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零三四章 这辈子最大的幸福

作品:《娱乐韩娱

    “是啦是啦,老公你最帅了,就算是冰冰姐也被你迷住了。”李居丽俏脸微红,也认可了林安然说出来的称呼,或许她也很难和林安然走进婚姻的殿堂,但这个称呼她却不会舍弃,比起家里那些mèi mèi们更喜欢称呼林安然的‘欧巴’,她更喜欢‘老公’这个称呼。

    而这一句老公也让林安然开心不已。

    说起来林安然的女人也已经是两只手都数不完的了,而且都是彼此付出了真实感情的爱情,可是愿意在生活用老公来称呼他的女人却没有几个,就连郑秀妍和金泰妍也只是偶尔在《我结》里才会用到这个称呼,真不知道这些女人们到底是怎么想的。

    现在好了,李居丽似乎并不排斥这个称呼。

    林安然当然得开心了。

    察觉到林安然对这个称呼的执著,李居丽也没有吝啬,餐间一连串的老公将林安然都叫得酥了,这时他也才发现原来平时最安静的女孩撒起娇来才是最动人、也最让人无法抵抗的。

    沉浸在秀恩爱的两人又一次把需要提起的事情抛到了脑后,夜间,林安然并没有对刚刚破身的李居丽做什么过份的事情,只是单纯的抱着她渡过了一个温暖的夜晚,虽然窗外是寒冷的冬夜,但在彼此之间,却是最温暖的时光。

    相比起身体上的愉悦,李居丽也对这单纯的温存更加的感动,作为纯粹的女人,她也同样追求这种精神上的温柔。

    就这样,两人就像宅男宅女一样窝在酒店里三四天,没有感觉到无聊和烦躁,因为有ài rén在身边的缘故,林安然和李居丽都刻意的忽略掉了外界的一切,李居丽是将自己的所有都交给了林安然,如果可以,她很希望这样的日子能够永远不会结束,而林安然在享受这份爱情的同时也是在补偿怀中的这个女人,毕竟这一次蜜月之后就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像现在这样只陪着她一个人了,就如同他以前的女人一样。

    第四天,身体已经恢复的李居丽再一次主动向林安然发起了进攻,又是数次身体和精神双重的升华。

    第五天,再一次在午时醒来的李居丽陪着林安然吃完一顿温馨的午餐后终于提出了要外出的请求:“来巴黎好几天了,还没有好好逛逛这座城市呢,都说这里是浪漫之都,我也想好好欣赏一下这里的景色,老公你陪我?”

    “好,你想去哪?埃菲尔铁塔、凯旋门、卢浮宫、巴黎圣母院、塞纳河畔还是凡尔赛宫?”林安然宠溺的说道,对自己的女人,他从来都是无所不应的。

    李居丽抱着林安然的胳膊,声音轻柔:“我想去沙莱特广场。”

    没有选那些世界知名的景点,李居丽的选择却是那样的理所应当,因为就是在沙莱特广场,在那里,林安然给了她最大的浪漫,也给了她一次表白,让她知道不是自己一直在追求林安然并修成正果,而是这个男人给了自己最浪漫的追求仪式。

    这个男人在用他的方式,在尽可能的补偿自己。

    虽然不太喜欢他用‘补偿’来定义他所做的一切,但李居丽却能够接受他为自己所做的一切,并为之感动,也想要永远刻在心底。

    “好。”

    巴黎的冬天很少出现太阳,今天也是一样,不过却没有像五天前一样下雨,倒也算是一种安慰吧。

    沙莱特广场和当时似乎并没有太多的差别:时不时走过的情侣、安静演奏的流浪艺人、拿破仑的雕像、水花四溅的喷泉……

    坐在流经广场的塞纳河畔的露天咖啡厅里,李居丽学着旁边的情侣一样要了一杯特大杯的咖啡,然后和林安然一人用一根吸管,林安然面色古怪的拿着吸管,“以前我只试……听过情侣一起喝一杯奶茶的,这一起喝咖啡还是头一次。”

    “老公,你要是敢用法语这样说,会被人打的。”李居丽翻了个白眼。

    林安然看了一眼附近这一对对喝同一杯咖啡的情侣,也不得不承认是自己见识浅薄了,而和自己的女人一起喝一杯咖啡似乎也是相当新奇的体验,于是,他也学着李居丽的模样将吸管放进咖啡杯里,然后低下头,吸了一口咖啡,然后抬头。

    不到五公分的距离,两双眼睛相互凝望。

    看着女孩眼中只剩下自己的影子,林安然终于明白,喝什么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能够在这样的动作里看到什么。

    淡淡的温馨让李居丽俏脸上泛起一抹红晕,不过她并不是羞涩的女孩,所以并没有娇羞的低下头然后ài rén来‘安慰’自己,而是目光灼灼的望着林安然:“我还想听你那天为我唱的歌,那首歌,是特地为这个地方而写的吧?”

    李居丽不傻,她甚至能够想到自己突然接到来法国巴黎的行程、得到欧莱雅顶级产品的代言,也仅仅是因为面前这个已经占有了自己所有的男人的安排,为的就是能够在最合适的地方表白。

    “塞纳河畔,左岸的咖啡……”

    听着林安然温柔的歌声,李居丽撑着下巴,脸上满是幸福的笑容,手中的吸管轻轻搅动着已经渐渐变冷的咖啡,心中却越发的火热。

    林安然的歌声并不大,现在他可没有让人来打扰自己和李居丽二人世界的想法。

    唱完歌、喝完咖啡,林安然带着李居丽去了香榭大道,只可惜冬季和香榭大道没有满地的落叶,没能完全还原歌词中的场景,给李居丽留下了一丝遗憾,站在光秃秃的树下,林安然捧着李居丽的俏脸,轻轻抹平女孩眉角的皱痕,柔声说道:“不要皱眉,我会心疼的。等秋天落叶的时候我们再来这里,我陪你。”

    李居丽轻轻点头,道:“其实只要有你就好了。”

    “这辈子最大的遗憾是没有在所有人之前认识你,这辈子最大的安慰是没有错过你,这辈子最大的庆幸是没有放弃你,这辈子最大的幸福……”

    在路人祝福的目光中,李居丽主动环上林安然的脖子、垫起脚,送上了这个冬天最冷也是最温暖、动人的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