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一一四章 恶作剧之源

作品:《娱乐韩娱

    “内,算是吧。”

    金泰妍点点头,刚刚准备组织一下语言,就发现自己一下子腾空了,然后进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顿时俏脸就泛起了红晕,连思绪都凝滞了几分。

    林安然只是抱着女孩,并没有做什么坏事,毕竟他还是很尊重自己的女人的,至少不会在她们想要谈正事的时候显得太过轻浮,当然,像拥抱这种举动对于林安然而言的确不算是轻浮,毕竟都是老夫老妻了,谈事情的时候显得亲密一点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看看金泰熙,这个女人端了一盘新鲜的果盘上来之后,也没有对林安然如此动作有什么表示。

    也就像金泰妍这样喜欢害羞、明明在一起这么久了还是如此可爱的女孩,才会因为这样正常的动作而恍神,不过,林安然嘴角微翘,这样的她们也是蛮可爱的。

    咔嚓!

    咬了一口苹果,金泰熙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她就知道林安然这个家伙的恶趣味又复苏了,明明刚才很正常的。

    要说在林安然现在的家里的气氛,那绝对不是那么的和谐,不过这并非是指家里的女人们喜欢勾心斗角,要知道从最开始的时候,李孝利、金泰熙等几个最早跟在林安然身边的女人就已经定下了这个家里的基调,要是谁有小心思想要针对别的姐妹,那绝对是会受到所有的敌视与合力抵制的。

    也正因此,林安然的后院宫才能在有了如此多女人的情况下还没有出现偶像剧里的情节。

    不过嘛,没有勾心斗角,却有另外一种友好的氛围填满了这本该出现偶像剧中争风吃醋情节的lou dong,那就是:恶作剧。

    要说林安然家里的作剧,最早那是要追溯到林允儿和崔秀英身上了,别看当时林允儿和崔秀英在与林安然的感情之路中都显得有些过份的、倾向于琼瑶式爱恋的架式,但无论是主动追求林安然的林允儿、还是因为一场意外而成为林安然女人的崔秀英,在真正融入林安然的女人的身份之后,她们骨子里的恶作剧之魂便开始燃烧,在同样是轰子团成员的郑秀妍的引领下,开始在当时还不算大的家庭中蔓延,一度影响了金泰熙、李孝利,甚至是最温柔的韩佳人。

    要不是韩佳人现在已经有了身孕、一颗心都放在未出世的孩子身上,估计现在的韩佳人依然会是那个被恶作剧之魂成功感染的腹黑佳人。

    再到后来,金泫雅、朴智妍、郑秀晶越是年龄小的mèi mèi,就越是带着恶作剧的因子,在前辈姐姐们的榜样之下,将这种传统发扬光大,并且影响了一代又一代的姐妹。

    一直到现在,就算是在林安然面前,她们都会时不时的闹一些笑话出来,更不要说私下里的姐妹聚会了,那绝对是笑声的欢乐场,所谓的轰子也早就不是指少女时代里的那几个女孩了,至少在林安然的家里是如此,尤其是最喜欢恶作剧的几个忙内也渐渐的结成了一个恶忙作内剧同盟,就连李孝利一时不注意都有可能被这些可爱的忙内小小的捉弄一下,更不要说其它人了。

    但说到底,真正的根源是在这几个忙内们身上吗?

    当然不完全是,至少金泰熙就觉得根源是在林安然身上,要不是这个男人很喜欢这样充满欢笑的恶作剧、要不是这个男人本身也是一个可以板着脸把人捉弄得哭笑不得的恶作剧大师,恶作剧之魂、腹黑之魂是根本不可能在这个家里兴盛的。

    那几个总以为自己才最能捉弄人的忙内不知道,像金泰熙这样的认识了林安然十几年的女人还会不清楚林安然埋得最深的本质吗?

    当然,林安然的恶作剧总是很隐蔽,而且最近也因为心思越来越多的花在家里的女人们身上,让他很少再有这样的恶作剧机会了而已,而且这个男人现在似乎总在顾忌着什么一样。就像现在,明明可以好好捉弄金泰妍一下、好好调侃她一下,但林安然却只是选择了温柔的照顾。

    没劲!

    金泰熙撇了撇嘴,她还想看下戏呢,可惜这个机会了。

    林安然的确是浪费了机会,不过他并不觉得这是顾忌、而是责任以及补偿,比起一时的恶作剧娱乐自己,他更希望能够让这些愿意跟着自己的女人享受到更多的幸福以及自己的温柔,“说说看吧,里又发生什么事情了,不要告诉我是有哪个漂亮的后辈又在追你了哟,我会吃醋的!”

    漂亮的后辈?

    金泰妍愣了一下,想到边伯贤那漂亮的脸,再想到当初边伯贤还追求过自己,就算她没有给这个人一点机会,但还是忍不住露出厌恶的神色。

    没办法,金泰妍绝对是一个正常的女人,就算没有林安然在,她也不可能会喜欢上一个漂亮的男人的,那样还不如直接找郑秀妍谈恋爱呢,还不用东躲西藏的,直接向粉丝公布与郑秀妍的恋情都可以,不但不会受到任何非难,肯定还会被无数的泰西党祝福和庆祝。

    咦?

    好像想到什么奇怪的事情了?

    金泰妍猛的摇了摇头,将一些奇怪的画面和学习中文时不小心在中文贴吧上看到的一些奇怪的文章给忘掉,嗯,那些文章实在太有爱了,当时看了那些文章,她看郑秀妍、黄美英和林允儿等姐妹们的眼神都相当的古怪,差点让这些姐妹们拉着她去医院洗眼睛

    “不是又来了一个漂亮的后辈啦,还是那个人。”金泰妍抬手揉了揉眼睛,想要把刚才不小心想到的画面忘记,免得又闹出笑话来,她可不想在林安然面前丢脸。

    “还是那个人?边伯贤?”林安然愣了一下,眼神随即变得冷了几分,不过他控制得很好,并没有让金泰妍感受到自己心里的冷意,“他又来纠缠你了?我记得他现在是处于冷藏期吧,或者说,李秀满从美国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