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一一五章 时间不早了

作品:《娱乐韩娱

    林安然一直都是很温柔的人,但如果触及他的底限,那后果绝对是恐怖的。

    去年李秀满怂恿边伯贤去追求金泰妍,要不是看在李顺圭的面子上,李秀满也好、边伯贤也好,都不可能只是受到了这样小小的惩罚,如果淡出sm的权利层都无法让李秀满消停下来,那么他现在也要开始想想以后该怎么补偿李顺圭了。

    至于边伯贤,林安然从来没有将这个人当作对手,甚至如果没有李顺圭这层关系,李秀满在他眼里也和金英敏没有任何的区别。

    “不是、不是来纠缠我。”金泰妍并没有感觉到林安然的异样,小声解释道,“是今天我和侑莉回公司的时候碰到他了,他求我向金英敏社长求情,当时……他向我下跪了。”

    说起下跪,金泰妍心里充满了不屑,不过边伯贤连尊严都不要了,倒是真的有一些作用,至少金泰妍心里泛起了不少的同情,否则也不会拿这事跟林安然提。

    “这样呀,那你是怎么想的,准备原谅他吗?对了,他不是已经被冷藏很长一段时间了嘛,现在才来向你求情?”林安然笑着问道,心里的许多打算都暂时放下了。

    金泰妍摇摇头,道:“可能是忍不了了吧,毕竟现在exo的形势那么好,而他却是成为了唯二的无法享受到这一切的exo成员,估计没少受白眼。”

    还有一个是看不清形势的黄姓中国成员,至于名字,要是金泰妍不提,林安然根本就想不起来还有这么一个人,而就算金泰妍提起相关的内容,林安然也只隐约记得那个人姓黄,相较于一个已经没有了未来的艺人,林安然还是更关注exo内的另外几个中国成员,鹿含和张一兴现在的国内和约都是签在ll公司的,鹿含不提,在跑男稳定的前提下,这个小鲜肉要不要安排进跑男暂时还没有定论,而张一兴却是可以用来引起极限挑战了。

    “其实他也蛮可怜的。欧巴,要不就原谅他了吧,你也说过,他只是被别人怂恿的。”金泰妍小心翼翼的说道。

    几个小时前,经过金泰熙的提醒,金泰妍可是很担心自己这样的要求会引起林安然的不满,要知道男人的醋意一旦暴发那绝对比女人更可怕,但林安然是那种小心眼的人吗?

    “既然是软软你的要求,那就原谅他吧。”

    林安然随意的笑道,他从来都没有将边伯贤的事情放在心上,如果可以让金泰妍开心一点,那就随他去了,当然,这些都是在没有影响到林安然以及其家人的生活和感情的前提下,若是边伯贤再有什么坏心思,就算金泰妍求情,他也不可能一笑而过。

    不过林安然并不担心这样的事情发生,毕竟金泰妍还是很懂事的。

    既然已经答应了金泰妍,林安然也没有浪费时间,直接打了个diàn huà给金英敏,在讲述了一下边伯贤的事情后,金英敏便拍着胸脯保证边伯贤会在下一期的exo团体huo dong中复出,还向林安然询问sm以后该怎么发展,就好像林安然才是sm的主人一样。

    对于金英敏这狗腿的模样,金泰妍忍不住撇了撇嘴。

    挂断diàn huà,林安然笑着捏了捏金泰妍嘟起来的嘴,惹得女孩又红了脸,“怎么了,不是都办好了,怎么还这么不开心?”

    “不是不开心啦,只是觉得金英敏社长太没骨气了,明明他就是社长,还向欧巴你询问公司的发展规划。”金泰妍郁闷的说道,虽说已经不止一次看到金英敏对林安然卑躬屈膝,但在为自己的男人如此强大而感到开心的同时,也为sm公司的未来感到担忧。

    最适合执掌sm的李秀满因为脑子莫名其妙的发昏,现在只能借着妻子身体的借口,勉强算是体面的暂时离开了sm的常规管理事务层面,至于这个暂时会不会变成永远,那还真的有点可能。

    若是sm完全成为一个商人手中的所有物,那会变成什么样?

    就算少女时代和f不会受到影响,但……总感觉很是苦恼呢。

    “sm公司不会有事情的,别担心了,你只是个小艺人呀!”林安然笑道,环在女孩腰间的手稍稍用了点力,让这个女孩没有心思去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当了半天背景板的金泰熙突然用牙签给抱在一起的林安然和金泰妍一人送了一块苹果片,堵住了两人的嘴,然后略带怨气的说道:“我说,时间已经不早了,既然已经解决完了事情,那是不是可以早点休息了?我很困哎?”

    金泰熙可是想早点有个宝宝的,总不能落后李孝利和韩佳人太多吧?

    “哈哈,泰熙说得对,时间不早了,睡觉睡觉!”

    ……

    砰!

    夜店的包厢里,几个男人正在鬼哭狼嚎,还有几个年轻的女孩一脸爱慕的望着他们,仿佛是看着偶像的脑残粉,不,不是仿佛,而是就是。

    角落里,边伯贤面无表情的放下手机,神色不定。

    “怎么还这么不开心,难道那位前辈没有答应你的请求?”略显嘲讽的声音传来,一个黄头发的男子很没形象的坐了下来,轻轻将怀里的女孩推到一旁,这才看向边伯贤。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争斗。

    exo内部也是如此,这个没有经历过磨难的团队更多的时候是在内部进行所谓的竞争,现在队伍发展形势一片大好,却只有一个人被清退、一个人一直被冷藏,他们没办法在被清退的rén miàn前找存在感,但在被冷藏的rén miàn前找下优越感却是还可以的。

    “是金社长的diàn huà,他让我最近好好做恢复练习。”边伯贤脸上闪过一丝恨意,不是对金英敏、不是对金泰妍,更不是对林安然,而是对身边的这些队友们。

    比起那些以无敌之姿碾压自己的人,还是身边这些和自己层次差不多、却比自己发展得更好、还总是喜欢在自己面前找优越感的人更加的可恨。