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零五二章 不住酒店,住你家

作品:《娱乐韩娱

    魔都的夜晚一直是灯火通明,就算是春节期间有很大一部分务工人员回乡过节,但这座城市却依然如同往常一般繁华和喧嚣。

    就是少了一丝年味!

    林安然开着车来到机场,很快就找到了站在路边的刘师师。

    这个女人就拖着一只不到腰高的行李箱,经纪人和助理都没有带,就这样站在路边东张西望,也幸好现在是晚上、又打扮得严严实实的才没有被人认出来,否则又是一阵sāo luàn。

    在林安然看到刘师师的时候,刘师师也看到了林安然,墨镜下的眼睛顿时一亮,却按奈住了心头的激动,拖着行李箱,款款走到林安然身边,明明是很普通的动作,却有一种走秀的感觉,让这个黑色的夜晚都多了一丝亮色。

    不多时,刘师师就迈着轻快的步伐走到林安然身边,取下围巾和墨镜,微微仰头,笑容明媚而耀眼:“我就知道你会来的。”

    “不来怎么办,让你流落街头吗?上车吧,我送你去酒店。”林安然侧身拉开车门。

    刘师师却是不满的站在原地,嗔道:“这大过年的,你就让我住酒店?”

    “这大过年的,你有空不回家,跑到我这里来,不住酒店,难道还想住我家不成?”林安然乐了。

    刘师师眉头一挑:“有何不可?”

    林安然凝视着刘师师许久,这个女人的眼睛很明亮,就算是在黑夜里也无法让人忽视,半晌后,林安然选择了妥协:“如果你不怕我晚上对你做坏事的话,就上车吧。”

    得到胜利的刘师师冲着林安然的背影做了一个调皮的鬼脸,然后开心的坐上了车,只是她不知道刚才那个鬼脸被林安然从后视镜里看了个清清楚楚,不然此时可能会有那么一丝的害羞也说不一定,毕竟这个女人现在还在主动追求林安然,甚至敢于拿自己的事业去赌林安然给她一个机会。

    像做鬼脸被发现这样的小事,真的没什么大不了的。

    不过林安然的心情倒是轻松了不少,比起一个固执、甚至是有些霸气的诗爷,他还是喜欢调皮一点的师师。

    “你现在不是应该在拍风中奇缘吗,怎么剧组给你们放假了?”林安然本来还想前明天没事就去《风中奇缘》剧组为刘师师探班,顺便和这个女人聊一聊的,只是没想到刘师师会突然大半夜的跑过来找自己,还是一个人孤身过来。

    这要是在机场被人给认出来,没有带经纪人和助理的刘师师是真的会很麻烦的。

    刘师师歪着脑袋,避重就轻的说道:“我来陪你呀。我说过,在事业和爱情面前我的选择会是爱情,既然我已经认定了你,像春节这样的重要节日当然要陪在你身边了。”

    从那位‘内应姐姐’得到消息后,刘师师就直接奔着魔都来了,而在知道林安然今晚只是自己一个人、他的那么多女人没有一个陪在他身边之后,她对自己的判断又自信了几分,要知道韩国对春节也是很重视的,更何况林安然的女人里还有一个同样是中国人的宋茜,没道理不知道春节的重要性。但她们都选择了回家陪家人,而不是留下来陪林安然,这明显就不是真正对林安然有爱,不是吗?

    没有真正了解过林安然和他的女人们的爱情故事,总会在判断上出现失误。

    不过刘师师却很肯定自己的判断,也对自己未来的目标有了更多的信心,就像此时一样,听到自己这翻话的林安然肯定会很感动吧?再和那些女人做一番对比,难道还没有优势?

    如此想着,刘师师忍不住开心的笑了起来。

    林安然奇怪的看了刘师师一眼,不知道这个女人又一番‘告白’之后莫名其妙的笑个什么劲,不过对她能够放弃工作而选择陪自己的举动,他的确是有些感动的。

    看来上次在diàn huà里刘师师的话并不只是在喊口号,现在的她也在用实际行动证明她的话并非谎言。

    有这样的一个大měi nu愿意放弃事业来陪伴,若是普通人,或许此时就直接感动的将刘师师拥进怀里了,但林安然却依然是平静的开着车,心中的涟漪也是很快的就平静下来。

    一路畅通无阻的回到别墅车库,林安然主动接过刘师师的行李箱,带着刘师师走进了别墅。

    客厅里原本的火锅已经撤掉了,打扫得很干净,不过不用想就知道不是林子涛或者vivian收拾的,那小子估计在自己走之后就赶紧拉着vivian跑路了,哪里会有心思收拾餐具,想来是崔昌灿让人收拾的,林安然如此想着。

    “家里还有几间客房,你先休息一下吧。对了,你吃晚饭了没有?”

    “没有,我现在可饿了。”刘师师委屈的说道。

    林安然点点头,然后一把将刘师师推进了客房里,然后关上房门离开。

    看着紧闭的房门,刘师师整个人都愣住了,她从出生到现在也没怎么向一个男人撒娇过,现在好不容易拉下脸向林安然撒娇,可这个混蛋居然无视自己?不过,会不会是自己的撒娇有些别扭,把他吓到了?

    刘师师心里有些忐忑,但还是捏起拳头给自己打气道:“别介意,这只是一个意外的,你一定会成功的!”

    或许是觉得这种姿势有些羞耻,哪怕是房间里只有自己一个,刘师师也是红了脸,根本不知道早就进化成御姐的自己怎么会做这样小女孩的羞耻动作……慌张之间,刘师师也没有对这间客房多做打量,很快的将行李箱打开,然后被使劲挤压在里边的衣服就像是得到了释放一般弹了起来……

    林安然在交待了崔昌灿让人准备一些老京城人喜欢的菜色之后,便去换了一套常服。

    毕竟是在家里,外边寒风阵阵、甚至是零下几度,但在别墅里却完全是春天温度,林安然坐在沙发上看了一个春晚的小品,之前交待的菜肴也做好并端上了桌,只是这时刘师师还没有下来,林安然叫了几声没有听到回答,便往客房的方向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