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能换个时间跳楼吗

作品:《娱乐韩娱

    这情形的确出现过。

    事情虽然已经被林允儿断断续续地解释了清楚,但郑秀晶却一脸正气地教育着她,把不久前郑秀妍的气势学了个一般无二,甚至连用词都没差多少,让一旁处于观众模式的林安然很有些不自然。

    林允儿和郑秀晶本来就长得有些相似,不然也不会被许多人误认为姐妹。此时她可怜兮兮地听着郑秀晶讲着大道理,如果不是她身边没有另外一个自己在,林安然会认为自己又穿越回了那个晚上。

    看了看咖啡厅内的时钟,林安然才发现,郑秀晶比她姐姐的战斗力的确要强很多,这时间都长了十多分钟了,但基本没说出什么重复的话来。或许应该在她的手臂上带上“风纪委员会”的袖章?

    “oppa,你都已经和金泰熙前辈在一起了,怎么还能和允儿欧尼如此亲近呢?”

    感觉说得差不多了的郑秀晶直接转身,将话头对准了林安然,当然,她还是用眼角的余光打量着林允儿的表情。

    林安然还能怎么说?如果反驳的话肯定会被唠叨好几天吧?有些事情偶尔经历一下就好,过犹不及这个词在哪儿都适用。

    但很明显郑秀晶的小心思并没有直到太大的作用,林安然可注意到林允儿在脸色变差的同时却有着一种理所应当的感觉。得,花花公子就花花公子吧。

    咖啡厅即将开始营业,林允儿便回了公司,当然她很好地处理了自己的表情与情绪,至少在表面上看来,她除了因为今天提前结束行程而高兴外并没有多余的情绪。

    和林允儿同时回到的消息同时摆到金英敏面前的,是网上迅速出炉的关于树艺人新任社长探班少女时代门面林允儿的新闻,还有少女时代经济人带回来的消息和一张zhào piàn。

    林安然、林安然……

    金英敏看着zhào piàn上林安然的帅气笑容,将已经准备好的邀歌函按了下来。或许应该给自家的天才侄儿打个diàn huà沟通一下?

    金英敏看着林安然身后只露了半张脸的金明赫,很快就拿起了diàn huà。

    一番沟通后,金英敏便暂停了手上的工作,起身离开了社长办公室。他需要去少女时代的练习室关心一下这群女孩,尤其是林允儿和郑秀妍两人,当然,他还准备明天上午去b级练习室考察一下有没有实力出众的练习生,听说有个叫做郑秀晶的女孩实力就很不错。

    “泰熙欧尼,你来啦?大坏蛋今天在那儿坐了一下午,摆了一张笑脸,摆明了就是勾引那群坏女人的,欧尼你要好好管管他!”郑秀晶抱着刚刚走进门的金泰熙,不住地告着小状。

    金泰熙朝一脸苦笑的林安然眨了眨眼,才朝最近跟她亲近了起来的郑秀晶笑道:“嗯,谢谢小水晶啦,我会管好我们的安然的,不会让他被坏女人骗跑。”

    郑秀晶小脸脸色不变地瞪了一眼林安然,这些话金泰熙最近已经说了很多次,她也听习惯了,“大坏蛋只是我的店长,泰熙欧尼不要误会啦。”

    林安然摆出最灿烂帅气的笑容,略带讨好地说道:“就算是店长,不也是小水晶你的店长呀?”

    郑秀晶却仿佛没听到林安然的话一般,朝刚刚结束盘点的小伙伴叫道:“小雪球,还没好吗?我们要回去了。”

    林安然轻咳两声,这两天郑秀晶一句话都不跟他说,也不知道是在生什么气,要说去看林允儿不也是这丫头的注意吗?至于后面那个有些过头的打闹,也没太过火不是?

    崔雪莉快速地收好尾,跑到郑秀晶身边,两人一起离开了。当然,一向很有礼貌的她在离开时还偷偷向林安然点头示意了一下,她可不敢在这个关头跟林安然道别,不然就会像上次一样被小伙伴狠狠收拾的。她不想在这场战争中成为火力吸引点,会出人命的。

    金泰熙坐到林安然身边,很自然地靠上了他的肩头,“安然,你们这两天到底怎么回事呀?是不是你的动作太过火,让小水晶反感了?”

    林安然有些不解地看着金泰熙,“我说你怎么总是把我和这个小丫头扯到一起呢?这样给自己的男人找其他女人,你也真是独一份了。”

    白了一眼林安然,金泰熙无奈地嘟嚷道:“我能怎么办?反正你又不是只有一个女人,我当然要选一些合得来的提前打好关系了,不然以后被这些年轻漂亮的女人欺负怎么办?难道你还能帮我这个老女人?”

