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零二一章 竞争者

作品:《娱乐韩娱

    全新的波音飞机的内部布置和林安然之前的那架私人飞机并没有太大的差别,这也是林安然特地交待的事情,他还是比较念旧的人,也不太习惯太强烈的改变,而飞机上从机长、副机长到乘务人员当然是林安然的自己人,尤其是穿着空姐zhi fu的空姐们,比国际航线上还要优质的měi nu资源足以让所有知道这一切的人对林安然发出最深的怨念攻击。

    不过被měi nu环绕的林安然却并没有做太出格的事情,不是他对měi nu无爱、更不是为家里的女人守节,只是单纯的尊重她们而已。

    这些女人可不是用来发泄的工具,而是可以依赖的保镖,别看她们一个个都柔柔弱弱的,但能够从训练营里走出来的人又怎么可能只是普通人?

    这一点,以前坐过林安然私人飞机的女人们都很清楚,也都不会因为林安然的私人飞机上有太多的优质měi nu空姐而吃醋,反而是同样对这些空姐们很友好,不过第一次坐林安然的私人飞机的李居丽却不清楚,在林安然的第一架私人飞机上,礼貌的接过空姐送上的饮料后,低头喝饮料的时候,漂亮的小脸上笑容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满满的幽怨:他身边这么多漂亮的女人,连飞机上的fu wu生都这么漂亮,可能根本就不把我看得太重要吧?

    明明在刚知道自己要坐林安然的私人飞机去法国时还挺高兴的。

    在短暂的超重状态后,飞机进入了平流层,李居丽看了看窗外没有任何变化的蓝天白云,撇撇嘴,回到飞机上的卧室里,拒绝了空姐们的fu wu之后关shàng mén,孩子气的跳到柔软的大床上,把柔软的枕头抱进怀里,像是在捏林安然一样用力的捏个不停,嘴里也一个劲的嘀咕:“大坏蛋,让你忽略我,让你回韩国了不来找我明明都让胜妍给你说过那句话了,你却一点表示都没有,难道非得等到十个月之后才和我表白吗?还是说我让胜妍带过去的话太模糊了,他听不明白?”

    在爱情面前,明明充满了高贵与时尚气息的李居丽也蜕变成了小女孩,心中思绪烦乱。

    甚至李居丽都有些后悔这么冲动,都没有跟林安然说自己的行程就这么匆忙的坐上飞往法国的飞机,如果他在为自己准备惊喜,那不过他不会不知道吧,毕竟是用了他的私人飞机

    思考也是需要消耗体力的,尤其是对于爱情的思考,在体力的消耗上更是不计量的翻倍,再加上昨天林安然回韩国后李居丽就一直在头脑风暴,在飞机平稳的飞行了一个多小时后,终于是在这张柔软的大床上睡了过去。

    这一觉睡得还算不错。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林安然是这张床真正的主人的原因,在这张床上睡着的李居丽明显是做了一个很美好的梦,直到飞机快要在法国巴黎降落的时候,敲门声才将已经睡饱的李居丽叫醒,只是想着差点就被林安然戴上自己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李居丽就很想要shā rén。

    “额!居丽,怎么了,没休息好吗?”经纪人看到李居丽那要shā rén的目光,颇为尴尬的问道。

    “还好啦。”李居丽撇撇嘴,控制好情绪的她也没有为难经纪人,笑着向空姐要了一杯温水就坐上位置上喝了起来,“欧尼,说下这一次工作的情况吧,之前你都没有仔细说。”

    “抱歉,是我的失误。欧莱雅集团应该不用我介绍了吧?”经纪人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坐到李居丽对面,拿出一份资料说道,“其实这一次它们想要找的代言人是需要一个在中国具有相当影响力的女艺人,好帮助它们在中国市场提高市场份额”

    “等等!欧尼,你确定资料没错?如果是这样的话,为什么会找到我?虽然我很自信,但我可不是笨蛋,中国的女艺人可是很多的,影响力比我、或者说是比r高的女艺人也有不少,如果是按照这个条件,怎么也不可能单独找上我吧?至少那位被中国的粉丝称为范爷的女艺人就比我有资格得多。”

    因为林安然的原因,李居丽对中国的情况可是了解得很清楚,而在娱乐圈内,最让她喜欢的便是范爷。

    范爷虽然近些年来没有十分经典的角色,但她因为自己的外貌和对时尚的敏感度在国际上的影响力很大,如今已经有不少的国际品牌代言,可以说是一直走在时尚的前沿,这让一直追逐时尚的李居丽很是喜欢,而且范爷还有那句我就是豪门的豪言壮语,那种不属于女人的强势与霸道同样让李居丽很羡慕。

    “我也不清楚欧莱雅为什么会找上来,不过这毕竟是一次相当好的机会,如果我们能拿下这次的代言,对你、对r的形象和影响力都有很大的帮助。之前我不是说过还有一个中国女星同样被关注、也是这一次的竞争对手吗,就是你口中的范爷。”经纪人姐姐有些心虚的说道。

    或许是消息太过让人惊讶的原因,李居丽并没有注意到经纪人的异样:“是她?”

    法国,巴黎,欧莱雅集团总部,范爷正一脸冷意看着面前的西方中年男子:“彼特先生,你的意思是这个本来是已经和我谈好的合约突然多了一个竞争者,需要等她过来后,你们才能确认到底选择谁作为你们这一期产品在亚洲的代言人吗?”

    彼特,一位典型的法国绅士。

    歉意的笑了笑,彼特摊开手道:“很抱歉,这是公司上层的决定,但的确是这样的。对了,那位来自韩国的美丽xiǎo jiě将在一个小时之后来到这里,到时就会有结果了。”

    “是吗?”范爷眯了眯眼睛,收敛了怒意,似乎很平和的问道:“既然还有一个小时的时间,那么彼特先生可以透露一些不重要的信息给我吗,比如为什么已经谈好的事情会突然变卦,浪漫的法国人应该不会做出失约的举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