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零五七章 飞蛾扑火般的爱情

作品:《娱乐韩娱

    刘师师想要逃跑,林安然怎么会答应?

    到现在林安然都还没有弄清楚刘师师的行程到底是怎么样的,要是这个女人明天一大早就用要鬼把戏的借口直接回了剧组,他不是还得追到剧组去?所以,现在有时间,就先好好聊一聊才行,如果可以,林安然希望能够让刘师师幡然醒悟,不要把心放在他这个坏男人身。

    “你、你想干嘛?”

    见林安然三两步就挡在自己面前,刘师师害怕的退后了一步,双手紧握在胸前,一副防备sè láng的姿势,这本就是很让林安然郁闷的姿势,要知道刘师师今天的做法完全就是送门的架势,而且还是挑着春节这个特殊的日子,就差没钻进礼品盒里再打个蝴蝶结了,可现在却一副防备的模样,这前后矛盾是不是太大了一点?

    若仅是这样也就罢了,可眼中那份莫名其妙的期待是什么鬼?

    林安然深吸了一口气,缓声道:“我想和你聊聊。”

    “时间真的不早了。”刘师师眼中闪过一丝失落,她清楚林安然想和自己说什么。

    如果可以,刘师师真的不想现在和林安然谈这件事,因为不用想就知道林安然现在的态度是什么,别看她一副信誓旦旦的说林安然已经答应了要她做他的女朋友,可她心里很清楚,林安然现在对她依然是推拒的意思。

    刘师师的挣扎没有丝毫的意义,最后这个女人还是郁闷的回到了沙发。

    看着这个女人一副受气包的模样,林安然忍不住乐了起来,“这可不是我印象里的刘师师。”

    “哎?那在你心里,刘师师应该是什么样的刘师师?”刘师师顿时来了兴趣,也顾得装可怜了,好奇的抬起了头,看到林安然嘴角戏谑的笑容时顿时俏脸一红,翻了个白眼,却依然期待的看着林安然,她一直都认为自己是这场爱情追逐游戏里的追逐者,却没想到林安然居然关注过自己。

    “是因为步步惊心里的若曦吗?”

    不怪刘师师这样想,因为她真正的大势作品就是步步惊心,也正是凭着这部剧中的若曦一角,才让刘师师真正的大红大火起来,之前她也出演过诸如仙剑奇侠传三、倚天屠龙记等等大火的作品,不过在那些作品里她只是配角,虽然影响力和人气也还算不错,但那时真正火起来的是当时的主角杨蜜以及还没有变成逗比的邓潮等等,和刘师师可没有太大的关系。

    林安然摇摇头,笑道:“不是,在我心里,刘师师虽然不是最漂亮的,但却是很让人佩服的女人。”

    “不是因为若曦?好吧,你这句话到底是在夸我呢,还是在损我呢?我有那么差吗?”刘师师愣了一下,随即就不满的嘟起了嘴。

    这个女人,倒还有着小孩脾气。

    林安然笑了笑,并没有多做解释,他总不能说他是因为还一个还没有发生的采访才注意到刘师师的吧?

    这一世,林安然可没有什么心思去关注刘师师,就连一世,他对刘师师的关注也是从她和比她大十七岁的四爷宣布恋情开始,然后又是在15年过后,当时的娱乐圈裹挟名利,许多女艺人都开始肆无忌惮的大秀xing gǎn,而刘师师却是保守到底,甚至2015年没有一部戏映,在记者问及是否担心人气下降的事的时候,刘师师的回答却是:“一整年我都在拍戏,我在工作状态中还是很拼,有时候有朋友就推荐我拍一些新颖的diàn ying,提高名气,很多时候能忍的就忍了,但我有底线,踩到我底下了,我会很直白地拒绝。犹如一颗珍珠,低调、内敛,却愈加散发光芒。我现在可能更多看的是,要接的剧本和角色不要重复自己,我当下能不能驾驭她,比如说我可能会看到一个很吸引我的角色,但是我还不能驾驭她,那我可能会放手,对于自己每一个阶段的能力和状态,我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比如恐怖片,我心理就会抗拒。我的身边人也不会给我传递竞争的感觉,可能我的骨子里也是属于比较默默的个性,一步一个脚印,不会给自己定一个不切实际的很高的目标。”

    当然,这样的场面话并不能完全当做事实,可平时的刘师师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在娱乐圈内和刘师师有过交集的艺人基本都不会讨厌刘师师,评价也相当的正面,胡哥的最佳霍见华也明确的在记者的采访中提及过:“我和诗诗是很多年的老友,看着她一路走来,最惊讶地是她的心态在成名前和成名后没有多少变化,还是一样的低调。”

    生活中的刘师师不善言谈,甚至有些腼腆,性格从不张扬,更是凭借着自己的努力,一步一个脚印,诠释着独属于她自己的辉煌人生。

    和娱乐圈内的其它女星相比,刘师师的生活简直就是一个ling lèi,也正是因此,才让前世林安然在重活一世之前注意到这个女人,只是当这些记忆都胡着时间流逝而压在心底的时候,这个女人却以追求者的姿态出现在林安然的生活里,让他讶然的同时,也开始从记忆深处找回了对这个女人的好感。

    或许,在那内敛的生活中,对爱情的执著也是这个女人唯一愿意释放心绪的渴望了吧,就如同前世她能无视漫长天流言蜚语,与比她整整大了一辈的四爷走进婚礼的殿堂一样,这一世,把心放在林安然身的她,同样愿意如同飞蛾扑火一般,去追寻自己认可、期待的爱情。

    电视机里的春晚已经完全落下了帷幕,这座从来都是灯火辉煌的城市却在一这刻显得沉寂了不少,至少与其它小城市那漫天的焰火相比,禁止燃放烟花爆竹的魔都的确要显得冷清一些。

    “师师,我们,也算是朋友了吧?”林安然缓缓说道。

    刘师师幕的瞪大了眼睛:“是男女朋友,你在diàn huà里已经答应过我了的,不许反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