没什么兴趣,到时再问问吧,要是她们愿意去就一起,就当一次旅游也好。”林安然笑着说道,“对了,你怎么突然对这个感兴趣了?”

    “我一直都很感兴趣呀,只是以前没机会提而已。欧巴,你该不会认为我是有什么不好的想法吗?”李思馨可怜兮兮的撒娇,整个人顺势挤进了林安然的怀里。

    林安然很自然的抱住了女孩的腰,宠溺道:“我不会看错人的。”

    李思馨心中涌起一阵感动,动情的环住林安然的脖子,主动送上了诱人的红唇……朴信惠端着咖啡站在书房外,听着没有关紧的门缝里传来的诱人声响,身体有些发软,不过在想到李思馨之前对自己说过的话时,却坚持着没有离开,在听到里边传来李思馨求饶的声音后,她咬了咬牙,轻轻敲了敲门。

    ……

    “他昨天就回来了,可是一直都没有找我,后天就是我的生日了。”李居丽缩在沙发上,情绪低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