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零七零章 被诅咒的女孩

作品:《娱乐韩娱

    四合院是华夏民族很典型的建筑文化,有着悠久的历史,甚至可以追述到几千年前、华夏文明开始辉煌的时期。

    春秋时期,华夏民族进入封建社会,代表地主阶级的士大夫阶层和城市的商人们为了满足生活需要,促进了居住建筑更广泛的发展,使得四合院建筑逐渐趋于规范化和定型化。仪礼一书记载了当时士大夫的住宅制度:住宅大门为三间,中央明间为门,左右次间为“塾”,门内为庭院,方为“堂”,为生活起居、会见宾客、举行仪式的地方堂的左右为“厢”,堂后为“室”。

    汉代的四合院组合规制整然,再经历唐、宋,直到元明以及清末,四合院的结构基本形成,现在的四合院大都是明清、民国时期的作品。

    这种典型式的华夏建筑模式,在如今的京城也是有着不少的保护建筑,比如已经是华夏历史中帝王居住之所的紫禁城,也可以归纳为四合院的一种,而林安然眼前的这栋普通的四合院,同样也是,只不过不需要有多厉害的身份、只要是身家比较富裕的普通人都能住得起的四合院。

    或许,也很难有人想象得到,能够影响整个华夏国度的林家唯一的老爷子会住在这样普通的院子里吧。

    带着些微历史陈旧感的大门并没有关紧,林安然回头看了一眼对面的四合院,同样没有关门,正好可以看到院子里几个老爷子正在为了一盘棋而争不停,还有几个明显带着军人气息的青年站在这几位老爷子身后,一脸苦笑。

    这里边,还有几个林安然眼熟悉的人。

    林安然笑了笑,转身走了进去。

    京城的四合院讲格局,讲款式,讲气派,重传统,走进大门的院落更需要而已严整、敞亮,老爷子的这栋四合院同样如此,林安然本以为自己进来会有一种感怀的情绪产生,可是看着鼓着脸在大堂门前站军姿的女孩,林安然却是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哈哈,笑死我了!我说小甜甜,你怎么跑到老爷子家里来了,还用这样奇葩的姿势站着,是在迎接哥哥我吗?”

    如果说面对林安歆时还有些拘束和紧张,那么面对面前的这个女孩,林安然那绝对是没有丝毫的约束,反而很想捉弄这个女孩的,就比如现在,林安然直接就放弃了好不容易酝酿起来的感怀之情,瞄了一眼大堂,没看见老爷子和其它人,他便坏笑着走到女孩面前,伸手就要去捏女孩的小圆脸蛋,就好像小时候一样。

    这也是林安然表示亲昵的一种方式吧,要知道当初还在林家的时候,因为身份的关系,与林家有来往的同一辈人,也就只有那么一两个人会不介意林安然当时在林家的地位了,而眼前这个女孩就是其中之一,尤其是在前身的记忆里,这个女孩小时候总是挂着鼻涕跟在他身边到处乱跑,只是长大了就变得越来越不可爱了,总喜欢和林安然唱反调。

    就比如现在,眼看着林安然的手就要捏来了,女孩杏目圆睁,张嘴就咬了过去。

    咔嚓!

    林安然躲过女孩的牙齿,顺便把另外一只手也伸了过来,对着女孩的小圆脸就是一阵揉捏。

    “唔唔!大坏蛋,一回来就欺负我,要不是我不能动,我肯定咬死你!”女孩恨恨的叫道,军姿却没有丝毫的改变,但那眼神却是恨不得把林安然给吃了,很吓人。

    林安然嘿嘿一笑,终于是收回了手,颇有些感慨的说道:“这下手终于暖和了,这大冬天的,还真是难过呀。对了,小甜甜,惹老爷子生气了?”

    “哼!”女孩撇过头,根本不愿意搭理林安然,只是那张小圆脸却是渐渐变得红润起来,也不知道是被捏的还是被冻的。

    林安然不以为意的笑道:“瞧你这臭脾气,难怪在娱乐圈混了这么久也红不了,谁受得了你呀?”

    要说现在娱乐圈的女星谁最让人惊叹,无疑便是眼前的这个女孩了,和前世一样:景恬。不过前世的景恬在林安然眼里只是一个被神奇力量诅咒、无论和多少大牌明星合作都没办法红起来的女明星,但在这一世,却是林安然比较在意的一个朋友。

    凭心而论,景恬的颜值并不差,在měi nu齐聚的娱乐圈里也可以算得是等水准,演技不用去评价,因为娱乐圈里的花瓶女明星红起来的还真不少,所以说,景恬不红,还是被神秘力量诅咒了吧?

    “谁脾气臭了?平时我可以很温柔的,也就是被你这个大坏蛋总是欺负才会生气,别污蔑我!”生闷气的景恬终究还是忍不住反驳了,在现在的她的尽量,红已经成为了一种执念,不过看着林安然很没形象的坐到了她身边的台阶,顿时嘲讽道:“还说我呢,你现在倒是红了,还这么没形象,要是被你的安心看到了,也不知道会不会伤心。”

    “这就不用你担心了,我的安心可是很忠心的,毕竟我这么帅。”林安然笑道。

    “自恋狂!”景恬翻了个白眼,虽然她也觉得林安然很帅,但这个男人是不能惯的那种,有时候她真的很羡慕林安歆,能够被林安然捧在手心里宠着,要知道她当初也是真的把林安然当哥哥的,可后来一直到林安然离开林家,这个大混蛋总是对林安歆更好,哪怕明知道这才是正常的事情,可她心里就是气不过。

    林安然不以为意的笑了笑,问道:“海叔在屋里和老爷子聊天?你又怎么惹老爷子生气了,这罚站姿势,越来越标准了呀?”

    “不要你管!”景恬愤愤的瞪了林安然一眼。

    “行吧,那你先站着,我进去见见老爷子。”林安然拍拍屁股站了起来,又向着景恬的小圆脸伸去了罪恶的双手,然后……咔嚓!林安然嘿嘿一笑,将外套披在景恬那略显单薄的身,这才走进了大堂。

    “哼,小恩小惠才别想收买我!”景恬轻哼一声,却是不自觉的紧了紧这件外套,嘴角也不自觉的翘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