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零七四章 我也是你mèi mèi呀

作品:《娱乐韩娱

    先是在老宅这边待上十来天的时间,差不多韩佳人也能初步适应这边的环境了,然后林安然就可以抽出时间来,金泰妍的张非st单曲专辑是很有意义的,他也需要过去,之后还要和郑秀妍补一下《我结》童话夫妇的分量,就差不多是qing rén节了,也是他的单曲《告白气球》布的日子,不过对懒得人所共知的林安然来说,他自己的单曲布日子却并不是太过重要。

    昨天在凤凰城的时候四爷还说林安然是很纯粹的艺人,从林安然单曲只凭歌曲质量而不像普通歌手那样恨不得一天二十四小时跑行程来宣传的举动来看,似乎还真是那么一回事儿。

    嗯,如果不是林安然现在想着那一天陪郑秀晶的话,那就真的可以称上一句‘纯粹’了。

    房门突然被人推开,冷嗖嗖的寒风直往屋子里灌,不等林安然黑脸,穿着厚厚睡衣的景恬就钻了进来,然后直接走到床边推了推林安然,道:“进去一点。”

    “喂喂喂,你这样直接就上一个男人的床,是不是太过份了?”林安然哭笑不得的说着,却是往里边动了动,给景恬留下了位置。

    景恬毫无顾忌的钻进了被子里,毫不在意的说道:“又不是没有睡过,装什么纯呀?”

    “好好说话,在娱乐圈就学会了这样的口无遮拦?!”林安然顿时黑下了脸,见景恬面露委屈,这才缓和了语气,缓缓说道,“现在我们都长大了,不是十一、二岁什么都不懂的小屁孩了,你还像小时候一样直接跑我床上来,就不怕闹出什么不好的后果来?”

    现在这个年代,十一、二岁的孩子或许什么都懂了,但林安然小时候的十一、二岁的孩子可是真的很纯洁的。

    当时喜欢钻林安然床的不只是景恬,还有林安歆,那个时候这两丫头就为了他而争个不停,就好像谁争赢了谁就会是他最宠的亲mèi mèi一样……今天见到景恬,本以为这个丫头已经长大了,可现在看来,不是景恬长大了,而是林安然想得太多了。

    要是真的长大了,会做出这样直接钻男人床的事情来?

    “哥哥,我错了,我不会再乱说话了。可是,我是你mèi mèi呀,就算我和你睡在同一张床上,你会对我做坏事吗?”景恬委屈的说道,好像林安然因为这件事而训斥她是林安然的错一般。

    林安然郁闷的翻了个白眼。

    的确,别看景恬也挺漂亮、身材也挺好,就算是现在卸了妆也是一个素颜小měi nu,但就如同景恬说的那般,别说是现在大冬天的景恬不但穿得厚还盖着被子,就算是大夏天的景恬穿着比基屁躺在他身边,他都不会做出什么过火的事情来,不是讨厌景恬,而是太熟了,更是因为小时候的关系真的把景恬当mèi mèi看,然后才是一个女人。

    既然事实如此,那林安然为什么会郁闷呢?

    因为林安然看得出来,此时的景恬虽然在说着事实,但那副委屈、可怜兮兮的表情却完全是装出来的,不像小时候的真情流露,对此他除了郁闷也不好多说什么,只能说人长大了,总归是会有一些宝贵的东西失去的,说不上好与坏,这也算是保护自己的一种选择吧。

    察觉到林安然的神色,景恬愣了一下,眼中闪过一丝不安,再度开口时却没有了刻意的扮可怜,声音要更加真诚一些,但那话也不太好听了:“对了,安然哥,你突然从韩国那个小地方回来,是觉得那里没有你值得下手的měi nu,准备回来祸害国内的měi nu明星了吗?”

    “瞎说什么呢,我这是工作需要,而且我对我身边的女人都是真心的,说什么祸害不祸害的?!”林安然没好气的敲了景恬的额头一下,脸色倒是缓和了不少。

    景恬反击似的拍了林安然一下,嗔道:“我可没有胡说,就算安然哥你对女人是真心的,但你绝对不会不花心的,看看你才回国多久,就有刘师师这样的大měi nu主动对你出手了,还有,安然哥你还挖了一朵小花去ll,好像叫赵丽影吧?她和我的五官有些相似呀,安然哥你不会开始对我有想法了吧?还有……哎哎?你、你干嘛?”

    林安然根本懒得跟景恬多说什么,直接用被子把景恬一卷,就要把这个多嘴的丫头抱回她自己的房间,景恬也顾不上说话了,双手连忙抱住了床头,略显诡异的姿势却是让林安然不再好多用力,要是让这个丫头伤到了那就真的是闹了大笑话了。

    “安然哥,我不说就是了嘛,别赶我走好不好?我还有好多话要和你说呢。”景恬哀求道。

    林安然轻哼一声,将景恬放了回去,得到解放的景恬连忙缩到了靠墙的位置,似乎是害怕林安然再把她抱走一般,这下倒好,林安然只能暂时在靠外的位置了。

    “哥,我明天就要去跑行程了,好不容易聚一聚,别赶我走好不好?”景恬双手合十。

    “别再扯那些有的没的就成。”林安然哼道。

    这番威胁是成功的,之后景恬一直在说着自己在娱乐圈里的事情,像是在倾述一般,有欢乐、也有辛酸,毕竟背景是背景,为了要红起来,景恬在拍戏时也是很努力和认真的,不比其它的女演员差多少,只可惜不红的诅咒却一直伴着她,真是让人无奈。

    “对了,一直在说我呢,安然哥你呢,这些年怎么过来的?”景恬好奇的问道。

    “就忙着给你找嫂子了,还用问?”林安然没好气的说道,见景恬捂嘴偷笑也懒得再跟这丫头一般见识,突然问道:“海叔最近是遇到什么麻烦了吗,今天他找老爷子的时候说了一些事情,我还没有来得及问,你知道是什么事情吗?”

    “也不是什么大事啦,还不是有一些不知所谓的人拿我在娱乐圈的事情做章,太可恶了!”景恬眉间闪过一丝厌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