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零六九章 小聪明?威胁?

作品:《娱乐韩娱

    “别闹,都是一家之主了,总跟个小孩子一样耍小脾气。你现在不是做得好好的吗,怎么总想这些有的没的呢?”林安然黑下了脸,他不稀罕林家的权力,但却不想自己的mèi mèi放弃已经到手的东西,更重要的是,林家这两年在林安歆的手里被打理得更好了。

    就算没把自己当林家人,可这个古老的家族最好还是稳定一点比较好,这样也免得让现在这片安静的环境引起意外,林安然可不想自己生活的环境突然变得多姿多彩起来,如果林安歆像现在这样掌控着林家也就罢了,要是林安歆离开,就现在那几个有资格继承林家的人坐上这个位置,说不定第一时间就是找他林安然的麻烦,就算他不怕,却也不想被这些麻烦事缠上。

    “可是,这本来就是人家为哥哥你保管的东西呀?”林安歆委屈的说道。

    林安歆的兄控属性是从小就养成的,那时要不是有林安然护着,不仅仅是她,就连她的母亲都很可能早就被赶出林家了,虽然后边和林安然分开了好几年的时光,但这不但没有让她对林安然的感情变淡,反而让她的兄控属性更加的严重了,仿佛窖藏的淳酒一般更加的淳香。

    如果没有什么意外发生,林安歆并不会在这次和林安然相聚时说起林家的归属问题,而是会继续默默的做着自己认为对的事情、管理好整个林家,但韩佳人的突然怀孕却打乱了她的许多计划。能够把林家这样的庞然大物打理得井井有条,不仅仅是努力就可以做到的,还需要天赋和智慧,林安歆无疑就拥有这一切,她早就看得出来林安然在躲着自己、躲着这份可能会发展成为禁忌关系的感情,虽然有些伤心,但她却已经做好了一系列的计划,反正她们还年轻,有的是时间让她慢慢扭转林安然的想法,但韩佳人突然怀孕,却让林安歆清楚的意识到,当林安然的孩子出生之后,将更多的感情tou zhu到子嗣身上的林安然或许会更加抗拒自己的感情,所以她才会这么着急。

    林安然很想好好跟林安歆讲讲大道理,甚至是严厉的批评一下这个有些不知轻重的丫头片子,可是看着林安歆那张绝美的脸庞上让人心碎的可怜模样,到了嘴边的话终究是没能说出来。

    无奈之下,林安然只能顺着林安歆的话说下去:“mèi mèi,要不你先帮哥哥打理好林家,我现在还想在外边多玩几年,等我多玩几年,你再把林家给我?”

    “哥,你再多玩几年,是不是又要多给我找几个嫂子?!”林安歆气笑了,她最介意的就是这件事,要不是和林安然再度相逢时他已经有了好几个女人在身边,她无论如何也不会让林安然这样纨绔下去的,而且她又不笨,听得出来林安然这根本就是在敷衍自己,把她当小孩子哄。

    好吧,看林安然这几年的表现,的确可以称得上是纨绔,什么事业都没有完全放在心上。

    或许这也是一种能力?

    靠着以前所积攒下来的班底,林安然就算平时总是不干正事,却有一批忠心耿耿的下属在帮他打理着一大片产业,而且在林安然并没有刻意动作的情况下,这片产业也越来越壮大,韩国那家n集团就是如此,现在在韩国的影响力并不比那几大所谓的财阀差多少,也不知道韩国人是怎么想的,居然这么笨,居然这样放纵一个外来者。

    准备you huo林安然在那个破地方养老吗?

    林安歆心里如此想着,脸上的表情却更加的幽怨了。

    林安然一窒,好吧,他也知道这样的话骗不到林安歆,所以只好叹气道:“歆儿,你说你要是现在离开林家,会是谁来接手林家,那个人之后对我、对你又会是什么样的态度?”

    听到这话,林安歆不由得愣住了。

    要知道当初林安歆掌控林家本就不是正常的传承,而是用了非常的手段,如果现在林安歆放弃林家之主的位置,那么最有可能接替这个位置的依然会是她们那位名义上的父亲,看以前那个男人的态度就知道,他对林安然和林安歆绝对不会因为有血缘关系就留情的,甚至会因为这段时间的经历而更加的变本加历。

    当然,有老爷子在上边压着,不会闹出人命就是了,但那结果也绝对好不到哪里去。

    “好吧,那我就暂时待在家里好了,不过哥,你要保证以后不能躲着我了,至少每个月都要回来看我一次,否则我就bà gong!”林安歆双眼睁得大大的,一副你不答应我就不干了的架势。

    林安然苦笑不已:“原来在这儿等着我呢?”

    林安歆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撒娇道:“还不是哥哥你一直躲着人家,要是不耍点小聪明,哥哥你会答应我吗?”

    “这已经不是小聪明了,而是威胁。”林安然故意黑下了脸。

    “嘻嘻,哥哥会原谅人家的对不对?”林安歆丝毫不以为意的笑道。

    “不原谅你还能怎么办?我还真怕你这丫头真的bà gong了,哎,我怎么摊上你这么一个不靠谱的mèi mèi!”

    今天是个难得的好天气,最主要的一点体现就是没有怎么堵车,要知道像京城这样的繁华之地不堵车可是一件稀罕事,而当目的地越来越近的时候,路上的行车也越发的少了,很快,车子便在一栋四合院门前停了下来,林安然下了车,回过头却发现林安歆并没有跟下来,反而是将车门给重新拉上了。

    “哥,我上午才从爷爷家里出来,现在就不进去了,别忘了你答应我的事情,否则我就去跟嫂子们说你居然对亲mèi mèi动手动脚的!”

    要不要这么颠倒黑白?

    明明是你这个小丫头对我图谋不轨吧?

    林安然的脸黑得可以,要不是林安歆的车子已经远去,他肯定要好好教训一下这个说瞎话的丫头,“笑什么笑,在外边等着,我先进去了。”

    “是!”崔昌灿连忙收敛了笑容,只是那憋笑的表情却是更加的别扭和古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