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零五三章 明明已经答应我了

作品:《娱乐韩娱

    “这件不行,有点暴露了。”

    “这件也不行,看上去有些老气了。”

    “这件……”

    刘师师左看看、右看看,突然发现自己带过来的这一大堆春夏的衣服都不太合适自己穿出去给林安然看。

    这跟温度没什么关系,要知道女人在自己认定的男rén miàn前,为了让对方有一个好的印象,别说在温度合适的家里了,就算是在这寒冬的室外都能穿短裙的,刘师师是已经认定了林安然,要不是现在没有完全了解林安然的喜好,刚才在机场她就会穿得相当漂亮的等林安然了,哪怕那样会很冷。

    房门突然响起,门外传来林安然的声音,是询问刘师师有没有休息好的,可以吃饭了。

    刘师师心中一慌,连忙抓起刚才勉强算是比较认可的裙装开始换了起来:“马上就好了,我马上就下来。”

    “嗯。”林安然也没有多说什么,转身回到了客厅。

    不多时,清脆的脚步声传来,林安然闻声抬头望去,顿时眼前一亮。

    窗外还是寒风阵阵,而在温暖的家里,刘师师穿着一身素雅的白底露肩及膝裙,这个女人是芭蕾舞专业出身,常年的演员生涯并没有让她放弃舞蹈的练习,而这坚持所练就的完美身材在这简单的连衣裙的衬托下显得紧致而诱人,灯光下仿佛反射着光芒的精致锁骨、紧致没有一丝缝隙的笔直大长腿、高耸的双峰、挺翘的臀瓣,都在散发着惊人的魅力、吸引着在场唯一一个男人的目光;俏脸略施粉黛,少去了平日聚光灯下的浮华,完美的面容不但没有减分,反而多了一丝小女孩的俏皮与可爱,让人心颤。

    面对林安然的打量,刘师师倒没如同小女孩般羞涩脸红,反而大大方方的提着裙边优雅的转了个圈,期待的问道:“漂亮吗?”

    “很漂亮,很适合你。”林安然肯定的说道,没有过份的吹捧,也没有刻意的压抑。

    刘师师素手抬起拍了拍胸,让那颇具规模的双峰一阵颤抖,明显是松了一口气的表情,然后嘻嘻笑道:“你喜欢就好,刚才我可是选择了好几套衣服呢,就怕你不喜欢。原来你喜欢看我穿裙子呀,以后我会经常这样穿的。”

    林安然轻笑一声,并没有回应刘师师的‘坦白’,道:“过来吃东西吧,你也应该饿了吧?”

    刘师师撇了撇嘴,心里虽然有些不开心但也是没有再继续刚才的话题,随意的走到林安然身边坐下,把摆放在林安然座位对面的餐具拿到面前,就如同回到了自己家里一般,对着面前的美食开动了,没有丝毫做作的动作让林安然有些惊讶,但很快就放弃了深究,一边随意的吃着东西,一边照顾着这个女人的用餐。

    “你吃这么少,不会饿吗?”刘师师填了填肚子,便注意到林安然的动作。

    林安然笑道:“你来之前我已经吃过一些东西了。”

    “一个人?”刘师师小声问道,林安然并没有正面回答,然后就被刘师师误会了,有些心疼的说道:“对不起,早知道我就早些过来陪你了。”

    “这有什么对不起的。”林安然好笑的摇摇头。

    “你不是都答应做我的男朋友了吗?”刘师师不满的嘟起嘴,委屈的看着林安然,饭也不吃了:“我是你的女朋友,在春节这样重要的节日没有早点过来陪你,反而差点让你一个人孤单的过这个春节,这是我身为女朋友的失职,难道不该对你说对不起吗?”

    这样赶着要道歉的人,还真是少见。

    更何况,上次diàn huà结束的时候,林安然说的是‘一切照旧,等有空再好好聊一聊’,哪里有答应过要让刘师师做他的女朋友呀,尽管林安然因为刘师师对这份不太真实的感情的果决而有过一丝的心动,但他现在依然没觉得自己应该和刘师师走到一起。

    没有刻骨铭心的回忆,也没有水到渠成的感动,林安然并不相信刘师师对自己的感情真的是爱情。

    “你怎么能这样,明明上次在diàn huà里都说好了的!”刘师师顿时急得眼泪都快下来了,可怜兮兮的说道:“我这次向剧组请假,就是要说回家陪男朋友过春节,而且我都跟家里人说了我已经找到男朋友了,你怎么可以抛弃我?”

    林安然嘴角抽搐不已,好半晌,眼看刘师师的眼泪真的要掉下来了,他连忙说道:“我也是个演员。”

    额!

    刘师师一愣,眼眶里的眼泪瞬间就收了回去,俏脸上闪过一丝尴尬的红晕,小声说道:“你看出来了呀?”

    林安然忍不住翻起了白眼,他又不是瞎子,这个女人感情波动这么大,一会儿笑、一会儿哭的,就算没有演员技能在身也能察觉到一丝异样,更何况是凭本事拿了好几个ying di成就奖杯的林安然了,最主要的是,这样的刘师师和她在林安然眼中那坚强、果决的形象完全不符。

    幸好林安然没有‘我最讨厌女人在我面前用表演来骗我’的直男病,面对如同撒娇般的表演,其实他还是很喜欢的。

    毕竟家里可是有好几个演员,林安然在她们身上享受到的可不仅仅是生理,还有精神上的舒畅,靠的就是她们精湛的演技……咳咳,林安然突然问道:“你和你家里说了你有男朋友了?”

    刘师师点点头,眼神有些闪烁的说道:“嗯,你不会生气了吧?”

    “这个倒不会,不过这其中还有别的事吧?”林安然的心倒是放得很开,反正又不是要他陪刘师师回去见她的父母,只是借用一下他的名义他并不是太介意,当然,最主要的是他对刘师师也比较有好感,若是一个被他讨厌的人敢不经允许就借用他的名义、绝对会达成一个如同半身不遂之类的成就。

    刘师师泄气的看着林安然,她发现自己在林安然面前真的好没底气,完全是全方面被压制。找本站搜索"cm" 或输入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