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零六五章 不按常理出牌的四爷

作品:《娱乐韩娱

    我如果爱你

    绝不像攀援的凌霄花,借你的高枝炫耀自己

    我如果爱你

    绝不学痴情的鸟儿,为绿荫重复单调的歌曲

    也不止像泉源,常年送来清凉的慰藉

    也不止像险峰,增加你的高度,衬托你的威仪。

    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作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

    根,紧握在地下

    叶,相触在云里。

    每一阵风过,我们都互相致意。

    我们分担寒潮、风雷、霹雳

    我们共享雾霭、流岚、虹霓。

    仿佛永远分离,却又终身相依。

    这才是伟大的爱情,坚贞就在这里

    “这是舒婷的致橡树?这个女人,还真是像外界所说的那般喜欢诗歌?”

    林安然嘴角微翘,突然觉得和这样一个充满了雅致气息的女人在一起也是相当不错的事情,这首诗是朦胧诗派的代表作之一,放在这儿,也能够说明刘师师对林安然真正的心,只是这明显和之前刘师师的主动与坚持很不相符。

    女人呀,真是有趣的生物!

    阴川,又名凤凰城。

    相传古时候贺兰山飞来的一只凤凰,看到这里黄河横贯、麦浪翻滚,一片风光秀丽的江南景象。不忍离去,竟化身为一座美丽的城市阴川。东门外的高台寺是凤凰的头,凤凰头挨到黄河边高台寺旁边有两眼井,是凤凰的眼睛鼓楼是凤凰的心脏西塔和北塔是凤凰的两只爪子西马营湖泊相连,林茂草密,花团锦绣,那是凤凰的尾巴,一直拖到贺兰山麓。

    随手将凤凰城的旅游广告丢到一旁,林安然看向对面的四爷,笑道:“我对旅游并没有什么兴趣,吴先生,要不还是先点菜吧,吃完饭,我还有其它的事情要做。”

    “好吧,就知道你们这些年轻人和我们不一样。”四爷自嘲的笑道,拿起菜单开始点菜。

    林安然饶有兴趣的看着四爷,他本以为这位大明星是以情敌的身份想要把自己踢出局的,可按照眼下的情形看来,对方并没有流露出任何的敌意,除了刚才在影视城外见面时气氛有过一秒钟的紧张之外,之后的时间里,四爷的态度可以说一直都很友好。

    虽然有些疑惑,但林安然也没有直接就对四爷说你不适合刘师师之类的话,毕竟这也是他曾经欣赏过的明星,在对方没有主动敌视的前提下,林安然也乐得心平气和的和对方聊一聊。

    不多时,四爷就点好了菜,然后将菜单递给林安然,林安然摆摆手,要了一瓶可乐,然后fu wu员带着一脸的古怪之色离开,估计这位měi nufu wu员也是弄不明白两个大明星为什么要喝可乐来醋菜吧。四爷也是惊讶的看着林安然,随即笑道:“不喝酒?”

    “我答应过我的女朋友,尽量少喝酒,希望你不要介意。”林安然歉然道。

    四爷点点头,道:“答应过的事情就要做到,这是很好的品质,我当然不会介意,不过看到你这样在意她,我也可以放心了。”

    林安然的脸色顿时变得古怪起来,如果他没猜错的话,四爷应该是将他口中的女友误会成是刘师师了,不过他也没有解释,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而四爷的态度似乎也变得明朗了起来,这个能够在刘师师不在的情况下主动追到刘师师家里去过新年的大明星现在是真的准备放手了?

    “今天一大早我从京城飞过来,路上特地看了一下你的资料。你是一个很纯粹的艺人,虽然人气很高、可以可是现在中韩两地娱乐圈内人气最高的新生代艺人,但你却一直能够安下心来做一个艺人该做的事情,而不是像我们这些陷入名利场的人一样每天为了钱而奔波,就算是代言,也只是代言了几份公益性的事业,很是难能可贵。”

    四爷平静的说道,眼中带着一丝苦涩和羡慕,他很羡慕林安然能够做一个单纯的艺人,而不是为了钱每时每刻都在奔波。

    倒是林安然的脸色颇为古怪,虽然被一个情敌夸奖了感觉很舒服,但,对方口中说的人是自己吗?

    没错,林安然除了影视剧和难得的几次综艺节目以及固定的我结行程之外,基本上很少出现在公众的视野里,就连偶尔发一首歌,也不会像其它的歌手那样去为了销量而一天到晚的跑宣传,代言嘛,也就是当初n集团在经济危机末期进驻韩国时所修建的那十栋为了给无数失业人口ti gong工作机会的大楼的代言。

    这样一想,四爷的夸奖似乎还真没有什么毛病。

    但

    林安然尴尬的摸了摸鼻子,他自己可是清楚自家事的,他纯粹就是不差钱、再加上懒,所以才没有像正常的艺人那样跑行程、跑宣传,结果到了别人的眼里,似乎就变成了纯粹的艺人?

    四爷当然不仅仅是为了夸奖林安然而来,话题一转,就有些不满的说道:“不过你招惹女人的功夫太厉害了,从你出道至今,和你有过fēi wén的女艺人有十几个了吧?我看过你和韩国那两位女艺人的我结,如果你在生活中有节目里表现的一半好,再少一点闹fēi wén的功夫,我就真的可以放心了。”

    “等等!你这次来找我,不是想要和我争师师,而是准备退出?”林安然问道,这也是他现在最大的疑惑。

    四爷嘴角一抽,道:“你可以这样认为。”

    林安然听得出来四爷并非言不由衷,本来还以为这一次算是有一点有趣的事情可以发生呢,结果四爷一来就怂咳咳,林安然可不是坏人,没有想着四爷愤怒的攻击自己然后再强势的怼回去,他只是觉得事情的发展让他有些摸不着头脑:“我可以问一下原因吗?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已经追她大半年了吧?”

    “不,严格来说,我已经追了她两年了。”四爷苦笑着摇摇头,这时fu wu生开始上菜,这翻谈话也暂停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