    林安然相当的无奈,上次在金钟国面前说李孝利是老女人,结果这个小女人听到后一个不顺心就拿来堵他的话。

    “奴纳,你在我心中永远拥有着别人没有的东西,所以谁也不能欺负你。”

    金泰熙知道,这个小男人在叫她奴纳的时候,说的话都是心底中的承诺。虽然这是一直都知道的事情,但这番话还是让她情不自禁地送上了红唇。

    一番热吻,林安然将金泰熙打横抱起,朝楼上走去。

    金泰熙微微扭了扭身子,在林安然怀里找了个舒服的位置,虽然两人的负距离接触已经有不少次,但她在面对这种事时还是有些羞涩,哪怕这是她挑头的也一样,“安然,别着急,我今天在家新学了一个菜色,正准备过来做给你尝尝呢,等吃完后再……再去卧室好不好?”

    林安然一听,抱着金泰熙的双手紧了紧,却是加快速度向楼上走去,“我只需要吃了奴纳就好了,其他的,如果没在奴纳这儿吃饱还可以勉强试一下。”

    金泰熙最近没有diàn ying拍,整天和林安然一样闲,于是她就报了个厨艺班开始学习了厨艺,并每学到一样菜色就要展示给林安然,但她在厨艺上真的没有天分……所以林安然就算不想打击金泰熙的积极性,但也尽可能地减少着“以身试毒”的机率。

    然而这番话在金泰熙耳中却成了最动听的情话,能够让这个小男人沉迷在她的魅力中可是很值得她自豪的事,要知道林安然在哈佛时身边的不少女人都比她漂亮,而林安然却没有在那些女人身上真正留恋过半分。

    所以还没到卧室,金泰熙就动情地再次送上了热烈的吻,双手也开始撕扯起林安然单薄的衣衫。

    林安然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解放了双手,将金泰熙直接按在了落地窗上。好在为了不让有心人看到家里面的东西和安全,这落地窗是设计成单面+防弹类型的,不然这儿刚刚开始的春光肯定会被路边的人看个正着。

    将金泰熙的上身剥光后,林安然一头就埋进了那耸立的双峰中,品尝起了名为葡萄的餐前水果。

    金泰熙轻声shēn yin着,背后的冰冷触感和前胸的火热给了她无比刺激的感觉,虽然明知道这儿的落地窗已经阻挡住了所有想要溜进来的视线,但她仍然感觉像是在大庭广众下做这种最爱的运动一般。

    金泰熙从那一晚过后,虽然和林安然做这项有宜身心的运动已经有不少次,但每次都是规矩地在床上,现在这样还是头一回,而且这还是她自己挑起的。不自觉地,金泰熙感觉身下已经湿透,口中甚至不自觉地喊道:“oppa,给……给我……”

    正在尝着水果的林安然一愣,听着金泰熙的称呼他就知道这个女人完全动情了。

    韩国这个地方,作为情侣时,女人哪怕比男人大,也会叫对方oppa以示亲近,但这个女人死活都不愿意满足林安然对于“oppa”这个称呼的执著,还说“以后那些小女孩叫你oppa就够了,你永远是我的安然”……只有在完全动情以后,金泰熙才会情不自禁地喊出这个称呼。而喊出这个称呼的金泰熙也很能够挑动林安然的情绪,就比如现在。

    一把将金泰熙扳过身,让她双手撑在落地窗上,林安然偷懒地直接将这个女人的超短裙拉至腰间,然后……

    用力拍了拍这个女人的小屁股,林安然狠狠道:“以后出门只准穿裤子!”

    “嗯”金泰熙回过头,眼中满是水雾,声音也是柔媚无比,“oppa,我以后只在你面前这样穿,好吗?”

    在穿着上,金泰熙其实在跟了林安然后就很保守了,这次很明显是为了林安然才穿着超短裙的。林安然刚刚本就是随便找了个话题,现在听到金泰熙如此的回答他还能说什么?

    就在这两上正在做着小学生需要遮眼的羞羞动作的男女马上要从零距离接触进化到负距离接触时,两道划过优美弧线的人影透过单返的落地窗闯入两人的视线中,像是施展了清心咒一般让两人脑中的疯狂全部驱散殆尽。

    金泰熙原本正准备着承受身后男人的穿刺攻击、享受那又害怕又美妙的感觉,但首尔大学毕业的高材生现在却冒出了一个不和谐的想法:这两混蛋就不能挑个另外的时间跳楼吗?

    同样停住了动作的林安然脑海中闪过和金泰熙同样的想法后,也通过落地窗隐约地看清了从斜对面的写字楼上跳下来的两个人的面容,整个人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